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帶飛全場
帶飛全場 連載中

帶飛全場

來源:google 作者:蘭夏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盛雲 陸緣

本文屬於電競遊戲類,第一次寫~文案:盛雲是一個技術主播,他不僅有技術,還有顏值,這讓他獲得了很多粉絲,但是,盛雲以前也不知經歷了什麼,直播的時候不怎麼跟粉絲互動,也不怎麼說話,看起來很無聊盛雲有一隻布偶貓,名叫雲霞,雲霞的顏值跟它的主人一樣,都是顏值巔峰,盛雲一般都是開着攝像頭,但是攝像頭內只有一隻貓的這種情況盛雲的觀察力和反應力堪比職業選手,甚至要比職業選手強得多,這讓很多戰隊的經理來邀請盛雲去打職業賽,但是不管怎麼跟盛雲好說歹說,盛雲始終就兩個字,「別想」但誰都不知道,盛雲以前就是因為電競而留下遺憾的展開

《帶飛全場》章節試讀:

比賽還有五分鐘就要開始了,工作人員還在檢查設備。

盛雲不怎麼了解月琴這個戰隊,名字聽上去挺文雅,不知戰鬥力怎麼樣,盛雲很是好奇,雖然盛雲比以前冷漠了,但其實他的心沒變,還是以前那個天真可愛的小男生,只是把它藏在心裏,藏在深處了。

五分鐘過去了,兩個戰隊都準備好了,坐在自己的電腦前,全神貫注地盯着電腦屏幕,盛雲眯了眯眼,比賽開始了。

大家被傳送到飛機上,盛雲用上帝視角看着一切,突然眉頭一皺,「戰狼已經輸了。」

大家被這一幕看的很疑惑,甚至還有一些戰狼的粉絲反駁道,才剛開始,你怎麼就知道戰狼輸了啊!

盛雲不屑的笑了笑,用手指着月琴跳的地點,「月琴很了解戰狼,知道他們常跳的地方,他們想把戰狼打個措手不及。」接着,盛雲又把修長的手指指向周圍,繞了個圈,「月琴想把戰狼團團圍住,然後關門打狗,以最快的速度結束這場遊戲,明白了嗎?」

盛雲將手放下來,又說:「以戰狼的輕敵,戰狼的第一局不可能會贏,這個月琴戰隊是有備而來的,他們故意把他們戰隊的熱度降低,好讓大家注意不到他們,這樣就有足夠時間去研究方案。」盛雲頓了頓,「他們可能連對付OLV的方案都想好了,只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其實,想對付OLV很簡單,只需要解決一個關鍵的問題就行了。」

盛雲停頓了一會兒,「把Lucky請走就行。」盛雲這句話帶了開玩笑的語氣,這讓粉絲們受寵若驚。

比賽開始了,盛雲也就沒再說閑話,認真開始分析局面了。

「月琴這波很好,雖然換了一個,但是換了對面隊長,不虧。」

「戰狼失誤有些多,怕是有些慌了。」

「嘶,這個月琴的隊長不簡單,聽說還挺強的,只是太低調了。」

在盛雲的推測下,戰狼果然輸了,彈幕那些不信邪的都啞口無言,被盛雲的粉絲狠狠地嘲諷了一番,這都在盛雲意料之中,沒什麼好意外的。

盛雲嗓子有些干,喝了幾口水,這才好了些,嘆了口氣,因為無聊,所以就看起了在看他直播的人都有哪些,結果就看到了某個人的小號。

「........」盛雲已經開始後悔看名單了。

粉絲們也認出這是陸緣的小號,剛剛大家都在注意盛雲,都沒人注意他,直播間安靜了一秒,隨後沸騰起來。

【哇哇哇!這是Lucky嗎?!第二次了!!!】

【卧槽卧槽!第二次了!!!震驚!】

【這次不是巧合了吧?!證據都在這了!!!】

【卧槽!阿雲不解釋一下嗎?】

盛雲無奈地用手扶着額頭,「解釋什麼啊?解釋你們的Lucky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直播間?」

