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春意濃
春意濃 連載中

春意濃

來源:google 作者:葉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衛楓 葉若 現代言情

葉若在十七歲那年,撿到了一個渾身是傷的男人在她的印象里,這男人自大,狂傲,冷漠,陰險,愛算計,覺得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他更惡劣的人了誰都道衛二爺病弱儒雅,飽讀詩書,不好習武,是司令府里最與世無爭的存在葉若:是你們瞎了還是我瞎了?衛澈:婉婉,誰允許你對別的男人笑的,...展開

《春意濃》章節試讀:

熬了一個冬季,初春的上海終於下起了大雪。

夜晚的百樂門仍舊是歌舞昇平,老舊的弄堂口卻已經杳無人煙。偶爾躥過幾隻野貓,在慢慢積起的雪地上踩出一朵朵小梅花。

"小姐,余家弄堂到了。 "

年輕的黃包車夫抹了抹額上沾到的雪花,慢慢的攙扶身後的客人下車。他看起來才15歲,卻沒有讀書而是出來養家糊口。

今日的客人是個年輕秀美的小姑娘,披着一頭綢緞似的黑色長髮,眉眼彎彎的,像今晚的月亮。

葉若拿出已經破舊的小荷包,拿出裏面的銅板,遞給了他。

"謝謝小姐,路上小心。 "車夫欣喜的接過銅板,拉起車往來時的方向跑去。

葉若堪堪站定身體,撐起了把純黑的傘,擋落雪花,轉身往弄堂深處走去。

大約走了一刻鐘,穿過重重巷子口,葉若停在了一棟老舊的房子前。她剛掏出口袋裡的鑰匙,就聽到旁邊的草叢裡發出詭異得沙沙聲。

一瞬間,葉若的汗毛嚇得立了起來。她緩緩扭過頭,看着身後這半人高的草叢。大半夜的,該不是鬧鬼吧。她壯着膽子試探着詢問道: "有人嗎? "

草叢又靜止了,彷彿剛才的聲音根本不是那裡發出的一樣。

葉若皺了皺眉,撿起附近地上躺着的木頭,慢慢的撥開了草叢,突然一把刀從裏面直直的插出來!

她立刻往旁邊一側身,堪堪躲掉了那把刀,要不是躲得及時,她的脖子估計已經被刺穿了!

惱怒和害怕一下子湧上心頭,葉若揚起手中的木頭,剛想往那邊砸過去,卻看到草叢裡趴着一個人。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卻能看到一雙冷酷的眼睛。他的眸子在黑暗中好像發光似的,彷彿一隻在黑暗中伺機而動的野狼。

藉著微弱的燈光,葉若模糊地看着,好像是個男人,他的腿和肚子下有深色的一攤液體,聞着有腥味,應該是血!

"衛楓的狗? "

男人的嗓音很低沉,只是聲音裡帶着點戒備和寒意,他握緊手上的刀,彷彿戒備的野獸,警惕的看着葉若。好像她只要一有動作,就會上前狠狠地咬斷她的脖子!

"什麼衛楓,不認識。 "葉若看了看這男人,他好像快死了,於是試探得開口道: "你認識我?為什麼要用刀刺我。 "

男人輕瞥她的臉一秒,復而收回視線不屑的笑了笑: "不認識。 "

"那你… "

"我怎麼知道你是那邊的還是無辜的,錯殺總比被殺好。 "

葉若氣憤的看着這個男人,不知道他躺在這兒多久了,身上已經積起了薄薄的積雪,微弱的燈光下黑色的頭髮無力的垂下,已經慘如白紙的臉上雲淡風輕,好像地上的血不是他的一樣。

葉若沒見過這麼嘴硬的男人,她壓下憤怒擔心的看着他的傷口: "我帶你去醫院吧。 "

"不行。 "男人的瞳孔一縮,不能打電話給醫院,上海的醫院現在都是衛楓的人,他如果去了就等於把自己送進了衛楓的手裡。

看男人好像要把她吃了的樣子,葉若忙妥協: "好好好,不打不打,可是你這血怎麼辦啊。 "

"不關你的事,滾開。 "男人看她似乎真的不是衛楓的人,便放下了手裡的刀,復又不放心道: "被我知道你出賣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

葉若暗暗翻了個白眼,這什麼人啊,自己都沒有怪他剛才差點把她捅死,還威脅人上癮了。

"不管就不管。 "葉若低低的嘟囔着,轉身往房子走去,邊走邊轉頭道: "真不管你了啊! "

男人沒有再回答她,長時間的失血讓他的神智已經不太清楚,要不是強撐着,剛剛已經昏過去了。

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放鬆了以後是無盡的疲憊。男人費力從已經被鮮血模糊的上衫中拿出一瓶葯,用牙咬開開口,將裏面為數不多的藥物盡數吞下。他費力得翻過身,咽下嘴裏的藥物,看着從天上飄下的漫天飛雪,燦然如琥珀得眼眸里沒有一絲感情。長長的睫毛上也沾上了幾片白色,他的眼皮越來越沉,慢慢的徹底失去了知覺。

大雪越下越大,似乎想掩埋這鮮紅的顏色,讓這美麗的上海灘繼續它的純潔無暇。

葉若進了門以後就心神不寧。雖然是那個男人叫她別管,還惡狠狠的威脅她,可是一條人命擺在那裡,她又不能真的坐視不管。

她擔憂的看向窗外,這麼大的雪,那男人就算不被血流死,也會被凍死。

靠在牆旁的銅鐘,分針慢慢的停留在了12上。秒針發出滴答滴答的轉動聲,吵得葉若的心愈加忐忑不安,她咬了咬牙,站起身,像是下定了決心般,快步向門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