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大聖道
大聖道 連載中

大聖道

來源:google 作者:孫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孫聖 武俠修真 白世風

昔日的修鍊天才孫聖一朝淪為廢柴,受盡欺辱被逐出家族後,養了許久的青牛竟口吐人言青牛體內藏着絕世寶物神荒骨,移植神荒骨,可重塑丹田,脫胎換骨!前世記憶紛紛閃現,孫聖這才知道,自己的前世竟是神域高手!九尺方天戟,狂風卷波濤一怒衝冠天盡嘯,踏上雲端,與天齊高縱使血染長衫,縱使諸神擋道,笑逐顏對罵聲操!我行我之道,哪管何為大道?聖路一途千磨難,戰戟在握,誰人與我漫步九天雲霄...展開

《大聖道》章節試讀:

  白家,沐風城名聲顯赫的世家。

  除了城主府之外,整個沐風城大半的商貿、店鋪、銀號和武道場所,都是由白家和另外兩個世家在掌管,其中又以白家為最,是三大世家中的領頭羊。

  此刻,白家主廳內,氣氛壓抑,空氣中都瀰漫著沉重的氣息,白家的幾位元老和高層都在,其中為首的坐着一位中年男子,濃眉虎目,只是嘴唇偏薄,鷹鉤鼻,給人一種陰沉沉的感覺。

  此人名為白世風,是白家的代理家主。

  而在主廳內,幾乎所有人都在望着站在中間的一個少年,這少年看上去歲數不大,只有十四五歲,身材有些消瘦,黑髮柔順,相貌有些普通,但眸子卻十分清亮,眼韻靈光,但此刻卻臉色蒼白,雙拳緊握,暗暗咬牙。

  「孫聖,你應該明白我們的意思,家族不養無用之人,以你現在的作為,說句不好聽的,根本就沒有任何價值,更何況……你本不該屬於我白家。諸位元老商議之下,在城南給你找了安居之處,你拿了遣散費,自行離開吧。」代理家主白世風說道,嘴角有一抹譏諷之色。

  其他幾位家族的高層,此刻看向這個名叫孫聖的少年,也都是沉默不言,眼神有的惋惜,有的嘲諷。

  孫聖握緊了拳頭,心中冷笑。

  不養無用之人……好一個無用之人!

  要說起來,孫聖確實不屬於白家,他的母親是白家之人,而且是白家的大小姐,白世風的姐姐,名叫白靈。

  只因十幾年前,白靈不顧家族的反對,與一個遊方散人結為連理,也就是孫聖的父親孫正陽。後來誕下了孫聖,在孫聖下面,還有一個小妹妹,孫聖排行老大,所以熟悉他的人,都叫一聲大聖。

  說起來孫聖也不是普通人,在這一方天地,但凡是高層人物,都修鍊有氣功,白家是沐風城的大家族,自然也不例外。

  本來孫聖的父親孫正陽在白家很不受待見,但後來誕下孫聖之後,孫聖在四歲那年,展現出過人的氣功修鍊天賦。

  氣功修鍊初階,分為引氣、聚氣、搬氣、鍊氣,四個小階段,再往後便是爆氣,做到氣功出體,瞬間從血肉中爆發出來,附有強大的殺傷力,可以隔空傷人,做到震碎頑石等效果。

  而爆氣之後,則是進入到了真正的氣功修鍊的階段,將氣功轉化為玄氣,這才是這一方天地通用的氣功形態,以玄氣煉體,共分九個階段,只有渡過了玄氣煉體,將九個階段煉至大圓滿,那便是真正的氣功宗師,萬人敬仰。

  孫聖四歲那年,學習白家的龍虎練氣之法,展現出驚人的天賦,一個月便可引氣,半年聚氣,一年之後,就可以做到搬氣。當他六歲的時候,已經可以鍊氣了。

  隨後,孫聖更是在七歲的時候,成功爆氣,並且在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將氣功轉化為玄氣,開始玄氣煉體。

  這一過人的天賦,別說是在白家了,就算是沐風城,甚至是以沐風城為中心的方圓八千里以內,孫聖的這種天賦,都是萬中無一的。

  白家家主白化天,也就是孫聖的外公,對孫聖極其的看重,全力培養孫聖。

  孫聖也不負重望,在十二歲的時候,玄氣煉體已經步入了第七段,驚動了萬里以外的氣功宗門,**宗!