【不然呢?!!】

【別想逃!快解釋,你們倆怎麼回事?】

【就是就是,快快!】

盛雲簡直要崩潰了,還好,在這時,第二局要開始了,成功的為盛雲救了場,盛雲趕緊轉移話題,「比賽即將開始,大家坐穩扶好,別摔個狗吃屎。」

彈幕成功被吸引了注意力,紛紛打出哈哈哈,盛雲勾了勾嘴角。

戰狼這次冷靜了些,沒有貿然跳下去,而是選擇了月琴常跳的地方,盛雲看到了,輕輕地點了點頭,「戰狼這個做法是對的。」

月琴當然也是跳戰狼常跳的地方,結果兩隊就正好擦肩而過,戰狼運氣不錯,資源什麼的都很肥,月琴就不一樣了,他們這裡的物資少得可憐,窮的要命,只能儘快換地方。

安全區刷新了,很巧,刷在了離兩隊都很遠的N港,沒辦法,兩隊都小心翼翼的前進,生怕半路遇到誰,畢竟他們沒有上帝視角,不知道對方的資源是好還是不好,不敢貿然行動,戰狼都不敢,更別說是資源缺乏的月琴了。

因為戰狼運氣好,半路上找到了車,所以他們比月琴先到達安全區,毒很快就縮進來了,月琴加快速度,但何奈運氣不好,一整路下來竟然連車的影子到沒見着,彈幕紛紛嘲笑月琴運氣不好,真可憐。

盛雲卻已經看透了一整局,月琴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戰狼,戰狼事先把p城的物資搜刮完,然後再找車跑去倉庫,順便把一路上遇見的車統統銷毀,這樣一來,月琴怎麼可能會一帆風順,像上局一樣。

在戰狼的打壓下,月琴很快就撐不住了,只剩下一個人,被戰狼隊長發現位置,把他打成了篩子。

第二局戰狼獲勝,比賽一比一。

盛雲沒有太大動靜,只是默默地等待下局,不知道為什麼,盛雲這樣總有一種小奶貓等着吃奶的感覺,很可愛,又很乖,很安靜。

第三局開始了,這次月琴和戰狼相對來說都很冷靜,從表情方面是看不出來的,畢竟盛雲沒有讀心術。

盛雲覺得太無聊了,決定加點色彩,「戰狼?哦,他們隊長好像犯了個大失誤,手滑了。」

正如盛雲所說,戰狼隊長真的犯了個致命失誤,按道理來說,選手手滑失誤是大忌,一般選手絕對不會犯這種失誤,如果犯了,那就只有一個原因。

舊傷複發了。

每個職業選手都有不可避免的職業傷,有的是手傷,有的是頸椎,還有的是手腕、手臂,很多很多。

隊里的隊員應該已經知道了,盛雲猜測,打完這次的晉級賽,戰狼的隊長應該就要換了,為了不留遺憾,這次戰狼可能是要拼盡全力的,盛雲歪了歪頭,他看得出來,不代表觀眾能看得出來。

【戰狼搞什麼啊?會不會玩?】

【垃圾隊長,怎麼不退役啊!】

【我真是服了,這水平還當隊長?】

【有這水平怎麼不去餵豬啊,幹嘛在這兒丟人現眼啊?!】

盛雲看着直播間的這些噴子,自己心裏明白,每個職業選手帶傷退役都是這樣的,包括他和陸緣。

戰狼隊長也到了退役的年紀了,如果盛雲記得沒錯的話,戰狼隊長今年應該已經25了,像這種年齡已經是極限了,能堅持到現在也不容易。

由於戰狼隊長的失誤,所以整個隊伍都一起跳了一個不顯眼的小廠,在地圖裡的位置只有一顆米那麼大,不仔細還真看不到。

戰狼隊長很抱歉,但隊員卻沒有過多指責,只是認真接下來的遊戲,盛雲苦笑了下,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

以前,也就是剛入隊那會兒,也不能說是入隊,當時盛雲只是一個小戰隊的一個替補,很不起眼,再加上他不怎麼登場,所以很少人會記得Shops這個名字,直到一次預選賽,小戰隊中的一名隊員因為手傷,不能上場,就讓隊里的唯一一個替補,也就是盛雲上場。

