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我只是個教書先生
大唐:我只是個教書先生 連載中

大唐:我只是個教書先生

來源:google 作者:勝天半子阿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麗質 李問

穿越到大唐,迎娶公主,征戰邊疆,沒有牛掰的系統怎麼辦?還好我飽讀詩書沒有錢怎麼辦?等,等一等,自有有緣人來送錢且看理科高材生如何攪得氏族大家不得安生但是我只想做個教書先生啊展開

《大唐:我只是個教書先生》章節試讀:

休養了一天,莊子基本步入正軌。

難得李問休養一天,靜下心來練字,薛禮為了打牙祭,和莊上獵戶上山打獵去了。不多時,一隊隊車馬拉着茶樹進了莊子。

李文連忙迎接,車隊領頭的正是魯大海。

眾人放下農活去後山栽樹了。

「我說小兄弟,你這家夠別緻的。」魯大海坐在院中說道。

李問端了碗水給魯大海說道:「沒事,大事者,不拘小節。不影響咱們的生意對不對,未來若是我這茶樹不夠,還要找魯老闆買不是。」

倆個人客套了好一陣,李問又花了十吊找魯大海借了幾個採茶師傅,教村民採茶。

送走了魯大海,李問看着院子里密密麻麻大幾十籮筐的茶葉。辛勞的小蜜蜂又要開始工作了!李問和薛禮開始了漫長的烘焙過程。把茶葉洗乾淨,仔細挑選,晾曬,放在烘培籠中用炭火烘培,幾個時辰後已經隱約有茶香飄出。

李庄的曬穀場平日里除了曬麥子,晚上無事的喜歡聚在一起聊天。

茶香悠悠揚揚蔓延到了廣場之上,一眾人紛紛皺起鼻子猛猛的吸了幾口。

「這是什麼味道?好香啊,好像是從小先生家傳來的。」

不多時眾人紛紛來到李問家門前,良伯輕輕叩響了大門:「小先生,睡了嗎?」

李問正雙手在鍋內翻着茶葉,叫薛禮開了門。

大家看着小院里慢慢地沒什麼落腳的地方,便沒有進門。良伯獨自走進院子,湊到鍋前問道:「小先生這是在做什麼?為何如此之香?」

李問雙手依舊不停此時已經累得滿頭大汗說到:「良伯啊,我在炒茶,大家等一等,不要急。一會就能喝上茶水了,薛禮去燒一鍋開水。」

不一會水燒開了,李問看着鍋里的茶葉,抓了一把扔到鍋內。用碗攪了攪,待到顏色漸濃,盛出一碗熱茶遞給良伯。

良伯接過碗,試探性的吸了一小口,慢慢的細品「嗯!香,甘苦回味,好東西啊!」聽過良伯的評價,李問趕緊招呼鄉親們喝茶,由於院子小,乾脆把鍋支在門外,連煮了幾大鍋,大家喝的十分滿意,對於開茶館的想法更加肯定。

轉眼兩個月匆匆而過,在每天李問和薛禮的努力下一千多斤老茶被炒制完成。其間李問去了次長安,購買了不少紙墨,不炒茶的時候就寫一寫小說。李問還盤下了一家門店,在李庄通往長安的路上,稍微靠近長安,但地理位置極好,屬於是靠着湖邊的地界,靠近長安。李問有信心自己的茶能說服八方來客。

各家的豬養的也很好,再過一兩個月也就要出欄了。李問又畫出了耬車的圖紙,李家莊的耕作速度變得迅速且高效,大家把李問奉為李家莊的福星,各家各戶都佩服得不行。

還有半個月,茶館也該開門了,開門時間就定在四月初八。李問找到宏叔親自手書兩個牌匾,和一副對聯。經過兩個月的練習,李問的書法寫的可以說有些大家風範了,尤其這一手瘦金體更是令人側目。一切準備就緒,可是這人手還差點啊!李問犯了難,這可如何是好啊!薛禮見李問發愁湊上來說到:「你去長安城買幾個奴隸回來****不就好了嘛。」

李問眼睛一亮,對啊!唐朝是可以買賣奴隸的。起身便去長安買了八女兩男十個奴隸,說真的,八個女子花的錢加起來還不如兩個男的。李問看着賣身契,感嘆了一句:「封建思想的荼毒啊!」至此,李問身上也就剩了幾吊錢,刨去給十個人置辦衣服。勉強夠十幾個人半月吃喝,堅持記好每一筆賬,給村民個交代。

李問沒把十人帶回莊子,讓薛禮回莊子收拾收拾,半個月後把茶葉,和牌匾運過來。李問領着十人來到茶館。男的好說,茶館後面的院子里就有口井,倆人一個打水燒水,一個收錢。八個侍女負責泡茶。

茶館分三層,越往上越好,一樓是大廳,擺放着七八張散桌,靠牆有一案台是說書的地方,李問暫時還沒找到說書人,主要是請不起。李問決定自己先頂上,茶館設置別出心裁,為了讓聲音更好的傳播,整體做的比較圓潤。即使在三樓關上門,說書的聲音依舊清晰可聞。

二樓是一個個小茶室,分配了四個侍女在二樓泡茶。

三樓只有兩個大的茶室,每個茶室分配一個侍女專門泡茶。

經過十幾天的培訓,是個人完全可以各司其職,尤其是算賬的大夥計,叫做張熙,認識字,李問教會了他阿拉伯數字,平時的記賬駕輕就熟。便讓他做了帳房先生。

四月初八,清晨

房玄齡叩響了杜如晦的大門「玄齡啊,這大清早的叫我起來幹嘛啊!今天又不上朝,陛下去大佛寺了,難得清閑。」

「你不知道,我聽說程咬金他家牛今天就要病死了!」

「哦?走走走那得好好去看一下啊。」

說著兩人加快了腳步往程咬金家走去。

唐朝是禁止吃牛肉的,也就是禁止宰殺耕牛,因為這時候的耕地非常麻煩通常要兩牛三人操控一把犁,所以牛非常珍貴,偏偏這個時候的肉食非常稀缺,程咬金還時常忍不住,所以他家的牛每年都要病死個一兩頭。

兩人來到程府,敲了敲門,一少年打開了門。「房大人,杜大人」

「嗯!處默又長高了!知節呢?」

「我爹,正在裏面等着二位大人呢!」

開門的正是程咬金的兒子程處默。程處默引着房玄齡杜如晦進到內院,院中,幾個人在收拾一整隻碩大的牛腿。圍坐着的幾人,除了程咬金的家人,還有柴紹,長孫無忌。

程咬金看了一眼沒好氣的道:「就知道俺老程吃點什麼都逃不過你幾個的眼睛,我特意大清早讓家裡人收拾了一條牛腿,咱們晚些再烤來吃,先出去走一走,真是的都什麼人啊!一個個在朝堂上人模狗樣的,就知道惦記俺的老牛。可憐了我那勤勞努力的老黃牛啊,含辛茹苦的耕地,死後還要被你們惦記。」

幾人滿臉尷尬的看着跟小怨婦似的程咬金。房玄齡開口道:「知節莫要傷心,誰讓你家總死牛啊!而且你這用詞不當啊!」

程咬金脖子一挺:「我說什麼就是什麼,要不一會你別吃!」

眾人哄然大笑,向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