  **宗,在方圓數萬里以內,甚至在孫聖所在的這個國家楚國之中,都是一頂一的大派,修鍊的是至剛至陽的氣功,氣功者有着通天的本領,據說**宗的高手,都可以移山填海,以氣功施展強大的神通,焚化百里山嶽。

  **宗給出了白家四個名額,特例收取白家的四個人為宗門弟子,而且這一切,都只是因為**宗看中了孫聖的原因。

  但結果,這次**宗之行,成為了孫聖命運的轉折點,在宗門考核中,孫聖為了維護白家的兩個子弟,得罪了**宗的一位真傳弟子,對方仗着年紀大,實力強,與孫聖大打出手,將孫聖打到吐血,並且踩爆了孫聖的丹田,折斷了他的一隻腳。

  結果,白家四個人當中,孫聖和其他兩人都被刷下去了,只有一個少女得到了**宗的青睞,招入門中。

  而孫聖被抬回了白家,雖然白家家主白化天極力搶救,將孫聖的丹田穩固住,但孫聖終其一生,無法再修鍊氣功,丹田雖然聚合,卻出現了裂縫,根本無法儲存氣。

  孫聖並沒有放棄,連續兩年的時間,孫聖堅持修鍊,比誰都勤奮,起得比雞早,睡的比「雞」晚,但當初的天賦終究是回不來了。廢棄的丹田,讓孫聖在這兩年的時間裏,只能維持在搬氣的階段,無法再做突破。

  現如今,白家主廳內。

  孫聖身軀劇烈的顫抖着,他捫心自問,自己做的這一切到底值不值。

  他為了白家,慘遭人生變故,但卻在他最低谷的時候,白家要拋棄他……

  可惜,他的父母都不在……

  因為在他的母親白靈生下一個小妹之後,他的父親孫正陽不知為何,帶着自己小女兒離奇失蹤。而孫聖的母親白靈則是在事後的一個月離開,要找回自己的夫君和女兒,也是一去不回。

  已經十年了,兩人音信全無,連白家都放棄了他們。

  現如今,孫聖就要被白家遺棄,誰來替他說話?誰來護着他,從小就是一個孤兒,失去父母雙親。多年來,他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修鍊,才贏得了地位,得到了重視。

  但是現如今,這些光環在兩年前的宗門之行,全都破裂了。

  「孫聖,你有意見嗎?」主廳正**,白世風眉頭一皺,見孫聖猶豫,不禁露出了不悅之色。

  「孫聖啊,你要知道,我白家是大家族,你現如今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天才了,再呆在白家,會被人說三道四,這也是為了白家的名聲,和你個人的尊嚴,一個人其實挺好。」白世風身邊,還站着一個人,白世民。

  他是孫聖的三舅,此刻也是嚴詞警告,臉色不冷不熱,眼神中的那一抹嫌棄,絲毫不加掩飾。

  「不想走嗎?你本來就不是我白家之人,留在白家,每個月還要浪費錢財在你身上。」說話的是一個女人,白世民的妻子,也是孫聖的三舅母,此刻同樣是嘴臉刻薄,瞥了孫聖一眼,厭惡的別過頭去。

  「你還想怎樣,白家已經對你不薄了,為你在城南建房,還分給你一畝地,對了,後院的那頭牛是你年少時在外撿得,養在家族也浪費糧草,你一樣可以帶走。」白世民說道,朝着孫聖揮了揮手。

  而白世風這個代理家主,則是手指敲打着桌面,皺着眉頭,猶豫再三,道:「這樣吧,給你十株三品靈藥,作為遣散費,可好?」

  「什麼!十株三品靈藥,老二,這價值未免太大了,我家兒子每個月才只能領到兩株三品靈藥,你給這個廢物膿包十株,他已經不能修鍊,這十株三品靈藥豈不是要浪費了!」白世民的妻子頓時叫道,言語刻薄,絲毫不加掩飾的對孫聖嘲諷。

  「這十株三品靈藥,或許可以讓你換點小錢,足夠你養活自己了,休要再糾纏了。」白世風說道,對孫聖越來越不屑。

  主廳內,孫聖胸脯劇烈的起伏,他在恨,白家如此對他,全然不顧當初他為白家賺來的名聲,甚至維護他們白家的後人遭人毒打,廢掉了丹田,現在他們卻要落井下石。

  終於,孫聖長吸一口氣,道:「好,我可以走,白家如此對我,我毫無怨言,對你們來說,我現在確實一文不值。不過我孫聖雖然年紀小,但也不是沒有志氣,希望有朝一日,你們不要後悔!」

  說完,孫聖轉過身去,一瘸一拐的朝着廳外走去,他的左腳當年被廢,一直沒有好轉,留下了病根。

  「喲喲喲,還不服氣呢,你這麼有骨性,有本事光腚滾蛋,我們白家的一針一線你都別動!」孫聖的三舅母譏諷的笑道。

  孫聖走到了門口,回頭一瞥,眼神冷綻,這一個眼神,宛如萬年冰窖一般,竟然讓他的三舅母無端端的渾身發毛,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哼!」孫聖冷笑一聲,轉身走開,頭也不回。

  望着孫聖的背影,整個主廳內的所有人,都是一陣沉默,白世風和白世民,以及周圍的幾位白家的元老,都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嘴角露出了得意之色。

  唯獨孫聖的三舅母,臉色陰毒,咬牙切齒,惡狠狠的嘀咕道:「臭小子膽子真不小,竟敢瞪我,還真以為自己是以前的天之驕子嗎?我的兒子白展飛比你強太多,真該讓展飛好好教訓他一頓,廢人一個也敢目中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