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乾鎮宅人
大乾鎮宅人 連載中

大乾鎮宅人

來源:google 作者:缺無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任平安 奇幻玄幻 魚幼娘

鎮宅人,小者,護一家一戶,大者,定江山社稷任平安:「我在處,家宅安寧,人間太平!」魚幼娘:「我信你個鬼……」展開

《大乾鎮宅人》章節試讀:

「呼……」

「造孽啊!」

從沉睡中醒來的任平安抬頭看見這幾乎被抹平的任家宅院,感覺渾身都疼,心也疼、肝也疼,連骨頭都疼。

半晌後,任平安翻了個身,躺在地面上大口喘氣。

晴空萬里,一碧如洗。

太陽依舊掛在南天上,雖然不溫暖,但好歹有點兒溫度。

等等!

在地上躺了一會兒的任平安忽然想到之前的事情。

那位恐怖的前輩不會真的死了吧?

「我有一劍,當定人間百年太平!」

太霸氣了!

想到那位不知名的前輩在空中的這一句豪言壯語,任平安一骨碌爬起來。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自己既然說了要幫這位前輩收屍,那就得言出必行。

只是,屍體在哪兒呢?

任平安站在原地,看着被抹去了大半的任家宅院,目光被只剩一半的斷壁殘垣阻隔。

「紅衣!」

自己一時半會兒找不到這位前輩的屍體,任平安立刻想到了外援。

紅衣,可是鎮宅媚魂,整個任家宅院範圍內的情況,都在她的感應中。

被任平安召喚出來的紅衣,很快帶着任平安找到了這不知名前輩的屍體。

青袍依舊,銀色的面具已經粉碎,露出了對方的面容。

平平無奇!

這位不知名的前輩,有着一張丟人堆里絕對不會被人多看一眼的大眾臉。

然而,正是這平平無奇的前輩,施展了那恐怖的一劍。

任平安不知道這一劍的威力有多強,但他相信這位前輩說的那番話。

這一劍,即便是不能真正定人間百年太平,也能讓這人間保持幾十年的太平。

「前輩,您放心,晚輩這就去給您打造一口最好的棺木,絕不會讓您死無葬身之地!」

「只要晚輩不死,以後,定讓您年年有今朝,香火供奉不斷!」

任平安自己做不到這般大義凜然,但讓他處理這前輩的身後事,他還是能做到的。

君子一諾,千金!

「咳咳……」

就在任平安要將這位前輩的屍體搬動時,對方忽然發出了無力的咳聲。

「啊!」

聽到這無力的咳聲,任平安嚇得一蹦老遠,辟邪劍出鞘,劍尖瞄準地上的「屍體」,厲聲道:「妖孽,你是人是鬼?」

「小兄弟,咳咳,抱歉,嚇到你了!」

聽到對方的話,任平安瞬間鬆了口氣,快步上前,道:「前輩,您沒事兒吧?」

「咳咳,有事兒!」

「還是,得麻煩你幫我收屍!」

「啊……?!」

任平安傻眼。

「我三歲學劍,養劍三十六載,在此之前,從未出過一劍!」

「……」

任平安繼續傻眼。

他是真的被驚到了!

他無法想像,一個人,從三歲開始學劍,結果一輩子只出了一劍,這是是何等的能憋?

