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帶着倉庫穿八零
帶着倉庫穿八零 連載中

帶着倉庫穿八零

來源:google 作者:西門姜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小月 現代言情 西門姜姜

傳聞A省夏氏嫡系家族唯一的大小姐夏曉月,弔兒郎當,自由散漫,一無是處,更重要的是顏控團團長,在飛尼泊爾追帥哥的途中,飛機遇到強烈氣流遇難,一朝醒來成了八十年代的『夏小月』在這個要啥沒啥的年代,夏曉月的第一反應就是『要完』,在她崩潰之後意外發現,隨之而來的還有家族裡幾個大型的倉庫,夏曉月邪邪一笑,打算開始她人生的第二次路程哎哎哎,你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追着她不放,哎哎哎,不過撩了一下,怎麼就非她不娶,哎哎哎,你又是哪個?非要讓我負責……展開

《帶着倉庫穿八零》章節試讀:

一家人的早飯便在歡聲笑語中解決。

而和這面景象完全不同的夏老二家,此時空氣中瀰漫著壓抑、窒息的感覺,夏老二低着頭不敢動碗,夏小梅看着她媽那樣也不敢多說什麼,等着開飯,而李月蘇黑沉着那雙透着滿是陰狠算計的眸子看向夏小月家,低沉道了聲開飯。

夏小月和家人說了一聲,挎着籃子向山裡走去,到達目的地後圍着那一片山林觀察一圈,發現沒有其他人,就用意念放了一些吃穀子的雞下的蛋,因為這種蛋比較小,可以說是撿到的野雞蛋,又拿了一種和栗子大小不知道什麼品種的蛋,可以當鳥蛋拿回家,不過夏小月也不敢多拿,小雞蛋拿了15個,和鳥蛋大小的那種蛋類,拿了20個,隨後慢慢悠悠在山裡轉了起來。

仔細看着還有什麼東西是可以拿出來讓家裡人補身體的東西,忽然在一棵足足有三人環抱才能圍起來的大樹下,發現了一片地錦草,地錦草有清熱解毒,涼血止血的作用,這樣夏小月想到倉庫里的人蔘鹿茸,如果把這麼東西換成錢,再用錢來買東西給家裡人不營養不就行了,自己怎麼一根筋了呢!以前沒覺得自己這麼笨啊,難不成是飛機墜毀的時候傷到腦子了,再不然就是當初進入原身的時候損害到神識……

夏小月一邊天馬行空的想着自己變笨的原因,一邊把地精草弄好放到小籃子里,畢竟可是要靠着它來給自己打馬虎眼的。

回家後,夏小月看見在廚房的奶奶,直接走了進去,把地錦草拿出來,把籃子遞給了夏老太太。

夏老太太看着這一籃子的雞蛋,發懵了,便問孫女「月月啊,不是去山上摘野菜了嗎?哪來那麼多雞蛋啊」

「我今天運氣好,發現兩個野雞窩和一個鳥窩,就把它們窩給掏了,想着回家可以給爺奶爸媽補補身子」

「下次可別爬那麼高了,萬一掏鳥窩的時候摔下來,奶奶不得心疼壞咯啊」夏老太太道

「知道啦,奶奶你忙着,我今天發現了一些草藥,收拾收拾,等明天去縣裡賣掉」夏小月拾到着那一推草藥道

「啥?就這一推草?」夏老太太看着明明和草想的差不多的地錦草說道。

雖然老人家也知道有草藥這回事,但是現在山上一般都沒什麼村裡知道的草藥了。

「奶奶,這個是地錦草,可清熱解毒涼血止血的,不過我不會炮製,不然價格會貴一倍呢,現在只能基本處理一下,不傷害它的藥性,明天一早就去賣掉」夏小月惋惜的說道

「我們月月,真厲害」小老太太眉眼含笑誇讚道

「那當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誰的孫女,以後還有更厲害的,讓爺爺奶奶你們享清福」某女不害羞的嬌嗔道

