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物資穿農家:我有良田萬畝
帶物資穿農家:我有良田萬畝 連載中

帶物資穿農家:我有良田萬畝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酸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傑 古代言情 顧月

末世橫死,顧月帶着物資穿越穿到農家女顧月身上家徒四壁,食不充饑,房不避雨,還附帶一個病入膏肓的丈夫病入膏肓?沒關係,她有空間家裡太窮?沒關係,她有空間生產力落後?沒關係,她有空間空間在手,高枕無憂文能手撕極品,武能腳踢人渣顧月只想低調種田,哦豁,一不小心暴富了,坐擁萬畝良田展開

《帶物資穿農家:我有良田萬畝》章節試讀:

等顧月到家後,發現熬豬油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原本她還想吃油渣來着。

喬傑直接把油渣熬的焦黃,非常苦澀。

拿一塊店鋪老闆送的酥餅,嘗了一口,很酥,很多油,不太好吃,和前世路邊攤賣的口味差不多。

剛吃完飯,顧月就聽見大嫂賈氏的聲音。

賈氏過來,必然是沒有好事,好事輪不上他倆。

「四弟,你跟我走」

「先說有什麼事,如果是吃飯、開會這些不要緊,如果是幹活那就算了,喬傑的病才剛剛好,鎮里的大夫囑咐我們,一定不能太累」

賈氏皺眉,顧月靠着蜂蜜賺了點錢,就飄了,居然敢反抗她。

今天喬傑給他們還錢的時候,她才知道,喬傑的病竟然好了。

她剛走到院子就聞到一股肉香味。

之前喬傑病的快死了,她不敢過來。

剛剛得知他的病好了,就匆匆忙忙趕過來。

「四弟妹,你可別拿這種話糊弄我,四弟現在生龍活虎的,能吃能喝,哪裡有生病的樣子,現在就跟我走,別到時候臉上不好看」

原主記憶里的賈氏太不要臉,給她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賈氏沒否認幹活,那必然是找喬傑去幹活。

若能和平解決最好,若是不能,也不能留下不敬賈氏的名聲。

有兩個村民在她家不遠處,如果她的聲音喊大一些,應該能聽到。

「喬傑的病傷到了肺腑,要好好休養,不能勞累,不然怕是會留下後遺症,還會折壽」

路人,「喬家大嫂,喬傑之前病的重,才起來沒兩天,確實要好好調養一下,有什麼事,不如等喬傑病好了再說」

賈氏瞪了一眼說話的人,又轉頭盯着顧月。

「你有事就好好說話,那麼大聲幹嘛,既然喬傑的病還沒完全好,那就算了,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你跟我走」

喬傑不去,那就顧月去,反正他們兩個必須有一個人去。

「你到底有什麼事,我還要照顧喬傑」

「家裡有幾塊地,要你幫點忙」

以前田裡的活,是顧月夫妻倆和二弟妹在干,她已經很多年沒幹過重活。

分家以後,她也沒想到要幹活。

直到婆婆提醒她,才發現自家分到的地沒人管。

附近只有她家的糧食沒收。

因為有兩個多月沒人打理,收成很不好。

最開始也沒想找別人幫忙,她和兒子親自下地幹活。

可是她享福慣了,現在身體受不了。

兒子也累的腰酸背痛,回家倒頭就睡,手心還被磨出幾個血泡,她看的心疼。

兒媳婦大着肚子,住在娘家,她不敢叫兒媳回家幹活。

女兒在婆家,不能叫她回來,否則女兒的婆婆會有意見。

現在除了她家,其他人都處理的差不多了。

二弟妹帶着一個女兒,不知道什麼時候把糧食收了。

三弟和婆婆還有喬小妹算一戶,三弟有錢,早早就請了人。

「原來是這樣,你來的剛好,我們正需要錢,也需要一份活干,工錢可以比別人少一點,就是能不能提前把錢結給我」

賈氏沒想到顧月會提錢的事。

以前家裡的農活都是他們負責,從來沒有人出過錢,現在居然叫她出錢。

「你腦子有問題,誰說要給你錢了,事情都還沒做就想拿錢,我給你臉了,你今天要是不去,別想我把你當弟媳」

原身把賈氏當嫂子,可賈氏真的沒把原身當妯娌。

以前沒分家,幾乎所有的臟活累活都是原身和喬傑干,現在都已經分家了,還這麼明目張胆的不要臉。

「沒有錢,那我肯定不能去,你可以少給一點,別人一天工錢十文,你給我八文就行」

如果賈氏同意,她就去磨洋工,反正不能讓賈氏舒服。

「顧月不去,四弟你跟我走」

喬傑一動不動,屁股像粘在椅子上。

「那喬傑以後有什麼事,你可要負責,那邊兩位大哥可以給我們做個見證」

「好好好,你們兩真是長能耐了,以後也別想我幫你們」

給顧月工錢,她從來沒想過。

既然要出錢,她為什麼要請顧月,她絕對不會讓顧月賺錢,更不會給顧月工作機會。

她寧願多花錢請別人。

一個病秧子,一個棄婦,真是絕配。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是二話不說就去幫忙,以前沒分家,再怎麼樣,總能有口飯吃,可現在我等着錢買葯,你放心,我工錢要的比別人少,乾的肯定比別人多,你雇我幹活,肯定不會吃虧」

看着顧月一臉急切、可憐巴巴的樣子,她心裏很滿足。

但是被拒絕的憤怒,不是顧月可憐就能平息的。

「喬傑身體不好,你就在家好好陪着,你到處跑,喬傑如果留下後遺症怎麼辦,喬傑出事,你就沒指望了,我去找其他人幫忙」

賈氏離開後,兩個路過的村民也慢慢遠去。

「我以前以為你大嫂只是好吃懶做、愛貪小便宜,現在才發現她心也壞,你以後離她遠點」

喬海沒回家以前,喬家就喬傑和賈氏的兒子喬斌是男丁。

喬老太太不喜歡小兒子,所以對賈氏一家格外偏愛。

只生了一個女兒的二嫂白氏和他們一樣,不受喬老太太的待見,但總歸比他倆好。

「我跟你說,別對誰都掏心掏肺,付出可以沒有回報,但不能沒有回饋,像你大嫂這樣的人,今天即使我們免費幫她,她也不會感激,以後她有過分的要求,你別傻傻的答應」

喬傑一言不發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有點可憐。

蒼蠅不會覺得自己臟,蛇不會覺得自己有毒,壞人是不會去慚愧懺悔的。

賈氏做的每件事,在她自己看來都是合理的,所以不論做什麼都理直氣壯。

雖然她看不上賈氏,但不能做的太難看。

這個世界和穿越前的世界不同。

在這裡,種田幾乎是農民唯一的謀生手段,大家都是地里刨食的文盲,很多事靠拳頭和力量。

一個家族裡人丁越興旺,別人越怕,越不敢欺負,否則就像原身娘家。

而她原來生活的世界,種田不是唯一出路,大家可以去打工,甚至連對門住的是誰都不知道。

拳頭解決不了事情,所以親戚間的人情往來不再重要。

她以後可能會離開左郢村,不會永遠陪着喬傑,她不需要這份關係,但不代表喬傑也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