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連載中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絕世神醫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絕世神醫妃 都市言情

一朝穿越,雲苓成為名震京城的絕世醜女。 意外嫁給雙目失明的西周戰神靖王爺,所幸一身精神力仍在。 白蓮花三番兩次蹬鼻子上臉,撕爛她的假面具! 渣爹想抬小妾做平妻,後院都給他掀翻! 且看她左手醫,右手毒,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叱吒大周朝堂。 待洗去毒斑,眾人恍然,原來這才是名副其實的大周第一美人! 原本相看兩厭的靖王死皮賴臉地貼上來,「夫人,該歇息了。」 她罵他,「死瞎子,離我遠點。」 某人笑的欠揍,「我瞎你丑,豈不絕配?」展開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小廝抖了抖,「那若是王妃有個好歹,咱們……」
剛才那二十鞭子,行刑的人可真是沒留情啊,王妃身上的喜服都爛了。
秋霜皺眉,不耐煩地揮了揮手絹,「王爺都沒吩咐,用不着你們操心。」
「更何況,倘若燕王殿下有個三長兩短,皇貴妃豈會放過她?」
秋霜恨恨地說著,推開門看了一眼,見雲苓趴在地上已經不省人事了,又重重把門關上。
「先前在元宵夜宴上害了王爺,如今又傷了燕王殿下,真是個掃把星,晦氣!」
……
身上被鞭打的傷口火辣辣的疼,但比起頭痛的折磨,根本不值一提。
雲苓閉着眼,極力忍耐着痛楚,不知過了多久,磨人的痛感終於散去,渾身已是大汗淋漓。
她聲音嘶啞地呼喚,「有人嗎?」
無人應答,只有點點雨滴打在房檐上。
似是已經過了子時,那些守衛都去歇息了。
精神力的再生和使用都會極大消耗人體能量,這具身體似乎本來也沒怎麼吃東西,雲苓現在餓的恨不得把整個靖王府都吞了。
屋內紅燭搖曳,雲苓看見桌上放着一盤點心,急忙搖搖晃晃地爬起來,抓起糕點一頓狼吞虎咽。
吃東西的空檔,眼神餘光瞥見銅鏡里的畫面,雲苓嚇得一個激靈,尖叫聲被點心堵在喉嚨,差點沒被噎死。
這也太他媽嚇人了!
剛才接受記憶的時候,雲苓便知道自己是文國公府的嫡女,從出生起臉上就有塊胎記,是遠近聞名的醜女。
但她沒想到這麼丑。
倒也不是很醜,主要是嚇人的緊。
銅鏡中的女子一身血污,墨色的髮髻凌亂不堪,皮膚倒是白皙細膩,但更襯得臉上的暗紅色胎記格外醒目。
此時她狼吞虎咽的樣子也好不到哪去,活像個在吞食人的紅衣厲鬼。
真是恐怖他媽給恐怖開門,恐怖到家了。
平靜下來,精神力在體內遊走了一圈的雲苓神色微怔,眼神若有所思。
精神力可以感知人體任何部位的情況。
天生的胎記不會給人體造成傷害,精神力遊走過時是很平滑的,但剛才她明星感覺右臉有些異樣。
這一片暗紅色……不像是胎記,倒像是毒斑。
雲苓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自己算幸運還是倒霉。
剛從慘無人道的神秘組織逃出生天,轉眼就成了大周朝靖王府的王妃,身上一堆秘密和爛攤子。
但眼下毒斑不毒斑的都不重要,挨了鞭子也不重要。
她必須再找些吃的填飽肚子,否則還沒解毒療傷,就先被餓死了。
院子外沒有守衛,整個王府寂靜無聲。
雲苓不認識這些彎彎繞繞的路,更不知道廚房在哪。
她用精神力將嗅覺強化,以便尋找食物的香氣。
路過一個陌生的院落時,雲苓看見有個房間還亮着光,隱約溢出飯菜的香氣。
她眼神發亮,冒着雨走進去,輕輕推開了房門。
燕王正閉着雙眼坐在椅子上,神色隱忍而痛苦,他的雙腿膝蓋以下都泡在一個桶里。
雲苓強化了嗅覺,一下子聞出那桶中泡了許多東西。
有生薑、花椒、蔥白、艾葉、蒼耳子、羌活……
乍一聞還以為在煮豬蹄,實際上都是些驅寒的藥物。
雲苓忙解除了嗅覺強化,萬一這人有腳臭,豈不影響她吃東西。
聽到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燕王下意識地睜開眼睛,便見一個披頭散髮的紅衣厲鬼眼冒青光地闖進房中。
他認出那是楚雲苓,對方身上喜服破爛,露出綻開皮肉的雙臂和肩背,紅色血水混着雨水不停滴在地板上。
燕王想起醒來後聽說楚雲苓挨了鞭刑,難不成被打死了?