「好好好,奶奶就等着享我小孫女的福咯」夏老太太連說了三個好,就能看出老人家心情絕對不錯。

剛剛吃過晚飯回自己屋,夏小梅就過來叫自己,說之前不應該那樣對待自己,想和自己好好談談。

夏小月看着眼睛紅紅的夏小梅,也沒有多想,直接和她一起出去了,夏小梅一路引着夏小月往村後的那片小樹林走

夏小月看着越走越偏的路,眼神深深的望向前方終點小樹林,沒有說話,繼續走着

夏小梅一路生怕自己無法把夏小月帶過來,到時候自己能不能制住她,還是直接讓劉柱衝出來,把人拖進小樹林。

二人終於到了小樹林邊上,夏小月突然不走了。

「月月妹妹,怎麼不走了」夏小梅心虛道

「因為啊…我怕…自己忍不住揍死你」話還沒有說完,夏小月右手憑空多出來一根鐵棍,二話沒說,直接揮向吃驚的夏小梅後脖頸,夏小月探了探鼻息,發現只是昏過去,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憑什麼我要讓着你,噢不對,我是第二次了,可也別想從我這裡討到什麼。

夏小月直接就把夏小梅架在自己肩膀上往小樹林深處走去,隨後找到一個還算空曠點的地方,直接把夏小梅扔了下去,隨手又把她的襯衫鬆了松,頭髮也不能放過的,抓了抓,把她的臉蓋好,拍拍手,找了個距離遠些隱秘的地方,呆了大約五分鐘後,一道大約175左右的壯碩身影,慢慢出現,走到夏小梅身邊,直接撲了過去。

不消片刻

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沖這面飛奔而來,打頭的是拿着打電筒的二伯娘李月蘇,聽着那刺耳的聲響,年紀大些的都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麼。

「我的老天爺,這是哪個不知羞的呦,居然能做出這種下三濫的事」

「老二家的,不會就是你老夏家的月丫頭吧,不然這大晚上的不睡覺…..」只見旁邊有個肥胖的婦女,頂着一張扭曲的臉,譏諷道。

「不一定的事,咱別瞎說,月丫頭平時乖巧聽話的,不會做這樣的事。」李家老太太,瞪着那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婦女,打斷她道。

「行啦,結婚了的跟我進去,我倒要看看是哪兩個敢敗壞咱坑頭大隊的名聲」村長氣哼哼的喊道。

「對,一起進去看看」眾人附和着,都想知道誰這麼大膽子敢這麼玩。

此時的夏小梅剛好在劉柱的粗暴下,疼醒了過來,眼角餘光便發現有一群人打着手電筒沖了過來,夏小梅來不及顧身上的疼痛,抓起旁邊的衣服,打着身邊的男人說道「你這個混蛋,還不快滾」

此時沉浸在興奮中的劉柱才發現人群,顧不得其他,衣服都沒有穿,就衝進了與人群相反的方向,完全不顧身下的夏小梅,跑了。

眾人只能藉著月光與燈光看見男人的背影,完全無法認出男人的身份。

不過女子的樣貌卻被大家瞅了個清楚,襯衫大開,髮絲凌亂,一看就知道剛剛經歷了怎樣的風花雪月。

這時的夏小梅抱着身子,眼淚決堤,榱棟崩折,好不可憐。

「梅梅?怎麼會是你,在這裡的不該是夏小月嗎?你現在不應該在家嗎?怎麼會是你啊…為什麼會是你?」李月蘇認出那裡的女孩是自己的女兒後,跌跌撞撞跑過去抱着夏小梅幫她護住身上的春色,歇斯底里的喊道「怎麼不是那個小賤人,為什麼不是那個小賤人」

「我知道了,肯定是那個小賤人害得你對不對,一定是那個小賤人算計,看我不拔了它的皮,抽了她的筋,我就不叫李月蘇」

「梅梅,別怕啊,娘帶你回家…帶你回家」李月蘇痛不欲生的扶起地上臉色蒼白的女兒道。

《帶着倉庫穿八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