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我是朱元璋
大明我是朱元璋 連載中

大明我是朱元璋

來源:google 作者:六尾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宇

穿越到明朝,多了個劉伯溫兒子的身份,劉宇表示這這這……他駕馭不來啊,慌慌張張的拉展開

《大明我是朱元璋》章節試讀:

大明,洪武元年,四月。
正月初四,朱元璋在紫金山祭拜天地,登基稱帝,定都南京,年號洪武。
自此,天下大赦!
隨後不久,朱元璋開始了第一次北巡。
但僅僅不過十數日,北巡便結束了。
南京城中,也開始傳起了流言。
有說李善長攝政,意圖謀反。
有說北伐大軍出師不利,陷入苦戰。
還有說太子朱標身體有恙,北巡途中昏倒了。
總之,種種流言都有。
以至於南京城暗地裡,一片流言蜚語。
…… 南京城郊外。
一處河岸邊上,農舍流水,田耕牛車。
一名看着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年,正無聊的托着下巴,望向村口。
他似乎是在等人。
少年叫做劉宇,他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或者說,真正的劉宇,早在十七年前就已經『死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從二十一世紀穿越重生過來的靈魂。
只不過,劉宇並沒有穿越者的種種福利和金手指。
他只有一個身份。
劉伯溫的兒子。
沒錯,就是「三分天下諸葛亮,一統江山劉伯溫」的那個劉伯溫!
按理來說,現在是洪武元年,劉伯溫正值朱元璋信任。
有這樣的身份,劉宇應該可以享受一生富貴。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劉伯溫沒多少日子了。
不久後,整個大明王朝將經歷劇烈動蕩!
這個動蕩的餘波,會波及到一眾功勛名將!
其中就有劉伯溫的名字!
偏偏大明是嚴刑峻法。
若劉伯溫下獄,以朱元璋喜歡牽連的性格,自己作為劉伯溫的子嗣,定不可能逃脫問罪!
劉宇不想死。
他好不容易有機會重活了一次。
他不想如此短暫的結束!
但是!
劉宇又難以自救!
他不覺得自己能說服那位洪武皇帝放下屠刀。
所以,他只能說服自己的父親,趁早跑路!
今天,劉宇正是打算跟自己父親攤牌。
…… 與此同時—— 村口處。
三個人正並肩走來。
「伯溫,聽說你這個兒子頗為不凡,咱今日可得好好見識一下!」
朱元璋一臉笑的看向身旁人。
那是一個面色愁苦的中年男子,模樣平平,但卻有一股奇特的氣質。
旁人想不到,這便是與武侯諸葛亮並稱前後朝的劉伯溫。
「皇上有所不知,臣這個幼子,委實不讓人省心啊!」
劉伯溫搖頭,臉上的愁苦之色更濃了。
這倒讓朱元璋起了好奇心。
「難道是你這個兒子不成器?
還是過於頑劣?」
跟在二人身後一步遠的太子朱標,也抬眸看了過去。
劉伯溫乃是當世罕有的大才!
其輔佐朱元璋平天下,計劃立定,人莫能測。
哪怕是當朝左相,也對其忌憚七分。
如此人物,難道也有患兒之憂?
「非是如此!」
劉伯溫搖頭,苦笑道:「事實上,臣這個兒子是太過聰慧,時常言語,竟是連臣都聽不懂,只覺得驚為天人!」
聞言,朱元璋面露驚色。
「如此,咱倒要見識一下,看看你劉伯溫是不是在吹牛!」
話音剛落。
一名清秀少年,從前面迎來。
其正是劉宇。
「父親!」
劉宇作揖,隨後看向朱元璋父子,面露疑惑。
「這兩位是……?」
不等劉伯溫開口,朱元璋搶先說道:「咱是你父親在朝中的同僚,你就叫八爺就行!」
「八、八爺?」
劉宇懵了一下。
他險些以為自己又穿越了!
但很快反應過來,連忙行禮:「見過八爺!」
劉宇沒問跟在兩人身後的朱標,他想來,應該是這位「八爺」的兒子後輩什麼的。
一旁的劉伯溫對朱元璋的『胡來』,已經有些習慣了。
這位洪武皇帝,本就是一位出乎意料的人。
「子川,你不是做了一桌子好菜,要請為父吃酒嗎?」
劉伯溫轉過頭,看向劉宇,笑道:「還不快請我們上桌。」
子川,正是劉宇的字。
「是孩兒疏忽了!」
「父親、八爺,請!」
劉宇將三人迎入農舍。
農舍的環境不錯,曲徑通幽,鳥鳴花香。
在這南京城外,還有這等景色,委實讓人眼前一亮。
「賢侄,你這地方不錯啊!」
朱元璋四處打量,見地里有雞鴨,還有一隻大鵝,頓時覺得有趣。
堂堂劉伯溫之子,竟然待在這樣一個農舍之地,還如此接地氣。
不得不說,是一件很驚奇的事情。
「八爺見笑了,粗陋草舍,比不得南京城的繁華。」
劉宇端着一桌子菜出來,給三人斟酒,舉杯敬了一下。
雖然受限於環境和條件,劉宇沒法大展身手。
但即便只是搬出後世的一些家常便菜,也已經讓三人大為吃驚。
尤其一道蔥爆羊肉,朱元璋吃的直呼過癮!
一頓酒足飯飽後,桌上一掃而空。
三人仰着身子,打算靜坐一會兒,消消食。
「伯溫,以前怎麼沒聽你說過,賢侄做菜竟如此了得!」
朱元璋大為不滿的看向劉伯溫。
如此美味,要早知道的話,他早將劉宇召進宮,每日為他做飯了!
相比之下,御膳房那些廚子做的,簡直不堪入口。
「我以前也不知道。」
劉伯溫搖頭,他倒不是有意隱瞞。
只是,他這個兒子自小便十分古怪。
雖然展現出極為聰慧的頭腦,但怪異也怪異在這。
自小行事便離經叛道,讓人摸不着頭腦。
明軍入主南京城後,劉宇便搬到了城外的村郊。
此後,便與城裡沒有多少聯繫。
劉伯溫自知這個幼子的心性,也不多加干涉其行事。
今日,還是他第一次來這個農舍。
皆因劉宇派人去了口信,要他今日務必來此,有大事告知。
朱元璋挑了挑眉,越發對劉宇感到好奇。
「賢侄,聽你父親所說,今日你似有心事,不知是何心事啊?」
聞言,劉伯溫和太子朱標皆是投去目光。
前者也很好奇,他這個行事怪異,又聰慧如天人的幼子,到底有何大事要告訴他。
劉宇稍稍猶豫了一下。
劉伯溫見狀,心裏咯噔了一下。
但他還是不露聲色的道:「八爺是為父的恩人,沒什麼要避諱的。」
劉宇愣了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大明我是朱元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