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道之祖
大道之祖 連載中

大道之祖

來源:google 作者:羅大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鳳緣 奇幻玄幻 李長風

奪天地之造化,創萬世之輪迴,縱然獨斷萬古,也只剩下孤寂,一念化三千,一夢三千道,道成己身,吾便是道展開

《大道之祖》章節試讀:

神州界,無極殿落霞峰的一處院子中。

李長風神色有些憂鬱的坐在那裡,望着窗外飄落的雪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窗外的雪如柳絮般紛飛,洋洋洒洒的,一陣寒風吹過,雪花順着寒風飛進了窗內。

李長風伸出手,雪花輕飄飄的落在了李長風的手掌之中,然後又在李長風的手掌之中融化。

一個身穿青色長裙的少女坐在不遠處,一手撐着自己的下巴,那雙圓圓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長風。

那圓圓的臉時不時的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模樣十分的好看。

李長風對於這種事情已早已見怪不怪了。

這少女名叫鳳緣,自稱是他的未婚妻,對於這種事情,李長風那是沒有一點的印象。

他來到這個世界已有數月之久,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也是一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

而且,很不巧的是。

他剛來到這個世界,就已經成為了一個廢人。

一個從天才,從此淪為廢人的人。

這豈非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

對於這個世界,他是既覺得無比的熟悉,卻又覺得無比的陌生。

如莊周夢蝶一般。

「呵呵,師弟,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看!」鳳緣清脆的聲音響起。

鳳緣笑的時候,臉上的笑渦也跟着浮現,很好看,但又有些傻傻的可愛。

李長風確實是長得好看,對於這話,李長風也就笑了笑,並沒有拒絕。

緊接着,鳳緣又嘆息一聲,接著說道:「師弟,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你身上的火毒給治好的。」

這話,確實是鳳緣的真心話。

不為別的,就為了李長風能夠義無反顧的捨棄自己的生命,救了她一命,也就值得她為了李長風付出自己的生命。

而李長風也因此自己的修為盡廢,從此淪為了一個不能修鍊的廢人,而且,李長風還中了火毒。

而為了保護李長風,她就對外稱李長風是她的未婚夫,當然,這也是她真心實意的,儘管李長風是一個廢人。

李長風也嘆了一口氣,說道:「其實,你不必這樣的。」

聽見李長風的話,鳳緣睜大了眼睛,看着李長風,擲地有聲的說道:「那怎麼可以,不管有沒有希望,那總得要試一試才行。」

看着鳳緣那執着的模樣,李長風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鳳緣嘆息一聲,說道:「放心吧,總會好的。」

說著話,他已取出了一個盒子,遞到了李長風面前,說道:「這個給你,可以壓制你體內的火毒。」

李長風點頭接過,盒子上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只是聞一口,李長風就覺得頓時一陣舒暢,好不爽快。

李長風知道,鳳緣能夠得到這樣的寶物,肯定是十分的不容易。

他內心也是十分的感動。

假如真的是這樣,能夠娶到這麼樣的一個女子,也是人生之中的一大幸事。

「放心吧,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到時候,我還會給你生寶寶呢。」

說著話,鳳緣又摸了摸李長風的腦袋,那真是一副鄰家大姐姐的模樣。

聽見這樣的一句話,李長風差一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噎死。

「咳咳。」

李長風乾咳一聲,他實在是有些受不了鳳緣的熱情,說道:「師姐,你還有事,還是趕緊去忙吧。」

鳳緣笑着看着李長風,但是目光卻是帶着不舍,她也是真的有事情,不然的話,她恨不得天天和李長風膩在一起。

她柔聲道:「師弟,你可千萬別再哭了哦!」

聽見這話,李長風老臉不禁一紅。

這話讓他想起自己剛來到這世界上第一天的時候,那是一副茫然失措的樣子,不禁在那裡哭了起來。

那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模樣,又剛好落在了鳳緣的眼中。

這下子,讓鳳緣嘲笑了好長一段時間。

不過,她也是以為李長風那是經受不住從此淪為廢人的痛苦,才做出那一副模樣,其實,李長風也明白鳳緣心中也是痛苦的。

鳳緣走了。

李長風又坐在那裡,將盒子輕輕的放在一旁,一雙手輕輕的撫摸着黑白琴鍵。

這鋼琴是鳳緣按照李長風的要求,找人給李長風煉製的。

自從李長風救了她一命之後,不管李長風有着什麼樣的要求,她都是從來不會拒絕的。

李長風纖長的手指在琴鍵上跳動,優美動聽的聲音跟隨着他的手指而響動。

正在李長風沉浸在美妙的音樂當中,陡然間,他面色一變,忽然間變得痛苦而扭曲了起來。

他痛苦的翻倒在地上,他的皮膚開始變得滾燙起來,漸漸的變紅,也開始冒出一絲絲的白氣。

此時的李長風,正在面臨著火毒的侵蝕,火毒一旦發作,李長風的身體就好像是一座火爐般。

李長風的眼珠子凸出,雙眼早已布滿了血絲,就好像是一絲絲火苗在燃燒。

他咬着牙,就連嘴唇都咬破了,鮮血順着嘴角流出來。

他的五臟六腑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儘管他已經面臨過很多次這樣的折磨。

可是,這種痛苦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是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腦海里。

