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當悍婦遇到孝子
當悍婦遇到孝子 連載中

當悍婦遇到孝子

來源:google 作者:黃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靈兒 現代言情 黃娟

中午時分,天上日頭照的人火辣辣的,狗趴在樹蔭下伸着舌頭喘氣,這種時候連最勤快的人都想跑到樹下躲懶但在一所宅子面前,此時站了個婦人,雙手如同擂鼓樣的敲這樣的敲擊讓宅子里的人嚇了一跳,還當是出什....展開

《當悍婦遇到孝子》章節試讀:

老林見這句話引起黃er奶奶的興趣,頓時眉毛都快飛起來了:「奶奶您是曉得我的,從不說虛的。這秀才不僅事母極孝,待兩個隔母所出的弟妹也極好,按說這種前頭生的大兒子,爹又去世了,藉機□沒長大的弟妹是有的。難得這位秀才不但不□,而且也是說到做到。奶奶您想,姑奶奶為什麼離了原來那家,不就為的那家沒心肝良心不好,這次要另嫁,自然要好好挑一挑,就要秀才這麼好心腸的才配得上。」

黃er奶奶聽老林這樣說,瞟她一眼:「你說的這樣好,家事不差,自己又是個秀才,這樣人家,就算娶填房也能尋到閨女,這二嫁之人總是有些難。」老林身子往黃er奶奶那邊傾了下:「奶奶,話不是這麼說,汪家雖也有些家事,可是畢竟算不上什麼大富之家,二來那位汪太太心疼孫兒們,捨不得尋個不好的後媽來折磨孩子,這才挑了又挑。」

這番話說的打消了黃er奶奶心裏的一些疑惑,但即便如此,黃er奶奶依舊道:「上千畝田地在我們這地界,雖不能算頭等人家,也是能說的上話,使奴喚婢穿金戴銀的人家。這樣人家怎會……」

老林正待打斷黃er奶奶的話,身後已經響起黃娟的聲音:「嫂嫂和老林說什麼呢,說的這麼熱鬧?」老林在聽到黃娟聲音時候已經起身,笑眯眯地對黃娟福了幾福:「給姑奶奶道喜,今兒啊,是特地來給姑奶奶說親的,只是er奶奶這裡總有些疑慮。您來了,這倒是恰好的。」

老林來的目的黃娟早聽巧娘說了,和巧娘的激動不同,黃娟聽了之後並沒那麼忐忑,畢竟已經嫁過一次,雖然女兒丟在原來夫家,但總能想法子瞧到。黃娟出嫁時候嫁妝里有一百畝地還有首飾衣料,這些全都在離開林家時候帶了回來,除此還有林家那兩百畝地。這些錢財足夠黃娟富足過一世,只是磨不過巧娘的好奇這才走出來。

還在門外聽了會兒,聽到老林竭力說和心中也不由泛起幾分好奇,這才開口說話。黃er奶奶也起身:「小姑,這是你的大事,我做嫂嫂的不好為你做主,本來還想再問個清楚讓丫鬟進去請你的,誰知你走出來,就再細問問。」

老林聽到黃er奶奶這番話未免有些失望,原本以為汪家這樣的,黃家只會極歡喜,畢竟汪枝有功名身家還和林世安不相上下,誰知黃er奶奶並不熱心,連黃娟都淡淡的。

老林臉上的失望黃娟自然看到,只是笑着坐下:「林嫂子,其實呢,我想問的也不多,就想問一句,他前頭妻子是怎麼沒的。」這個老林知道的很詳細:「前頭妻子是生了場病沒的,前後也有一年多,這汪秀才請醫問葯絕無半點懈怠,汪太太心疼賢惠媳婦,原本身子骨就不強,操持了幾天也就倒下了。這下家裡一下有了兩個病人,汪秀才既要照顧妻子又要照顧母親,忙的分不開身。聽得離此兩百里有種葯對汪太太身子好,就帶了人去求葯,誰知路上遇到發大水耽擱幾天,等到尋了葯回來,大奶奶就沒了。」

說到這老林猛地想起什麼:「姑奶奶您放心,雖說汪太太是繼母,但對媳婦從不作踐,連汪秀才要去求葯她都不許去,還是前頭那位勸汪秀才去的,汪秀才臨走之前,還把岳母接過來陪伴妻子。這樣情深意重孝義兩全的男子,這世上確是難尋。姑奶奶你們若不信,還可遣人去打聽,汪秀才前房妻子也是我做的媒,就是離這兩里地張家莊的姑娘。你說要真是死的不明不白,張家的人會放過汪家嗎?」

黃er奶奶瞧一眼黃娟,見她面上似有恍然神色,叫了聲道:「小姑,我恍惚也聽過,張家莊有個姑娘嫁到汪家,結果天不保佑,沒過幾年就因病沒了,丟下一雙兒女還小。張家原本打算人死親不能斷,要把這姑娘的妹子嫁過去,可是那妹子實在太小,今年也不過十二這才作罷。」

老林也點頭:「奶奶這話說的好,若秀才真是那種黑心肝的,張家怎會想着把小女兒再嫁過去?」黃娟的眼微微一抬:「我知道了,只是這總是大事,我要見那秀才一面才能定嫁不嫁。」

