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話三國
大話三國 連載中

大話三國

來源:google 作者:白雲蒼狗i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白雲蒼狗i 諸葛亮

東漢末年,天下大亂群雄並起,逐鹿中原西有蜀漢,北有曹魏,東有孫吳試問,誰能在這亂世之上主宰沉浮!展開

《大話三國》章節試讀:

劉禪命人將張苞屍體抬回城內,準備予以厚葬。

張苞的兩位胞妹張芬和張芳,兩人都是劉禪的夫人。

二人得知哥哥被自己相公射殺,一個當場昏死過去,一個淚如泉湧抱着屍體哭個不停。

劉禪見兩位夫人如此傷心,心中開始也有些懊悔,可事已至此,已經發生也無法改變,走近前安慰二夫人張芳道:「夫人休要怪我,你家兄長他……」

張芳哪裡肯聽她解釋,一把甩開劉禪,仍舊是哭個不停,劉禪見狀只好作罷。

劉禪又去看大夫人張芬,順便想與她解釋一番。

張芬經過太醫的針灸慢慢醒來,她有氣無力,極度虛弱,她此刻除了自己的二妹張芳不想見任何人。

劉禪無奈,只好命人去請二夫人。

張芳強忍淚水走進房中,將房門緊鎖,姐妹倆在房間內說了什麼,外面的人無從而知。

只是,半個時辰後,當張芳推門出來時,張芬已經咽了氣。

張芬死後封其謚號敬哀,後來劉禪繼皇位,張芬也從大夫人的名號升至敬哀皇后,這是後話。

另一方面,偷襲軍營的潘璋被魏延擊退,領着人馬回了荊州,荊州城內早已備好喜宴,給潘璋接風洗塵。

潘璋本就無心戀戰,聽聞劉備退守白帝城病而不起,一來是想看看劉備究竟病到什麼程度;二來是想趁着劉備病態,擾亂一下蜀軍軍心,這一計可謂是殺人誅心。

這潘璋乃是孫吳元老之將,建安元年,那時潘璋十六歲余,其身形甚偉,追隨孫權屢得戰功,孫權大喜,將潘璋職位連升數級。

潘璋生平酷愛飲酒,又愛殺人,其為人奢侈貪財,為錢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喜歡劫殺將士獲得財物。年少時,為了有錢飲酒,曾去山上劫土匪。自潘璋擒了關羽,孫權便拜潘璋為振威大將軍。

潘璋此番偷襲軍營退回荊州後,大家都以為劉備時日不多,誰曾想經過幾日的調養,劉備的身體竟然出現好轉,不僅氣色有所改觀,就連上馬舞劍也不在話下。

對於孔明和李嚴來說劉備起『起死回生』並非是什麼好事,尤其是李嚴整日愁眉苦臉,面見劉備卻要表現得非常開心。

滿朝上下只有魏延一人心中高興。

那魏延升太守,握虎符,又退潘璋,一時風光無限。

劉備將他喊上殿,親自給他卸甲,魏延更是得意,其實這是劉備為了穩住他而出的策略。

劉備也是迫不得已,孔明李嚴本來就是丞相,他倆不論是誰再得了軍權,那自己就算不死,也很容易被逼宮退位。

那天在朝堂,劉備假裝讓位,也只是客氣一下。

而後夜裡,李嚴又出主意藉機試探一番,若孔明真的接過皇位,屏風後數十名刀斧手就會齊刷刷出來,將其剁成肉醬,可惜被孔明識破,沒有得逞。

君臣各懷鬼胎,各自早已猜曉對方在想什麼,彼此之間可謂是心知肚明。

對劉禪的事劉備早就知曉,從前故作不知絕口不提,那晚說出來就是想看看孔明和李嚴的反應。

趙雲抱回阿斗那天,劉備一眼就看出他不是自己的兒子。

可當時當著三軍的面,無法揭穿趙雲,不想人設崩塌,只能展現那假情假意的一面,這也是劉備管用的伎倆。

劉備假意哭着說:「為你差點折損我一員大將。」

說罷還重重的將阿斗摔在地上。

他本以為能將孩子摔死,這樣一來既俘獲了軍心民心,又不用中了圈套,可不曾想的是當時那片沙地都是細沙,非常軟和。

那嬰兒除了沾一身沙子之外,什麼異樣也沒有,活蹦亂跳的活到今天,也不知是不是當初摔得,劉禪才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看起來憨憨一點都不聰慧。

之後的趙雲雖然官職有所提高,可實際都是督軍糧草,鎮守城池,不得重用也是自然。

此後劉備對待這個假兒子極為嚴苛,對待收養的長子劉封的態度卻如同己出。

所謂因果循環,一切的開端都是由此開始。

關羽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察覺劉備的做法,以為劉備故意虐待劉禪,幾次與劉備爭吵無果,關羽對劉封的態度也越來越惡,愈加傲慢,甚至嗤之以鼻。

那二爺關羽的脾氣秉性世人皆知,除了大哥三弟,任何人都難以入他法眼,曹操孔明都是如此,更別提一個小小的劉封。

即使劉封長大後越發驍勇善戰,關羽也從來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傲慢臉。

兵敗荊州那日,關羽向遠在西川的劉備和上庸的劉封、孟達求救。劉備救兵無法及時到達,而劉封聽從孟達建議,為了保存實力,並未發兵。

關羽無奈突圍,結果遭到了東吳將領潘璋、朱然的埋伏。

待消息傳到西川,劉備龍顏大怒,大發雷霆,召回劉封凌遲賜死,劉封聞聽拔出腰中寶劍遂自刎而亡。

再說回劉備,身體剛有好轉,還是一心想要為二弟三弟報仇雪恥。

如今剛剛有所恢復,急命魏延做前鋒部隊,諸葛和李嚴行中軍,自己則坐鎮後軍,即日啟程,兵發荊州。

臨行前,劉備又給魏延披甲,問:「將軍可願意否?」

魏延哪裡受過這種卸甲披甲的待遇,心裏美滋滋的說:「主公放心,末將定要為您拿回荊州,活捉潘璋。」

劉備見其誠懇,欣慰的點點頭:「不愧是我的好將軍。」

魏延的部隊剛剛出發,成都就傳來噩耗,張苞被劉禪下令亂箭攢心而亡,兒媳張芬一時受不了打擊也病發身亡。

劉備聞聽,伏案憂傷,唉聲嘆氣:「備已無一人可信也。」

厭見侍從之人,叱退左右,獨卧於龍榻之上。

直至天黑,忽然陰風驟起,將燈吹搖,滅而復明,只覺得眼前一片光亮,白光中閃出二人,劉備定睛一看,原來是關張二位,二人對劉備道:「大哥,我等受命特來接你。」

劉備問:「賢弟要帶我去什麼地方?」關張再無應答,劉備就這樣被二人魂魄領走。

天亮時,那婢女輕手輕腳推開房門,見劉備一人端坐在案旁,婢女近前去叫,劉備業已身亡。

一代漢王劉備,駕崩於此,壽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