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醋精穆少寵妻忙
醋精穆少寵妻忙 連載中

醋精穆少寵妻忙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岫衣 穿越重生 羅煙兒

男主是穆夜爵女主是葉洛洛的小說《醋精穆少寵妻忙》又名《替嫁成婚:神秘總裁寵上癮》被迫替嫁,給穆家的病秧子總裁沖喜,葉洛洛在新婚第一晚就被揭穿了真面目他說,「我是絕對不會娶一個死過丈夫的寡婦!」葉洛洛點頭,「你不想娶,我不想嫁,正好!」她逍遙快活,懲治渣男,掌甩白蓮花,驚艷眾人,引得京城四大美男紛紛側目......某總裁氣得吐血,你來一朵挑花,我掐一朵桃花後來,他再也忍受不了,單膝跪地,以生命為聘,「你克夫我克妻,我們天生一對,就不要去禍害別人了吧!」展開

《醋精穆少寵妻忙》章節試讀:

第2章:將死之人見羅煙兒被欺負,先前那個男子又沖了過來,本打算好好教訓教訓雲岫衣一洗恥辱,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再次被制服。
只是這次被抓住的不是腳踝,而是手腕,隨着一聲清脆,男子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賤人,你竟敢——竟敢弄斷本公子的手,我今兒非弄死你不可。」
雲岫衣身形一晃,避開捧着胳膊撲過來的人。
聲音不怒自威,帶着幾分不可侵犯。
你可想清楚再動手,雲家再怎麼說也是東月第一家族。
就算我犯了天大的錯,那也是我們雲家的事,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插手?」
你——」從前的雲岫衣哪裡敢還嘴,還如此牙尖嘴利,讓欺凌她的人一度忘記了她雲家大小姐的身份。
如今這個身份從她口中親自說出來,卻也不敢再輕舉妄動。
姐姐好端端的生什麼氣,這裡誰不知道你是雲家大小姐。」
羅煙兒說著笑看向眾人,再說了,姐姐一個無命宮之人又能犯下怎樣的大錯?」
一句話瞬間喚起了眾人的記憶,雲家大小姐是個廢物,就連雲家上下都不待見她,他們又有什麼好顧忌的。
東月帝國信奉命宮批命,以命宮的凶吉來評判天賦高低。
千萬年以來,東月帝國命宮為凶、天賦極低的人雖然出現過不少,但卻從未出過無命宮之人。
結果十五年前這個人不光出現了,甚至還是東月帝國第一家族雲家的大小姐。
一瞬間雲家成了整個東月帝國的笑話。
禍不單行,就在雲家大小姐出生這一天,雲家守護的東月帝國四靈之首朱雀遭遇意外。
一直供養在雲家禁地的朱雀靈獸不知被何人重傷,導致朱雀命宮渙散,直接影響到雲家的運勢。
更讓人痛心的是,雲家的長子云羿言,也就是雲家大小姐雲岫衣的父親竟然死在朱雀身旁。
一系列的變故找不到緣由,雲羿言的弟弟雲家家主雲謹言便將這些都怪罪到雲岫衣身上,可憐雲岫衣剛出生,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嬰孩,便成了雲家上下,甚至整個東月帝國讎視的對象。
因為羅煙兒的話,眾人看雲岫衣的眼神滿是鄙夷,雲岫衣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只想着如何保住自己這條小命。
她明顯高估了自己現在的這副身體,以為就算是個廢物,拼盡全力也可一搏。
然而剛才,她雖然成功躲過那個男子的兩次攻擊,卻也消耗了所有力氣,如果羅煙兒再謹慎些,就能發現她的雙腿在顫抖,隨時隨地都有倒下去的可能,而她顯然也無法再跟羅煙兒僵持下去。
要怎樣才能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呢?
雲岫衣徑直走到羅煙兒面前,用只有兩個人可以聽到的聲音說,夜時珠的事你我心知肚明,如果今晚我不將夜時珠帶回去,二叔不會讓我活到明天。」
聽了雲岫衣的話,羅煙兒心情漸漸變好,姐姐方才說了,那是你們雲家的事,我可無能為力。」
可是——」雲岫衣欲言又止,如果我死在這裡,可就不單單是雲家的事了。
你可以不在乎雲家的死活,但動搖了東月根基……你的下場不會比我好,羅家的下場也絕對不會比雲家好。」
羅煙兒自然知曉其中的厲害關係,不然也不會串通君少覃騙走夜時珠。
雲岫衣說得對,就算她再想要她死,她也絕對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死在她面前,到時候被有心人利用,羅家也要受牽連。
見羅煙兒上鉤,雲岫衣也不再逗留,趕緊趁她發愣之際離開了凝雪樓。
凝雪樓外的朱雀街上人來人往,卻沒有人注意到一道搖搖晃晃的人影拐進了旁邊的小巷,殘破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一個踉蹌摔倒在地,揚起千萬粉塵。
東月帝國人人修鍊,每個人九歲時便可以根據命宮築基,命宮有凶有吉,也代表着自身天賦。
天賦極高者便可靈修、魂修,次者便選擇武修、器修。
雖說靈修、魂修者的實力遠高於武修、器修者,但如果選擇的武術、武器上乘,武修、器修者也不輸靈修、魂修者。
而雲岫衣的這副身體,天生無命宮,也就無法築基凝聚元嬰,連修鍊的資格都沒有,無怪別人說她是廢物。
如果這個廢物生在尋常人家,也許根本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可雲岫衣偏偏是東月第一家族雲家的大小姐,這樣的身份是無數人艷羨的身份,也徹底將她推入無盡深淵。
拖着枯竭的身體,雲岫衣勉強讓自己重新站起來,饒她醫毒雙絕,曾讓無數人起死回生,也對現在這副傷痕纍纍的身體束手無策。
可如果她想要在東月帝國生存下去,又必須讓自己強大起來……你好像很苦惱。」
似清泉漱石般的聲音自遠處傳來,雲岫衣倏然抬頭,目光盡頭不知何時立着一個人,衣袂飄飄,清冷的身影彷彿與天地相融,看不清容顏。
雲岫衣全神戒備,目光幽冷,誰?」
雖然她現在的身體殘破不堪,但基本的警覺能力還是有的,可她竟然不知這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幫你的人。」
遠處踱步而來的男子一襲白袍,身姿飄渺,墨發三千流瀉在肩頭,伴着月光微微閃着光澤。
周身清冽的寒氣透着疏離,神情淡漠,似不為世事所動容。
雲岫衣警惕的盯着男子移動的身影,以她現在的防禦能力,就算對方只是個普通人,她也毫無招架之力。
而朝她走來的男子像是鬼魅般,每靠近她一步都帶來一股寒意,令人心生畏懼。
怎麼幫?」
直至男子走近,月光彷彿裂帛般撕開了他的神秘,原先模糊的容顏漸漸清晰,雲岫衣看到了一張精緻絕美的臉,驚為天人的同時,暗自揣測着對方的意圖。
不用緊張,我若想殺你,百米之外輕而易舉。」
明明是無比自大的話,雲岫衣卻絲毫不覺得好笑,直覺告訴她,面前這個男子十分危險。
做筆交易如何!」
男子看似漫不經心的語氣卻透着不容拒絕。
什麼交易!」
我幫你重塑命宮,助你凝聚元嬰,至於你……」男子目不轉睛盯着雲岫衣,嘴角似笑非笑,彷彿狩獵的獵人誘捕着自己的獵物。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