盛雲當時很不出名,上場的時候,場下一陣吹噓,因為當時已經被OLV打的連輸兩場了,如果再輸的話,他們就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盛雲的壓力很大,當時陸緣同樣是OLV的隊長,但是論實力,盛雲還是比他強一些。

這聽起來很荒唐,但事實就是如此,當時陸緣沒現在那麼厲害,也沒現在這麼出名,只是個小有名氣的隊長,看到一個從沒見過的替補,當然是信心滿滿。

只見盛雲淡定的走上台,緩緩地調整設備,戴上耳機,動作很嫻熟,好像已經參加過很多比賽一樣,不僅觀眾瞧不起他,就連隊員和經理也瞧不起盛雲,覺得這局必輸無疑,但其他隊友還是很信任盛雲的,都很配合盛雲,還跟盛雲分享經驗。

盛雲淡定笑笑,他的笑很治癒,像一隻小奶貓,雖然沒斷奶,但是足以自己遮風擋雨。

等工作人員檢查好設備之後,比賽開始。因為盛雲替補的是隊長,所以本來盛雲有資格指揮整個戰隊,但是隊長瞧不起盛雲,就把指揮權給了另一位隊員。

但那名隊員卻在比賽開始時,把指揮權交給盛雲,讓他指揮,盛雲當時很感動,指揮着隊員跳p城,隊員都很配合他,因為當時他們都想着,反正前後都是死,不如放手一搏。

盛雲指揮的很好,好像天生就有指揮的天賦,更讓人震驚的是,因為最後一名隊員拚命救下了盛雲,還把藥物都給了盛雲,整個場上就剩盛雲一個人還在戰鬥,原隊長很生氣,準備等比賽結束了好好指責他們一頓,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當時OLV還剩四個人,僅憑盛雲一個人,根本不可能翻身,但盛雲做到了。

盛雲咬緊嘴唇,補好狀態,換上98k,上好膛,一槍直接送走球球,當時球球還在閑聊,全然不知,結果連被隊員摸起來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盛雲連續兩槍帶走,陸緣看到皺起眉頭。

盛雲吐出一口氣,仔細的聽着周圍的聲音,哪怕是一絲絲細小的聲音,突然,盛雲的左耳傳來拉保險絲的聲音,盛雲反應力極快,立馬跳到一旁,「砰!」一枚手榴彈炸在盛雲剛剛的位置。

後來,盛雲憑一己之力,竟然滅了OLV整支隊伍,其中也包括陸緣,也就是那時,盛雲成功的引起了陸緣的注意。

盛雲回過神來的時候,比賽已經結束了,第三局是戰狼取得了勝利。

盛雲沒多說什麼,他想,這局結束,戰狼隊長可能就要找人代替了,畢竟還是身體為重。

第四局過去了,結果還是戰狼取得勝利,戰狼以二比一拿下第一局的勝利,在場知情的觀眾都歡呼起來,盛雲的直播間也是,但總是有那麼幾個不友好的黑粉。

【嘚瑟個什麼勁?贏了很正常,你們怎麼不說戰狼隊長失誤的時候呢?我看就是故意的吧,真沒意思。】

【我真是笑了,演的吧?騙觀眾很高興?】

【呵呵,你們這些腦殘粉高興個什麼勁?搞得跟你媽死了一樣。】

這句話觸動到盛雲的內心,盛雲想噴人的內心是忍不住了。

「那你們在我直播間嘚瑟個什麼勁?要噴去經理那噴啊,要打要罵去微博去,在我直播間撒潑,你們爸媽沒教過你們什麼叫尊重人嗎?與其在這裡瞎逼逼,倒不如去找俱樂部的老闆說去,在我的直播間噴噴噴,就你長嘴了?」

盛雲說完之後,直播間足足安靜了一分鐘,盛雲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噴的太過了,結果一分鐘後,戰狼的粉絲立馬應和盛雲,接下去把黑粉噴的插不上話來。