他瞪大眼睛,臉色刷地變得無比慘白。
是楚雲苓變成厲鬼回來找他報仇了!
他想要尖叫,還沒叫出聲就被什麼東西塞了一嘴。
「唔唔唔……唔唔唔!」
雲苓怕他的叫聲引來旁人,眼疾手快地塞了一個大肉包子堵住他的嘴。
然後又拿起掛在屏風上的長褲,將燕王綁在椅背上困了個結結實實。
燕王愣了愣,好像是活人,不是厲鬼。
看清楚雲苓拿來綁自己的衣物,燕王的臉騰地紅成了猴屁股。
「唔唔!」
他雙腿殘疾後落了病根,每逢雨夜都要用藥足浴,否則便會疼得無法入睡。
為了方便泡腳,他便脫了外褲,此刻只穿着短短的褻褲。
這女人好生不要臉!
燕王唔唔叫喚着,用眼神殺她。
「閉嘴,信不信我直接打暈你。」
雲苓不耐煩地往他後腦勺拍了一巴掌,然後坐在桌邊,對着已經冷掉的佳肴大快朵頤。
這女人瘋了?居然敢這麼對他。
燕王眼睜睜地看着雲苓以風捲殘雲之勢將滿桌飯菜一掃而空,先是不敢置信,隨後抖了抖嘴角。
這是豬吧吃那麼多!
就沒見過吃相這麼難看的貴女,簡直粗鄙不堪,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雲苓裝滿飯菜的倆頰鼓的像倉鼠,順便上下打量對方,很快憑着身體的記憶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燕王蕭御之,皇貴妃唯一的愛子,年方二十。
兩年前和靖王一同在邊境中伏,隨後靖王雙目失明,燕王則雙腿殘疾,無法站立。
他就是被原身用酒壺砸暈過去的那個少年,此時額頭的傷勢已經包紮處理過了。
雲苓注意到,燕王頭上滲着一片薄汗。
那是疼的。
她從原身記憶中得知,燕王雙腿落有病根,最怕寒涼。
今晚下雨,他便疼了半夜都難以入睡。
想到這孩子才二十歲就得坐輪椅,雲苓表以幾分憐憫和同情的眼神。
燕王注意到她的眼神,臉色微僵,雙手緊握成拳。
他昔日少年意氣,為人甚驕,如今最恨旁人拿這種眼神看他。
雲苓卻沒空關懷他的情緒自尊,頗為不舍地放下筷子。
「也罷,就出手治治你這老寒腿吧。」
皇貴妃可不是什麼善茬。
原身砸了燕王,如今她就是楚雲苓,總得做點什麼,以防到時候被人做文章。
燕王臉色難堪,根本沒把雲苓的話放在心上,卻不料她竟起身蹲在木桶前,伸出手去摸他的雙腿!
這女人!
他只穿了褻褲啊!他還沒成親啊!他的清白啊!
燕王的臉頰陡然爆紅,羞憤欲死,忙夾緊大腿,恨不得一腳朝她踹去。
可惜腿部無力,連水花都沒濺起來幾滴。
雲苓起身,甩了甩手上的洗腳水,眉梢微挑。
「你中過寒毒?」
方才她將精神力附着於雙手上,已經檢查過了燕王的雙腿。
還有站起來的希望,但先得把寒毒祛除了。
聞言,燕王怔愣地看着她,瞳孔微縮。
他中過寒毒的事情,鮮少有人知情,楚雲苓怎麼會知道?

《楚雲苓蕭壁城小說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