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夏第一王爺
大夏第一王爺 連載中

大夏第一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一壺茶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六子 軍事歷史 趙政

我叫趙政生在大夏,父皇駕崩,我被封為楚王從我被封為楚王的那一刻,就被捲入了一場陰謀之中刺客行刺、下毒、暗算.....各種方法置我於死地,在這個過程中,我覺醒了龍脈之力,擁有了超出這個時代的能力,我開始反擊,建立我的勢力,與邪惡的勢力鬥爭平掉這天下間所有的不公,書寫着屬於我的傳奇之路展開

《大夏第一王爺》章節試讀:

鬧市上,

中年婦女堵在酒館的門口,坐在地上大哭着,而她的身邊則是一個蓋着白布的冰冷的屍體,婦女一邊大哭一邊喊着:還我丈夫命來….

這一舉動也引來了過往的行人前來圍觀,不一會的功夫酒館門擠滿了人,有認識酒館老闆的的人在一旁小聲議論着:

「這周掌柜平時為人挺和善的,對街坊鄰居都挺好的,是個大好人,我看着女的呀多半是想敲詐。」

路人乙此時提出不同意見。

「這可不見得,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表面上這周掌柜挺和善的,背地裡說不清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呢,要我說呀這周掌柜肯定是幹了什麼黑心的事把人害死了,這不人家找上門來了。」

酒館大廳里周掌柜急的直轉悠,一旁的老闆娘哭泣道:「當家的,這也不是個事呀。再這樣下去咱這生意還做不做了,不行咱報官吧。」

周掌柜左思右想覺得還是報官是能證明清白的唯一道路,於是便走到老闆娘跟前道:「婆娘呀,我看這潑婦是壓根沒想讓我出去,一會我去找那潑婦理論去,你從人群中混出去報官。」

說干就干,周掌柜打開了門。

聽着一堆人七嘴八舌的在那言論着,聽的直鬧心。便大聲喊道:「去去去,都別說話了。」

見老闆出來了,對面的婦人哭了更傷心了。

「我的姑奶奶呀,你可別哭,你在我這都半天了,攪得的我生意都沒法做了,你倒是說句話呀,咱這個咋解決呀」周掌柜急的直拍腿。

可那婦人還是哭哭啼啼的,這時一旁的路人開始勸說。

「大妹子呀,你別光哭呀,這周掌柜現在出來了,你倒是說呀。」真是皇上不急太監急,旁邊的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過了一會,婦人緩和了一下情緒略帶哭腔道:「前幾日我家丈夫在他家吃了一隻燒雞,回來後就覺得上不來氣,我看着不對勁就去請大夫,等我請來了,我家那口子也斷了氣。」說罷婦人又開始哭了。

周邊看熱鬧的人開始起鬨。

「酒館老闆下毒害人了。」

這一起鬨可把周掌柜急壞了,急的眼淚都冒出來了,指着婦人罵道:「你血口噴人!我家酒館每天來來往往的多少人,怎麼不見別人死呀,就你家丈夫死了,分明是你血口噴人。」

眾人又覺得老闆說的在理,又開始罵起婦人。

婦人覺得有理說不清,又開始在地上哭泣了起來,而周掌柜覺得對方理虧,便一個勁的在那數落對方。

過了一會,酒館老闆娘帶着官兵來了,指着婦人道:「官老爺,就是這個臭婊子在我們家胡攪蠻纏,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呀。」

