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呔,妖怪哪裡逃
呔,妖怪哪裡逃 連載中

呔,妖怪哪裡逃

來源:google 作者:彌肆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倉木 都市小說 陸朗

只不過是上了一趟的士,陸朗從一個社畜變成了肩負人妖兩界平衡使命的使者,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普通人類的陸朗到底想要什麼?這一切究竟是機緣還是有意的安排?展開

《呔,妖怪哪裡逃》章節試讀:

「誰呀!」

陸朗剛打通電話,一聲怒吼就從對面傳來。

陸朗被嚇了一跳,但還是壯着膽子的問對面:「那個······你是誰呀?」

「你丫的給老子打的電話,然後你問老子是誰?!」

陸朗緊張的咽了口口水,對面的人接着多說了幾句話,陸朗倒是反應過來對面是誰了。

「有事嗎?沒事給老子滾,老子剛睡着!」面對對面的再次怒吼。

陸朗小心翼翼的開口:「那個······山神啊······我陸朗啊。」

「哦你啊,倉木這小子把我電話給你了?我不是跟他說除非是性命垂危的時刻,否則不要讓你聯繫我的嗎?你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不過啊,你小子可別掉以輕心啊,你那個方位有一股衝天的妖氣,那可是我這些年在人間還沒見過的。我估摸着它起碼是個大妖了,你打不過,記得躲遠點。」

陸朗深深嘆了一口氣:「哎,山神啊,實不相瞞,她現在就在我隔壁的房間睡着呢。」陸朗看了看房間沒有動靜:「我就是想知道,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水平啊?」

「在人間,你別叫我山神,叫我顧淮。」

「嗯?你怎麼還有名有姓的呢?而且你怎麼姓顧啊?」

「我也不一定姓顧,在你認識我的這段時間裏,我大差不差的應該都姓顧。」

「啊?為什麼?」

「這你就別管了,你操心操心你自己身邊的妖怪吧!」山神才不會告訴他是因為這些年傳說中的霸道總裁都姓顧,所以他才給自己取了個顧姓。

陸朗止住了話頭,接着問身邊大妖的事:「對了,那個大妖是兩千多年前化形的,我找到她的時候她說她剛剛醒過來,本體是一隻獅子,哦對還有啊,她是獅子的時候毛邊的金色的!」

「哦喲厲害!」聽到這,山神忍不住的讚歎了一聲,就算在妖怪橫行的南山,金色毛髮的獅子都不多見。

「那你見到她的時候,她的四周有沒有朱雀玄武青龍白虎的石柱之類的?」

「嗯有。」在大樹的四周,陸朗曾經見到過的。

「那你有沒有看到麒麟或者是饕餮之類的啊?」

「見到了吧······」

「見到就是見到,沒見就是沒見,你這個吧是什麼意思?」顧淮疑惑中帶着不耐煩的問。

「嗯······就是在大概中間的位置有一根立柱,上面倒是有雕的什麼,但是碎掉了,只留下一半,認不出來是什麼。」

「難怪······」

「難怪什麼?」

「她應該是兩千多年前被人施法鎮壓的妖獸了,不然這麼些年,就算她脾氣再好不生事端,就憑她那藏不住的妖力,早就被發現了。」

隨後顧淮又仔細詢問着昨天陸朗是怎麼遇見她的,又是怎麼把她帶回來的,前前後後所有的事在此刻也神奇的連起來了。

不知為何那封印的中心柱受了損,看起來應該是很久了,受損的時間起碼超過千年。就在這千年的時間裏,周邊的動物和花草樹木充分的吸收着這些泄露出來的妖氣瘋狂生長,而被封印的大妖也因為滋潤了世間萬物有了功德,妖力大漲。

她能不帶任何感情的將已經有了意識的樹妖殺害,也是因為本身那樹妖就是靠着她的妖氣成長的。在妖界,這樣的殺生不算殺生,這就像人類上了廁所之後順手沖廁所一樣。

「哎,這陣法可是只鎖大妖的,雖說她被鎖在下面。但是她的妖氣醇厚,看起來不像是有殺氣的樣子,更何況她還有功德在身,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成妖仙。不過我也同你說過,妖怪的性子最是古怪,對於你們人類制定的道德也沒有任何的感受。你好好伺候,要是伺候不好······」顧淮沒有再說下去。