自來相看是有的,只是都是雙方派人去瞧瞧對方,定了親後想法子安排見一面。老林甚少遇到這直接就要見面的,嘴巴張了一下,黃娟已經又道:「嫁人嫁人,總是要嫁這個人,我連這個人是圓是扁都不知道就點頭,等蓋頭一揭開不就什麼都遲了?況且說起來他娶過我也嫁過,不是什麼少年男女,見一面又怕什麼?」

黃娟這話說的在理,可是黃er奶奶還是覺得不妥,倒是老林回過神來,這二嫁的直接相看的也有,畢竟二嫁比不得頭婚。一想清楚了老林就笑道:「姑奶奶這話說的是,只是這見面總要安排妥當了,我就先告辭,回去和汪太太說說。」

黃娟喚丫鬟拿了一百錢給老林,老林又謝了這才離去。黃er奶奶嘆口氣:「小姑,聽起來這門親事也不算差,你雖是去做晚娘的,但我曉得你的脾氣,也不擔心會出什麼岔子。你又何必要見一面呢,到時若看中了倒罷,若看不中,小姑,你的名聲……」

黃娟輕輕拍一拍黃er奶奶的手:「嫂嫂你別擔心,我連那人是黑是白都不知道就要嫁過去日後若有個什麼,到時二次和離,那名聲豈不更糟糕?倒不如先瞧一眼,若真是個可心的就嫁過去,若無意了也就撒開手。」

黃er奶奶輕嘆一聲:「哎,小姑,要是你看上了別人沒看上你怎麼辦?」黃娟的眉揚起:「嫂子,強扭的瓜不甜我是知道的,要他真沒看上我就由他去,難道我還能賴着人不成?」黃er奶奶搖搖頭,知道自己無法說服小姑,也只有由她去。

老林離了黃家,就急匆匆趕往汪家,和汪太太說了黃娟要先見汪枝一面的事。汪太太的眉不由皺起,相看見得多了,但這要雙方先相看的還真是少。這人這樣有主見到時進家後會不會有什麼變故?

見汪太太皺眉不語,老林還當汪太太不喜歡,忙道:「這總是二婚比不得頭婚計較那麼多,當面相看的我也遇到過。」汪太太鼻子裏面哼一聲,當自己家是那種沒規矩吃不起飯的窮人家嗎?但左思右想後還是道:「等我叫來大爺問問,你先在外面等一等。」

老林應了就到屋外等候,果然不一時就看見汪枝走過來,看見老林汪枝已經知道繼母尋自己來是為的什麼事了,雖嘴裏說不想另娶,可是這家裡少了主母,還是生出許多事來,只是不知道那女子是否真的那麼能幹?

汪枝挑起帘子走進屋,當聽到汪太太說的話時那眉不由皺緊,汪太太也嘆了一聲:「原本我想着索性就回絕了,可是先是我們這邊讓人去說的,回絕了也不好。這才叫你來商量商量,畢竟那頭也是再嫁。」

這女子,是個什麼樣的女子?汪枝心裏嘀咕一句才道:「這事全由娘決定,娘說要去相看就去相看。」汪太太白汪枝一眼:「這叫什麼話,你都這麼大了,又娶過妻子,這種事自然是你自己做主。」許是說話急了點,汪太太說完話就咳嗽起來,丫鬟忙遞過茶,汪太太就手喝了兩口才覺好些抬頭去看汪枝。

汪枝見汪太太又咳嗽,倒覺得全是因為自己的事才讓汪太太咳嗽,想了想道:「既如此,就去看一看。」汪太太笑的滿臉欣慰:「就知道枝哥兒你是最善解人意的了。」聽到她喊自己乳名,汪枝倒不好意思地笑笑也就告退。

汪太太叫進老林,和她說了汪枝的意思,讓她去安排見面的事。老林如同絕處逢生一樣,連連點頭答應,轉身就去安排見面的事。兩邊知會過了,就選在三日後觀音寺見面,當然不能特意說是相看,先汪枝前去進香,再讓老林陪着黃娟過去,就當偶然相遇。

到了約定那日的那個時辰,汪枝到了觀音寺,先進大殿里進了香,又到周圍閑走幾步,這才在僧房裡坐下。活了這麼大,被人相看也有幾回,但還是頭一次被商量要娶的女子相看,汪枝心裏既好笑又帶有一絲期盼,也不知道這女子是什麼樣人,和離還不被說壞話的人真是不多。

僧人殷勤相待,送上茶又送上點心和汪枝說些因果故事,汪枝嘴裏敷衍着,眼卻往外瞧去,僧人把茶水點心都送上說了會兒也就離開自己忙去。汪枝算着時候差不多了,信步走了出來,剛走出僧房就瞧見老林跟個婦人走了過來。汪枝曉得這是老林說的人到了,難免要整肅一下,老林已對汪枝招呼道:「汪秀才,你怎麼也在這,真是難得一見。」

黃娟進來就瞧見汪枝站在僧房門口,心裏知道就是那人了,再聽到老林招呼,眼就轉了過來。汪枝和老林打過招呼才往黃娟臉上瞧去,一瞧見倒吃了一驚:「原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