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唇齒
唇齒 連載中

唇齒

來源:google 作者:七厘米的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安晴 現代言情 顧一舟

傳聞,顧氏集團繼承人顧一舟,身如玉樹,風流倜儻,對誰都是一臉笑意,然而這麼多年卻未曾有一個人女人能常伴身側可背地裡那個狠辣決絕的男人居然像一個孩子一樣纏着一個短髮女生,聲音溫柔又繾綣,帶着一絲討好,「晴晴說不要那就不要」楚安晴,一個相貌宛若天神,就連眉毛都泛着漣漪的女人,因為一樁醜聞把虞城攪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也是她,讓一個天之驕子寧可違背母親意願也要娶她進門「世人在規則里看我,我跳出他們眼中的規則去愛她」後來楚安晴發現,無論何時何地,發生什麼事,顧一舟看她都是眉眼帶笑,有化不開的柔情「顧一舟,你怎麼總是笑啊?」「因為看到你了啊」食用指南:雙潔+救贖展開

《唇齒》章節試讀:

十月上旬的虞城,悶熱,潮濕。

辦公室里的人手機陸續收到了暴雨橙色預警,狂風席捲了整個城市,天空黑壓壓一片,烏雲一朵朵的團在天空,幾乎看不到一絲白天應有的光亮。

噼里啪啦的雨落下,沖刷掉今年最後的炎熱。

秋風順着還沒關的窗戶縫隙鑽進來,坐在工位上的楚安晴冷的肩膀下意識的抖了幾下。

同事們都在議論着這場暴風雨,和她這邊的低氣壓有些格格不入。

楚安晴看着手機里的短訊和未接電話,加起來足足有好幾百條,內容確實相差無幾。

【怎麼收費?】

【你有地方?】

【去你家,我家,還是如家?】

她捏着手機的手指節有些泛白,能使出這種卑劣手段的,除了那個人,她也想像不出能有誰這麼無聊。

如果不是外面的瓢潑大雨,她下班絕對會去警局報警。

「小楚,小楚。」一旁工位上的王姐,叫了她好幾聲,見她沒反應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怎麼了?王姐?」楚安晴回過神。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外面這麼大的雨,一會我們一起拼車回家吧?」王姐向她發出邀約。

她充滿歉意的笑笑,「不了王姐,我家太遠,我還是坐公交吧。」

「那好。」

臨近下班,辦公室的氛圍都比較輕鬆活躍。同事里大多都是已婚多年的中年婦女,要不就是剛畢業充滿熱血的大學生。

湊在一起時任何話題都能聊半天,楚安晴接不上話,只能坐在一旁聽。

她還沉浸在剛剛的情緒里,看着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眼神有些空洞。

好不容易捱到六點,楚安晴拎着包第一個衝出了辦公室。

站在公司樓下,她挽起褲管,撐開摺疊傘,一鼓作氣的衝進雨里,跑到公司對面的公交站。

雨下的很大,在地上激起陣陣水花,路上都沒有什麼行人,楚安晴就這樣看到了從她公司里出來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裝,撐着一把黑色的傘,目光清冷,表情嚴肅。

她有些慌亂,回虞城有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她有想過和從前的那些人重逢,可是真遇到了那天卻沒有勇氣上前打聲招呼。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視線,男人往她這邊看了一眼,楚安晴連忙把雨傘放低,公交車正好過來,她收起傘擠進了車裡。

顧一舟盯着某一處出神,助理高洋叫他,「怎麼了,老闆?」

「沒事,走吧。」看着漸行漸遠的公交車,他面無表情的搖了兩下頭。

從雜誌公司到她買的房子,坐公交不堵車也要一個小時。

楚安晴心有餘悸的扶着公交車上的把手站好,也不知道顧一舟有沒有看見她,應該是沒看見。

公交車裡有些悶熱,她的額頭都微微滲出一層薄汗。

站了快一個小時,才騰出來幾個座位,楚安晴坐在公交車中間的位置,從拎包里拿出電話,閨蜜葉梔半小時之前給她發的微信,告訴她已經訂好了餐廳,讓她明天下班以後準時過去。

【我不去相親。】

【靠,這麼晚才回我,不去也得去。】

【我真不想去。】

【不去相親幹什麼?想自己一個人孤獨終老?】

【自己一個人有什麼不好?你還不是一個人?】

【反正你必須去,還有把你手上的婚戒給我摘了,都離婚了戴那玩意幹什麼?】

【擋桃花。】

【滾。】

楚安晴看她生氣了,笑笑把手機收回包里,沒再回復。

她感覺到旁邊站着的男人握着手機蠢蠢欲動,看那架勢就是想要微信,楚安晴狀似不經意的把額前的碎發撩到耳後,露出手上的鑽戒。

果不其然,男人換了一個位置站好。

她買的房子是半年前新開的樓盤,價格不便宜,卻沒有多少人居住,整個一棟樓在黑漆漆的晚上也只有幾個房子是亮着燈的。

這是她離婚分的財產,全部用來買了這套房子。

回到家裡打開燈,外面的雨還沒停,楚安晴換上拖鞋把鑰匙和背包丟在玄關處,換下來被雨水打濕的衣服丟在洗衣機里清洗,然後就去洗澡。

水柱打**她的頭髮,順着她的臉頰又流到了下頜線,再到胸前。

微燙的洗澡水讓她發出幾聲喟嘆,之前的惆悵都被她暫時拋之腦後。

楚安晴從衛生間出來時,電視里播放着不知名的節目,幾個MC笑的嘻嘻哈哈,她穿着新換的睡衣躺在沙發上,摸出被壓在抱枕下的手機,零星的還有幾個騷擾短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