說著說著,酒館老闆娘也不甘示弱的痛哭了起來。

捕快聽了他們的哭聲感到心煩,大聲呵斥道:「誰再哭把誰關起來。」

還別說這招真管用,雙方都不哭了。

「說吧,怎麼回事呀。」捕快繼續問道。

等捕快了解情況後,便把雙方帶到了公堂之中。

公堂上,

「肅靜肅靜,」府尹大人不斷的拍打着驚堂木,周圍看熱鬧的百姓也逐漸安靜下來。

啪,一聲驚堂木下去。

「堂下何人。」

府尹大人這一問,婦人又開始哭了起來。

**,三聲驚堂木響起。「你這婦人,若再哭泣胡攪蠻纏的,本官可要治你的罪了。」

一聽要治罪,婦人瞬間不哭了,從地上坐了起來擦了擦眼淚道:「民女李氏狀告着酒館老闆下毒害死我丈夫。」

「你血口噴人,我與你丈夫無冤無仇的為何要毒死你丈夫呀。」周掌柜不甘示弱的回擊道。

「大人,我丈夫前幾天在他們酒館吃了一隻燒雞,回去後便上不來氣,等我去叫大夫回來,我丈夫便斷了氣。」說到傷心處李氏,又想哭,可又怕治罪便忍住了。

這下酒館老闆開始急了,他這酒館每天來吃飯的那麼多人也沒見誰死,可偏偏這李氏來這下子。

「大人,您可不能聽這婦人一家之言呀,我這酒館每天來來往往的多少人呀,誰吃了都沒事,就他們家出事了,分明是這婦人誣告呀,還請大人明鑒呀。」

府尹大人覺得雙方說的都在理,但是眼下確實是死人了,必然是有一方隱瞞了什麼事情。

於是便繼續問道:「李氏本官問你,你狀告這酒館周掌柜殺人可有憑證,凡事都要講個證據,本官不能無緣無故的定他人死罪。」

聽到證據二字,李氏似乎想到了什麼,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從懷裡掏出一個用白布裹着的東西。

「大人,當日大夫看我丈夫面色發青明顯是中毒而亡,我不能讓我丈夫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掉。後來我徵求公婆的意見找仵作驗屍,在胃裡發現了還未消化的雞肉,而這些雞肉上有害死我丈夫上的毒素。」說完,便把證據遞給了官差。

一聽是從死人胃裡拿出的東西心裏感到一陣噁心,府尹的身子本能的往後移動了一下,吩咐官差。

「你去找一個仵作來看看,不必拿過來了。」

本來信心滿滿的周掌柜此時便慌了神,雖然他沒有下毒殺害李氏丈夫但是現在證據擺在眼前,等仵作來了那他這殺人的罪名可就坐實了,一想到這他便慌了神,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來。

「當家的,你可不能慌了神呀。」

老闆娘看到周掌柜慌張的樣子便輕輕推了一下對方,提醒了一下。

這一推,把周掌柜從慌亂之中推醒了。

雖然對方是中毒而死,但是自己確實沒有做過呀,不妨等仵作驗過之後看看是什麼致死的到時候就會自證清白,況且這平日沒少奉承這府伊大人,到時候一定會幫自己說話的。

仵作熟練的拿出自己的工具對着殘留物一陣檢驗,過了一會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回大人,單憑這殘留物而言確實裏面含有致死的毒物,而這些毒物不是出自雞肉的本身,而是用的佐料上。」

「周掌柜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呢?」

府尹大人也沒想到平時老實巴交的酒館老闆會做出這等事件,即便是平日里沒少去周掌柜家白吃白喝的,但眼下證據確鑿他也不好說什麼。

「冤枉呀大人,我和此人素不相識為何要加害於他,而且剛才仵作也說了,他是因為佐料的問題而致死的。而這些佐料我都是從德源商行旗下的商戶進來的,每天都在用別人也每天都在吃為何就他死了呢?這裏面恐怕另有隱情呀,往大人明察。」

這一套說辭已經在周掌柜腦子裡過了一遍了,說起來格外的流暢。

府尹大人捋了捋鬍子,心想:「這德源商行在楚地多年了,信譽極好,若真的去查佐料的事,萬一牽扯到德源商行就不好了,本官可不能為了這小小的民婦得罪德源商行呀,這次就便宜周掌柜了。」

「大膽李氏,竟敢拿假物證欺騙本官,來人那將這李氏給我銬起來。」

聽完府尹大人的命令,眾官差拿起腰間的手銬上,向李氏走去,李氏對於這驚天的反轉沒有一點防備,對於這樣的判決簡直太冤枉了。

李氏高呼:「冤枉呀大人。」

正在衙役對李氏動手時,一聲高亢而又響亮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住手!」

此人正是在人群中觀看已久的趙政,對於這府尹突然而來的判罰他憤怒不已這才出手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