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那些花兒到獵戶星座
從那些花兒到獵戶星座 連載中

從那些花兒到獵戶星座

來源:google 作者:劉子聞先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子聞 奇幻玄幻 林曉雲

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地球的環境開始惡化,世界上的生物全部發生了變異於是,人類製造了無數的宇宙飛船,準備前往遙遠的獵戶星座,但沒有想到,意外還是發生了展開

《從那些花兒到獵戶星座》章節試讀:

隨着一聲刺耳的呼嘯聲,戰鬥機划過天際,那些導彈從天而降,遠處的沙漠頓時化作一片火海,伴隨着怪物的嚎叫,整個天空都被火光染紅。但剩下的怪獸還是朝着城市沖了過來,這座城市的衛兵衝出城市,和那些怪獸展開了混戰。劉子聞親眼目睹了那場戰鬥,那些人老老實實的回到城裡,所有人都回到了家裡,對於這座城市的人來說,這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戰鬥一直持續到清晨的時候,整座城市都陷入了死寂。

自從那天之後,這座城市開始實施宵禁,劉子聞再也不能每晚出門,他坐在空蕩蕩的閣樓里,看着外面的世界,彷彿是在等待着,這座城市最後的命運。那天早上,他沒有去上班,而是來到了市中心的徵兵處,交上了早就填寫好的表格,工作人員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讓他回去等通知。當他回家之後,他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家人,這一家陷入了冗長的沉默,劉子聞知道,他們是不願意讓自己離開的。

「你真的想好了嗎?我們已經一無所有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父親竟然變得這麼自私,劉子聞低着頭,這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我想去找我哥哥,一個人的感覺很不好。」客廳里再次陷入了沉默,父親走到了陽台上,他點燃一支煙,之前,父親已經好幾年沒有抽過煙了。

「你還有我們,你不是一個人。」這時,母親對着劉子聞低語着,那語氣非常柔軟,似乎連她也不確定,這讓劉子聞下定決心,要離開這裡。

「這座城市已經不再安全,我希望能改變這一切。」劉子聞終於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母親也走到了陽台上,此時,客廳里就只剩下了劉子聞一個人。

「我們總有一天會離開,他們有他們的選擇。」劉子聞還是聽見了母親的話,雖然父親什麼也沒有說,但第二天的清晨,父親還是將自己的劍交給了劉子聞。

那是一把黑色的鈦鋼劍,上面有黑玫瑰的圖案,直到此時,劉子聞才知道,自己的父親也曾是一名士兵,雖然父親從來沒有說過過去的事情,但他臉上的傷疤已經說明了一切。那天晚上,劉子聞就收到了入伍通知書,明天一早,他就要如願以償。那是難熬的一夜,劉子聞幾乎一夜未眠,他一直想着過去的時候,天微亮的時候,他早早的出門,在離開之前,他去拜訪了林曉雲的家人。

林曉雲的家在東街一八八二號,那是一棟不大的複式小樓,當他來到那裡的時候,桌上放着林曉雲的遺像,她的家人坐在沙發上,看上去也是一夜沒睡。劉子聞走到曉雲母親的面前,看着那副蒼老的面容,心中不禁五味雜陳。她的父親將劉子聞拉到了外面,他看上去無比的平靜,似乎沒有那麼悲傷。

「我知道你們關係很好,但我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忘了她吧。」劉子聞固執的搖了搖頭,他朝着天邊看去,朝陽從地平線一躍而出,染紅了整片天空。

「沒有人會忘記過去的事情,希望你們也別忘了我。」說完,劉子聞迎着朝陽朝着街道另一邊走去,臉上是一種複雜的表情。

「希望你這麼做,不是因為她,她不會希望你這麼做的。」聽到這句話,劉子聞的心還是為之一顫,但無論如何,他都已經做出了選擇。

「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劉子聞頭也不回的說道,男人看着他消失在耀眼的陽光之中,轉身回到了客廳里。

劉子聞來到軍營的時候,是早上八點,此時,新兵們正排着隊,鑽進了成排的綠皮卡車,他們當天就被送到了前線。在那之前,一位長官在戰地指揮部給他們發表了講話,大多都是一些鼓舞士氣的話。在散會之前,那位長官還說道:「如果這次行動失敗,我們將會發射核武器,祝你們好運。」劉子聞從來沒有想過,事態竟然會那麼嚴重,但那些年輕人卻還是歡呼雀躍,似乎戰爭馬上就要結束。

他們還是被送到了距離城市十幾公里的沙漠里,在那裡,他們看見了無數的屍體,顯然,在不久之前,這裡剛剛發生了一場大戰。正當他們前行的時候,那些怪物不知道從哪裡沖了出來,將他們團團圍住,奇怪的是,那些怪物竟然沒有進攻,似乎根本就不想要進攻。當劉子聞覺得奇怪的時候,不知道哪個人突然開槍,那些怪物一擁而上。但沒過多久,人類的裝甲部隊就解決了那些怪獸。

晚上,所有的人都進入了夢鄉,唯獨劉子聞坐在岩石邊,看着那遠處的荒蕪,他在想着早上的事情,他第一次對這個世界開始懷疑。可他還是想起了林曉雲,直到自己離開家鄉,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的懷念過去。在一片黑暗之中,他藉著點點星光朝着遠處看去,突然,在無邊的黑暗之中,他發現了一個光點,那個白色的光點在不斷的閃爍着,那絕對不是怪獸的火光,應該是人類發出的什麼訊號。

他沒有叫醒任何人,一個人拿上武器,朝着荒漠的深處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那個光影越來越明亮,在黑夜之中,他還聽見了竹笛的聲音。讓劉子聞沒有想到的是,在沙漠的深處,竟然有一座石屋,在門口坐着一位中年男人。看見有人過來,竹笛的聲音慢慢停止,他走到劉子聞的面前,那是一張滄桑的臉,下一刻,劉子聞還是認出了那張臉,他就是劉子聞的哥哥。

哥哥名叫劉子豪,當初全家人都覺得他會成就一番大事,可現在,他卻一個人躲藏在這裡,過着平靜的生活。雖然,已經過去了很多年,但劉子聞還是欣喜若狂的衝到劉子豪的面前,兩個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劉子聞抬起頭,仔細的打量着自己的哥哥,這才發現,他不僅僅變得蒼老,還瞎了一隻眼,不知道這些年發生了怎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