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丫鬟秋月
穿越之丫鬟秋月 連載中

穿越之丫鬟秋月

來源:google 作者:久巷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久巷 古代言情 朱秋月

她,小康之家的女兒,上有一個姐姐沒想到有朝一日竟然穿越了,穿越到窮苦人家,每天有干不完的活,連填飽肚子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悄然三年已過,她終於放下執念,不再幻想着能穿越回現代,既來之則安之,這一生就好好活成秋月吧……許是命運之神的憐憫,秋月的命運在此時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高冷王爺變夫君,丫鬟搖身變成王妃的劇情在秋月身上上演了……展開

《穿越之丫鬟秋月》章節試讀:

孫啟從書桌上拿起了一把戒尺,朝秋月招招手,示意秋月過來。

秋月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過來!」孫啟語氣嚴厲的威嚇道。

秋月心想都拿起戒尺了,過去肯定要挨打的,傻子才過去呢!

秋月後退時手摸到了靠牆的柱子,秋月立馬緊緊的抱住柱子,用行動表明着自己的態度。

「我最後說一遍,過——來!」孫啟用戒尺敲了一下書桌,繼續威嚇道。

秋月被這一聲嚇到了,一步分成三步的慢慢朝孫啟走了過去。

「把藏玉佩的手伸出來。」

秋月咬着嘴唇,可憐兮兮的看着孫啟。

孫啟如同沒看到一樣,一直看着秋月顫巍巍的把手伸出來。

孫啟伸手抓住秋月的手,這雙手也太瘦了,孫啟抓着都覺得硌得慌。

孫啟舉起戒尺,本來只想嚇唬一下秋月,但秋月一直掙扎,極其的不老實。

「你再不老實,我可用力打了。」

秋月害怕的只聽到了「用力打」這幾個字,於是掙扎的更厲害了。

「啪!」的一聲,戒尺落到了秋月的手上。

秋月的眼淚立馬落了下來。

「疼」

「疼死了」

秋月抽回被打紅的手揉搓着。

「我都說了你再不老實我就用力打了,你還在掙扎,你說你是不是討打。」孫啟看着秋月紅了的手,心裏也挺後悔的。

「我只聽到你說用力打,沒聽到你說其他的話。」秋月委屈的哭着。

「等一下」孫啟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秋月。

秋月也意識到了不對勁,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燭光搖曳,充滿着偌大的房間,恍如白晝。

書桌前的少年,手捧一冊書,書中自有顏如玉,翩翩公子,舉世無二,一眼便是萬年。

而此刻跪在地上的少女,只覺得眼前的少年好生冷漠,自己已經跪了好幾個時辰了,卻不曾見他看自己一眼。

秋月跪的膝蓋實在是受不了了,一下子歪坐在了地板上。

孫啟看到後,心裏一緊,以為秋月暈倒了,立馬放下手中的書,剛要起身上前,卻見秋月雙手撐地又跪了起來。

這小丫頭倒是挺能忍的。

「自己交代吧,為什麼要裝啞巴,來孫府究竟有什麼目的?」孫啟冷漠的開口審問道。

秋月覺得很是委屈,自己何嘗不想開口說話,以為裝啞巴是那麼容易的事嗎?!!自己明明只是睡了一覺,醒來後生活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溫馨寬敞的家變成了低矮破舊的茅草屋,柔軟舒適的睡衣變成了粗糙滿是布丁的破衣服,還有一男一女圍着自己說著自己根本聽不懂的話。

有將近半年的時間,秋月是在發獃發懵的狀態下生活的,秋月根本聽不懂周圍人說的話,唯一能讀懂的則是他們的嘆氣聲以及那種對牛彈琴的無奈感。

秋月的爹娘以為秋月生病時把腦子給燒壞了,開始帶着秋月到處求醫,各類江湖郎中各顯神通,可把秋月折騰的夠嗆。

許是上天的憐憫,秋月在被針灸和各種中藥折磨了兩個月後,終於可以聽得懂這裡的語言了。

秋月的爹娘激動的哭了,終於把自己的女兒給治好了;秋月更是哭的稀里嘩啦的,終於不用再被那些郎中死馬當活馬醫,給自己亂用藥了。

秋月雖然能聽得懂這裡的話了,但就是不會說,自己穿越前就沒有啥語言天賦,穿越後就變得更差了,根本發不出音調來,沒辦法秋月只能裝啞巴了。

但來到孫府後,秋月發現孫府里的人,說的都是官方話,和穿越前自己會說的普通話一模一樣,秋月激動的攥着自己的手,終於不用再裝啞巴了!!!

可現實的一盆冷水轉瞬即來,自己是個啞巴,已是孫府人盡皆知的事了,而且席管家看中自己的原因,也正是因為自己是個啞巴,不會亂說話。秋月為了保住這份工作,就只好再繼續裝啞巴了。

許是在熟悉的語言環境中,刺激了秋月說話的**,加上那會兒實在是被打的太疼了,秋月才忍不住說了話。

回想起這些事,秋月越想越覺得委屈,也不跪了,坐在地板上,抱住膝蓋就哭了起來。

這丫頭怎麼這麼愛哭,聽到秋月的哭聲,孫啟的心竟有了一絲疼痛,上次有這種感覺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孫啟抱起坐在地上痛哭的秋月,把秋月放到了床上。

秋月在床上抽泣了幾聲,不久就睡著了。

秋月今天實在是太累了,身心俱疲的。

孫啟看着熟睡的秋月,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