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
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 連載中

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

來源:google 作者:聽我狡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聽我狡辯 李坤

當代青年研究生季坤,苦逼農林科技研究生一個為了順利畢業,避免自己的論文被各種奇葩吃掉毀掉,不得已在老家包產育種返校途中,意外遭遇車禍,穿越到了大唐成了李君羨的私生子李坤為了改變命運,李坤不得已繼續育種,想要增加籌碼,不被李二陛下幹掉殊不知,他的心裏話全部被李二聽到,開啟了娶高陽納武則天的傳奇歷史展開

《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章節試讀:

李坤心裏已經在碎碎念,殊不知他的一切心裏話李二都聽的清清楚楚。

「不可能,當世幾位大家也只算到了第七位,哪裡來的一百位……」

李承乾直接打斷,他壓根不信李坤的話。

「3.14159265358979323846,先給你這麼多。你回去慢慢算……」

看了一眼鬥雞一樣的李承乾,李坤直接甩出了前23位。

「你再賦詩一首,就以農事為題……」

李二決心試一試李坤,他現在對李坤的興趣高漲。

「憑什麼?誰不知道我朝一首詩文就可以名滿天下,你想白嫖啊……」

李坤可不是白痴,雖然他一肚子的詩文,但是並不打算白白就說出口。

「好,你要是能做出來,這塊玉佩就給你……」

李二豁出去了,說話間就把自己腰上的一塊上好的紅白相間的玉佩解了下來。

長孫皇后想阻止,卻發現自己的丈夫眼神決絕,當即馬上住嘴。

「聽好了,我給你來一首憫農……」

李坤心念一動,毫不猶豫就選擇剽竊李紳的那首詩,沒有一丁點的心理負擔。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不到一分鐘,李坤張嘴就來。

「傻眼了吧,勞資一肚子的佳作……」

看著錶情凝固的三人,李坤毫不猶豫地就把那塊玉佩拿了過來。

長孫皇后不斷回味着後兩句,眼睛裏已經波光閃閃。

李承乾就像是斗敗的公雞,想反駁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好,才思敏捷,堪稱完美……」

李二雖然心裏一萬頭神獸咆哮而過,但還是違心地稱讚了起來。

這時,暈死過去的水笙和丫鬟雲秀也醒了過來。

捂着肚子看着李二,除了一臉的畏懼,竟然沒有一丁點敢討回公道的意思。

「水笙,這個我送給你權當醫藥費。我李坤技不如人,只能換個辦法衝冠一怒為紅顏……」

李坤看到那個膚如凝脂的高個少女,隨手就將玉佩給拋了過去。

這一幕,看得李二額頭青筋直突突,恨不得馬上殺人。

「李郎,你……」

水笙二八年華,美得就像是一朵盛開的水仙花,握着玉佩一臉的緋紅。

「別客氣,等我過了十六,賺夠了錢就替你贖身……」

李坤擺擺手,絲毫沒有理會李二的眼神,他以為李二就是單純捨不得寶貝玉佩。

水笙含情脈脈地點點頭,回了一趟屋裡抱着自己的樂器,朝着幾人躬身一禮,然後帶上自己的丫鬟離開了院子。

「還真是郎情妾意……」

長孫皇后恨不得馬上去把玉佩奪過來,那塊玉佩可是他們夫妻共有的一對。

沒有想到自己丈夫的竟然被眼前的少年拿去,毫不吝惜送了一個青樓女子。

那可是價值千金,真正的鳳血玉。除了她身上的另一塊,大唐恐怕再也找不出來。

「那是自然,衝冠一怒為紅顏我問心無愧……」

李坤聳聳肩,一點面子也不給。

一句話出口,懟的堂堂皇后竟然啞口無言,只能暗暗地撮牙花子。

「真是少年血性,帶我們去看看別的……」

李二反而不氣了,他的表情舒緩,很想看看李坤的其他門道。

「對不起,其他的就是商業機密。好多人都眼饞我的製鹽法,我將來是要掙錢的……」

李坤已經大概猜到了,如今的唐人誰看到那麼白細的鹽不多想。

「滿口銅臭,簡直……」

李二覺得自己快要被氣死了,剛壓下去的怒火蹭一下又竄起來了。

「簡直有辱斯文,對吧?看看你們,簡直虛偽至極,一看就是被腐儒洗腦了。

這世間只有一種病,那就是窮病。世人匆匆忙忙不過是為幾兩散碎銀子,可偏偏那點銀兩能解世間所有愁……」

李坤反唇相譏,大唐雖然千般好,但就是太刻板。

這番話一出口,李二愣住了,長孫皇后目瞪口呆。

他們心裏有萬種說辭,卻沒有一句能反駁了李坤的。

「行了,好吃的也吃了,你們走吧。不然回不了長安,一會兒該宵禁了……」

看了一下時間,李坤擺了擺手,作勢就要攆人。

李二沒有說什麼,扭頭轉身就走。

長孫皇后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李坤,也跟了上去,斷鴻陰惻惻地盯着李坤,最後隨着李承乾一起離開了。

上了馬車,李二一臉的陰沉,始終一言不發。

「承乾,你覺得這個李坤給你做侍讀如何?」

過了許久,李二突然開口道。

「二哥,讓他給乾兒做侍讀?」

長孫皇后懷疑自己聽錯了,不由得瞪圓了眼睛。

「不錯,李君羨的這個私生子很不錯……」

李二點點頭,這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他要把李坤弄進宮裡,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兒臣不服,他哪裡能做我的侍讀……」

李承乾一臉的不情願,拒絕了自己的父親。

十三年以來,這是他第一次忤逆父親的旨意。

「嗯,看來你長大了。這樣吧,你明天帶上弘文館的幾位先生,再去拜訪……」

李二出奇地沒有生氣,他也很想再驗證一下。

他意識到自己想解開心結,十有八九要落在李坤身上。

最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聽到的都是真話,對於整個大唐來說沒有第二個人敢說的真話。

「好,兒臣一定讓他滿地找牙,輸得心服口服……」

李承乾大喜過望,他等的就是老爹的這番話。

「這小子貪財,你帶上一百兩金子,輸光了別發火,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

似乎是早就料定了一切,李二接着補充了一句。

李承乾的表情一下僵住了,外邊駕車的斷鴻差點栽下去。

「那塊鳳血玉……」

長孫皇后心有不甘,依舊惦記着自己丈夫的玉佩。

「輕物重人是個好苗子,就當賞給他了……」

《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