「別呀顧淮,顧大哥,顧山神,你可不能不管啊。」陸朗還等着他救命呢。

「大哥,我叫你一聲大哥。你真以為我能做啥呢,我撐死了我只比她大半級。更何況在我們妖界,這半級完全可以忽略不計,更何況她還有功德在身,就算是被雷劈,雷都會讓開她的。你清醒一點!」

陸朗聽到這話,整個人都癱倒在了沙發上。

「再說了,她都是有功德的妖了,也不會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那鎖妖陣估計是她自己進去的,正好說明了她心思單純。不然就憑那區區一個鎖妖陣能鎖着她?最多也就鎖鎖倉木那種,所以她啊還是很好對付的,我看好你喲~」

陸朗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呢,顧淮便急着掛電話了。

陸朗只好將顧淮的電話複製一下添加了他的微信好友,雖說他們可以用神識交流,但是交流因為妖力限制,在外人看來這個人就是突然間呆住了,還不如用微信呢,起碼看起來是個正常人,而且時效跟作用也都差不多。

很快顧淮的好友同意就過來了,看來顧淮被陸朗打擾後也沒有再睡去,這時候的兩人反而閑聊了起來。

陸朗才知道,原來顧淮在人間不僅有身份,還是個外賣小哥!

上山之前的陸朗根本沒有想到事情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忙碌了一個晚上的他現在腦子裡亂糟糟的根本就睡不着,只好打開IPAD,找了部電視劇看了起來。

「你還說你只是個普通人類,你手中怎麼會有高階法器崑崙鏡!」季月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冒出來,嚇了陸朗一跳。

「這不是什麼鏡子,這是IPAD。」

季月一臉的疑惑:「愛派,愛派是什麼?崑崙鏡的另一種叫法嗎?」

「季月姐姐,這世間已經過了千年,外面的一切早就已經不同了。這IPAD就是這世間變化的一個證明,對了你在這個裏面就可以知道你所有想知道的東西啦,來我教你。」

大妖終究是大妖,對於事物的理解和學習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陸朗只是演示了一遍,季月便能熟練的操作了。看着季月能夠自如的使用IPAD了,陸朗才察覺到有些餓。

「你自己先看着吧,我去給咱做飯。」

「君子遠庖廚啊,你不是都有僕人開車?為何沒有人為你做飯呢?」

「我沒錢啊,我窮死了。」季月看着陸朗認真的樣子,沒有再說什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言之隱。

雖然自己學習能力強,但已經過了兩千多年的時光了,就連字也變得不同。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季月重新開始學習,只不過這東西確實好用,自己跟着霍將軍的時候問過很多不同的問題,有時候他們也不懂,現在只需要在這框框里輸入,很快就能知道答案。

看着季月認真的學習,陸朗也開始給二人做起飯來。

在農村的時候,陸朗都是一個人做飯的,現在工作了,為了省錢,陸朗也很少點外賣。

雖然季月一直在看着IPAD,但是眼神卻一直時不時的看向廚房的陸朗。雖然她還是不懂為什麼男子要下廚做飯,但是陸朗說得對,對自己而言短短的兩千年,人類世界卻早已經翻天覆地了。

第一次為大妖做飯,陸朗也沒有藏私。將冰箱中能找得到的食物全都做了。油悶大蝦、紅燒牛肉······,兩個小時的功夫,陸朗做了七菜一湯。

兩千多年來一直在地下沉睡的季月,早已經按耐不住肚子里亂闖的饞蟲,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剛出世時,她最喜歡的時刻便是霍將軍帶她回京後在京中吃的那頓宴席,沒想到陸朗看起來是個普通人,但是這手藝一點也不輸官家的御廚!

雖說季月已經餓了很久,但是她化形開始便接受的是人類官家小姐的禮儀,就算再餓,那舉手投足間也是十足的好看。

陸朗看着季月吃飯的動作,心想要是開着直播給她,就憑她的樣貌和舉止也能圈粉賺錢了。陸朗隨即自己搖了搖頭,她的性格可不是好惹的,要是哪個不長眼的網友不小心說了什麼惹她生氣了,她能直接殺到他家去,將人拖出來打上一架。

一頓飯吃的,竟過了一個多小時!