這種痛苦實在是太難受了,他的指甲也早已刺進了他的血肉里。

他急忙從自己的腰間取出一個酒葫蘆,拔出塞子,往嘴裏就是一陣猛灌,若是以前的話,他絕不會這樣。

可是李長風心裏清楚,火毒發作的時間又變短了,也就是說,寒泉酒已經壓制不住火毒了。

寒泉酒,不是一般的酒,這種酒蘊含著寒毒,尋常之人根本喝不了,壓制不住寒泉酒的寒毒,就會被寒泉酒所傷。

重則身死道消,輕則修為殘廢。

但是若能夠壓制住寒泉酒的寒毒,卻是對修為大有益處。

寒泉酒順着李長風的喉嚨流進肚子里。

李長風頓時感覺身體一陣舒暢,寒泉酒不斷的灌進了肚子里,也有部分落在了地上,地面瞬間結起了道道冰痕。

可見,寒泉酒的寒性是多麼的恐怖。

可是,就連寒泉酒的寒毒,也化解不了李長風體內的火毒,可見,這種火毒也是非同一般。

當寒泉酒完全被李長風灌進了肚子里之後,李長風可謂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但是,接下來,卻是看見李長風面帶紅色,眼神也變得有些飄忽了起來。

李長風喃喃自語道:「我這是醉了嗎?」

以前李長風可沒有一下子喝這麼多,自然是感覺不到什麼醉意。

可是,如今卻是奈何不了火毒,只好一下子將寒泉酒灌進了肚中。

隨之而來,酒意上來,李長風便醉了。

恍惚間,李長風便倒在了地上。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李長風忽然發現,自己好像是來到了一處大草原當中,而他自己就在大草原中徜徉。

他笑了笑,喃喃自語道:「這時候要是來一群牛羊馬就好了。」

不一會兒,果不其然,就有一群牛羊馬從遠處奔跑過來。

漸漸地,只要李長風腦海當中想到什麼,便會出現什麼。

李長風內心無比的震驚,道:「這,這是在做夢嗎?」

又過了很久,李長風漸漸地清醒過來,可是,讓他更加驚訝的一幕又出現了,方圓一里的範圍內,所有的一切事物,他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

許久之後,李長風的內心恢復了平靜,喃喃自語道:「我這是快要凝聚出元神了吧?」

元神,那是一種特有的精神力凝聚體,也是精神力的一種具象化的表現。

不過,他的元神並沒有凝聚出來,而且,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才可以。

也許是一天,也許是一輩子都凝聚不出來。

這種東西,因人而異。

這種事情,實在是大大的出乎了李長風的意料,他也沒有想過會出現這麼一種情況。

隨後,他嘆了一口氣,若是他的修為沒有被廢掉的話,那該多好。

他的目光透過窗外,看着外面那飄飄洒洒的雪花,若是沒有來到這個世界的話,若是在原來的世界的話,他一定會說一聲真浪漫的。

只可惜,這個世界遠比他想像的還要殘酷,他也算是見識過的人了。

「砰!」

就在李長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忽然間,院子的門卻是「砰」的一聲響,突然間飛了進來。

然後又是「砰」的一聲響,重重的砸在了院子的**。

李長風的精神力立即釋放而出。

就立即發現門外已經站着兩人,這兩人皆是面無表情,但是眼神卻是帶着冷蔑之意。

兩人走進了院子當中。

李長風也從屋裡走出來。

迎面就是碰上了那兩人,三人的目光對接。

李長風從這二人的目光當中感受到了不屑和冷蔑。

李長風看着這二人,淡淡的說道:「陳河,陸林,你們這是又來找我比武的?」

這不,剛想到這世界的殘酷,就立馬有人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且這兩人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

雪花還在落,空氣稍顯的有些寂靜,兩人看着李長風,像是見了鬼一樣。

因為李長風本不是這個樣子的,他們之前將門給踢飛了,李長風可是不會多說一句話的。

儘管事後他們還是會將門給修好。

《大道之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