盛雲現在的心情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爽。

這局結束後,要三十分鐘後才能開始第二局比賽,陸緣趁着這三十分鐘,給盛雲打了個電話,盛雲還在直播呢,就聽見手機響了起來,他只能轉身出去接電話。

「喂?」

「阿雲?」

盛雲有些驚訝,「幹嘛?」

「什麼時候有空來基地嗎?」

盛雲想了想,「今天下午你們打完比賽吧。」

「好的,那明天的比賽你就在休息室看着吧,幾天後你再上場。」

「嗯。」

兩人又說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盛雲的家離基地並不遠,都是在上海,還記得盛雲是因為陸緣才搬來上海的,現在想想都覺得可笑,盛雲自嘲般的笑了笑。

他可能到現在都不能明白,愛情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也最美好的東西。

盛雲在陽台上抽了支煙,一隻鳥兒落到他手上,也不知道為什麼,盛雲從小就吸引動物,無論什麼動物都對他極其溫順,即使是猛獸,比如說,蛇、老虎、獅子之類的,很神奇,盛雲一直藏在心裏,沒跟外界說出去。

盛雲摸了摸鳥兒的頭,那隻鳥兒好像是很高興,開心的原地轉圈,盛雲被這一幕逗笑,這可能也是盛雲真正意義上的笑。

大概過了幾分鐘,盛雲回到直播間,看了眼時間,已經快三點了,自己已經直播這麼久了。

盛雲跟大家說了一聲,下了播,他本來想摸一下雲霞的,但是一靠近,就聞到一股臭味,盛雲嫌棄的捂住鼻子,確認是雲霞身上的之後,決定帶它去寵物店洗個澡。

盛雲現在的生活不算奢侈,但也算不上貧窮,雖然算不上富裕,但也算小有財富。

因為寵物店離盛雲家不是很遠,所以盛雲索性不開車了,帶着雲霞走路去寵物店,這個世上其實也存在很多同性戀者,就是我們常說的基佬,但有些是專抓那些看起來很純潔的小男生,這就跟同性戀不一樣了,這算得上是非法囚禁了。

有些變態更過分,活捉一個男生,然後囚禁起來,各種虐待、羞辱、侵犯,不叫點好聽的,或是求饒就不給飯吃,這種變態很少會換獵物,一般都等到獵物精神崩潰,才換新的來玩。

盛雲這種樣貌,別說變態了,連那些同性戀者看到了都目不轉睛的盯着,所以盛雲很少自己出門散步,一般要不是開車就是和別人一起。

但由於太久沒發生這種事情,所以盛雲漸漸放下了戒備,敢自己出門散步了。

因為天氣逐漸轉涼,所以盛雲今天上身穿的是白色衛衣,下身穿的是一條白色的褲子,這條褲子鬆鬆垮垮的,看上去很讓人着迷。

盛雲最近應該是感冒了,鼻子紅紅的,還一直吸個不停,搞得盛雲自己都不耐煩了,拿出紙巾,擦了擦,好多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經被人盯上了,不止一個,而是很多個,盛雲吸鼻子的樣子實在太讓人着迷了,像極了一隻受傷的小奶貓,需要別人安慰,但是卻總是要自己逞強。

盛雲來到寵物店,店裡的顧客都被驚到了,這顏值,嘖嘖嘖。

店長看着這些不懷好意的顧客,皺了皺眉,趕緊招呼盛雲讓他過來,「阿雲,來啦!」

「嗯。」語氣中帶有濃濃的鼻音。

「哎呀,感冒了這是?」

「嗯,差不多,可能是着涼了。」

「那可得小心點,感冒可難受了。」

「是是是,您說的是。」說著,他把雲霞抱上來,「洗貓。」

「好嘞,雲霞,還記得我不?」

盛雲笑了笑,「好了打電話,我來拿。」

「行。」

跟老闆娘閑聊了幾句之後,盛雲看了眼時間,起身準備回去,經過一條小巷子的時候,盛雲敏銳的察覺不對,用餘光瞟向後方,果然,垃圾箱旁邊站着兩個黑衣人,盛雲強制性讓自己冷靜下來。

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特異功能,盛雲微微一笑。

這個地方可是有很多「溫順」的小動物的哦,好戲開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