季月看起來真的是餓久了,一電飯鍋的飯基本都是被她吃完的。陸朗只是在開始的時候,給自己盛了一碗。

直到季月將碗筷放下,身體向後一靠,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這也是從吃飯開始,陸朗見到她做過最出格的餐桌動作了,也是這個動作才讓陸朗覺得她還是那個季月。

吃飯的季月跟其他時候的季月,完全不是一個人。

等到微微醒來之後,已經到了晚飯時間了。

只不過讓陸朗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就做了個晚飯的功夫,兩個剛剛初次見面的人居然好的跟好姐妹一樣。

「那你是不是真的見過霍去病啊?那你見過劉徹嗎?那你見過······」

「還行吧挺帥的,不過我跟你說啊霍將軍因為天天在外行軍打仗,身上臭死啦,我還以為你們人類都是那個味道呢。」

「劉徹雖然只是個人類,但是他真的很威武哎,雖然不是很帥,但是第一次見他我也嚇了一大跳呢。不過他脾氣可好了,我把他的花瓶打碎了他也沒罵我。」

陸朗就這樣在廚房一邊做着晚飯,一邊聽着季月在那裡給微微講自己的故事。

雖然陸朗是先認識的季月,但季月和陸朗聊的時候卻只不過都是口頭上帶過一句。雖然有時候陸朗能察覺到季月口中的遺憾,但是畢竟兩人剛剛相識,問得太多也不好,更何況季月的脾氣可算得上是古怪。

本來陸朗還想着自己找個機會跟微微說一下,沒想到微微醒的時候剛好季月在房間里。不過這樣也好,他們兩個就像現在這樣相處也挺好的。

「季月姐姐,你身上怎麼香香的,你是用的什麼香水嗎?」微微一邊吸着鼻子一邊問。

「香水是何物?我不知道,我身上的味道是當年我化形時母親送給我的一株玫瑰。」

「嗯?一株玫瑰?可是我在你身上沒有看到花啊?」微微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季月,想從她身上找到這股味道的來源。

「你是人類,自然是找不到的。這株玫瑰早已化形,當年為了報答我母親的恩情特意送給母親佩戴的。它可以變化成任何東西,這也是為了方便攜帶」季月從頭髮上取下一根簪子遞過去「喏,這就是。」

微微拿着簪子反覆看着,眼裡掩飾不住的驚奇。

「這東西還有防蛇蟲鼠蟻和安神的功能,你若是喜歡我可送你一點。」說著便輕輕揮手,那根簪子就變成了一模一樣的兩根。

季月看了看微微又說:「我給你變成項鏈吧,我看你們這裡的人都不梳頭,都只用一根繩子綁着。」簪子又變成了一根項鏈的模樣,外人看來是絕對看不出差別的,外觀上跟一根普通的項鏈差不多。

等到陸朗把飯做好,兩人已經從季月的出身聊到了最近最流行的衣服。

不得不說,吃完午飯到現在的這段時間,季月拿着IPAD,確定學到了很多的東西,陸朗還驚嘆於季月對於新鮮事物的接受能力,陸朗原本以為從兩千多年前一下子來到21世紀,季月多少會有些不適應,但除了最開始處處好奇之外,季月都表現的很好。

就像現在,季月已經可完整的認識各大奢侈品了。

吃着飯的季月也沒有再注意她那些年學的餐桌禮儀,一邊吃着一邊跟微微聊着。

哎,果然啊,不管到了什麼時候,愛美是女人的天性。

這一場飯局,彷佛跟陸朗沒有任何關係,除了吃完飯需要洗碗的時候。

好不容易伺候完了兩位小姐,等到季月入定,時間已經到了十一點了。剛剛解除封印的季月需要大量的時間來進行修鍊,這也給了微微跟陸朗交流的時間。

「哎,她是怎麼回事啊?她會不會傷害你呀?」微微小聲的問陸朗。

陸朗為了安全,還特意給二人在客廳中施了咒,讓他們二人的聲音可以不被別人聽到「沒事,她就是一個要出來找人報仇的大妖,山神說了她有功德在身,說明她是個好妖,只不過是性格差了點而已。」陸朗看着一臉沉思的微微「不是吧?你剛剛不是跟她好姐妹嗎,怎麼還擔心起起這個來了?」

微微一臉你不懂的樣子看着陸朗:「這可是大妖哎,一個不小心我們兩個都得死,我這不是為了活命嘛,再說了,我感覺她還挺單純的,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是呀,說到底微微不過是個小姑娘,自己在面對季月的時候都緊張的不行,更何況還是個小姑娘呢?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啊?」

「不怎麼辦啊,順其自然唄。」

兩人在客廳商量一半天,還是的不出什麼結果,只好各自睡去。

被兩個女人霸佔了床的陸朗,只能可憐巴巴的睡在沙發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