「這,便當是給你的報酬了!」

就在任平安震驚不已的時候,對方忽然抬手,一指點在任平安的眉心之處。

隨着對方這一指,任平安腦海中多了一種劍道修行之法,還有對方數十年的修行經驗。

除此之外,因着這一指,任平安感覺自己體內被任家人種下的咒術也被碾碎了。

此劍道修行之法,名為心劍。

所有的劍法、劍招,都只是在心中演練。

心劍的極致,便是以身為劍。

當然,即便是以身為劍來施展心劍,只要控制好劍意、劍氣的量,就不會走到劍出身隕的地步。

等任平安體會完了心劍奧義,再看地上的這位前輩,就見對方已經徹底沒了聲息。

「前輩大恩,晚輩銘記五內!」

任平安當即抱起這位無名前輩的屍體,走向衛家唯一還算完好的建築,祖祠。

……

平湖鎮,是有棺材鋪的。

當鎮上的百姓逃難離去,這棺材鋪的老闆自然也是跟着逃了。

而棺材鋪內的一口口棺材,肯定是被留在了鋪子里。

任平安很快就找到了棺材鋪內最好的一口棺材。

他背起棺材,一步步走回任家宅院,走進祖祠。

「前輩,晚輩也不知道您叫啥!」

「但您有功於人間,那一劍,足以封神!」

「請恕晚輩斗膽了!」

任平安最終將棺材葬下,在墓前留下了劍神無名之墓的墓碑,而立碑的人,自然就是任平安本人,但他給自己加了個身份。

弟子!

雖然這位前輩沒有說要收他為徒,但他傳承了這位前輩的心劍之法,說是他的弟子,也是沒有一點的毛病。

……

接下來的日子,任平安重新開始規整任家宅院,將那被扣掉的鎮宅點數又一點點給掙了回來。

而他這一忙活,便是一整個冬天。

等到開春,天氣回暖,平湖鎮忽然就有了人來。

因着那縱橫北境十三州的一劍,大乾朝廷經過探查,確定妖魔被從北境十三州徹底掃滅,在北境之地的邊緣,出現了一道劍氣長城後,朝廷就下發了旨意,號召北境十三州的百姓回返家園。

就這樣,越來越多的人,迴轉北境十三州。

然而,隨着平湖鎮回來的人越來越多,任平安依舊是沒有等來任家人。

「平安兄,朝廷要開恩科了,怎樣,你我兄弟走一趟?」

春光明媚時,任家來了一位訪客。

崔燮,字安生!

平湖鎮第二大家族崔家的嫡長子,是前身的至愛親朋。

呃,其實,就是臭味相投。

崔燮也好,任平安的前身也罷,都是學無所成,卻心比天高的自我感覺良好者。

當妖魔來襲的消息傳來,平湖鎮上的人家都是各自逃命,崔燮跟任平安自然也就斷了聯繫。

等到妖魔之亂平息,崔家回歸,崔燮就找到了任平安。

兩人又成了這平湖鎮的絕代雙驕。

雖然任家人沒有回來,但任家在平湖鎮的產業可不少。這些產業,自然是歸屬於任平安掌控。

你說他沒有契書?

任平安拔劍,劍氣縱橫十丈外,契書立刻補一份!

「安生啊,你確定要走一趟?」

任平安笑眯眯地望向崔燮。

崔燮瞬間蔫頭耷腦,道:「我也不想去啊,可是,我爹說了,我要是不去,就不給我娶媳婦兒!」

「崔叔叔是個狠人啊!」

任平安直接豎起了大拇指。

為了逼兒子,連孫子都不想要了,這是何等的狼滅啊!

「平安兄,你到底跟誰一夥兒啊?」

崔燮苦着臉,「我都這麼慘了,你還給我傷口上撒鹽!」

「安啦,安啦,不就是不娶媳婦兒嗎?」

「我可是聽說,百花樓等些天又要開門了!」

任平安抬手拍拍崔燮的肩膀,給他報上一個好消息。

然而,聽到任平安如此說,崔燮的臉色更喪了。

「我爹連媳婦兒都不給我娶,你覺得他還會給我銀子,讓我逛百花樓么?」

「平安兄,你一定要陪我走一趟!」

「為啥啊?」

「有你在,就算是丟人,也有你陪着,我安心!」

「我可去你的吧!」

任平安抬腳,踢在崔燮的屁股上。

誤交損友,人生大不幸啊!

「平安兄,只要你幫我這回,等到了京城,百花樓,我請客!」

聽到崔燮的話,任平安有點點心動。

當然,他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想去瞧瞧京城百花樓里的姑娘。

一切,嗯,沒錯,一切都是為了兄弟義氣!

「罷了,一世人,兩兄弟!」

任平安抓住崔燮的肩膀,「為了咱們的兄弟情義,我就陪你走一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