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爹地不乖,媽咪要離婚
爹地不乖,媽咪要離婚 連載中

爹地不乖,媽咪要離婚

來源:google 作者:鳴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封景琛 林惜 現代言情

五年前,她慘遭陷害被他親手送進監獄五年後,她帶着寶貝兒子強勢回歸!而十年愛意只剩下了恨,林惜見到他只想逃跑,可男人卻緊追不捨一日萌寶問道,「媽咪,這個追你的帥叔叔是我爹地嗎?」林惜搖頭,「不是」「那我為什麼跟他這麼像?」林惜語重心長的開口,「寶貝,媽咪馬上帶你去看眼科」展開

《爹地不乖,媽咪要離婚》章節試讀:

第4章 他是我爸爸?

男人轉過身,皮膚在陽光下顯得異常白皙,幾近完美的臉上一雙狹長的鳳眸陰翳的盯着她,就如同極地的寒冰,似乎一個眼神就能將人凍在原地。

封景琛看着門口的女人,只披了一件尋常的白大褂,黑色的長髮扎在腦後,即便未施粉黛也美的張揚。

這是林惜?

一見到她,封景琛眸子就徹底變得陰冷,過去所有塵封的回憶瞬間侵襲而來,最後定格在程露被推下海,一屍兩命。

這個殺人兇手,還有臉繼續當醫生嗎?

林惜看到他身體便僵在原地,只覺得冷汗不斷的從後背滑落,甚至雙手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顫抖。

沒想到兩人再次相見會是這樣的場合,封景琛緩緩的往前走了幾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的心尖。

靠近而來的身影,瞬間形成巨大的暗影籠罩在林惜面前,「你還敢出現?」

男人的聲音低沉磁性,林惜想要說話,可是嘴巴剛張開鼻子便是一酸,眼淚控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轉。

她不想在封景琛面前弱了一頭,用力的深呼吸將眼淚給憋了回去。

五年前她愛的沉重又卑微,可他明知自己懷孕依舊毫無人性的動手,甚至連進了監獄都沒讓林惜好過。

每一次的疼痛每一次折磨,都無止境的磨光了對他的愛意,林惜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愛不起了。

她低着頭翻着手裡的病歷掩飾自己的情緒,快速掃了一眼之後冷笑着抬頭,「泌尿科?封總這幾年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多年不見怎麼著還硬不起來了?」

「呵。」封景琛怒極反笑,這個女人的嘴還是那麼狠毒。

「我硬不硬的起來,你不是最清楚嗎?」

林惜退後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當初結婚的那幾年,封景琛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而她只能從各種娛樂雜誌看到他的花邊報道。

入獄一直到現在五年多以來,幾乎每一個夜晚林惜閉上眼睛,都會浮現出封景琛的臉。

她愛了那麼多年,卑微到塵埃當中,又因為另一個女人被封景琛送進監獄,她太累也太委屈了。

所有的愛意都被林惜徹底收斂,如今只剩下恨,當初愛的有多深重,現在便恨的有多濃烈。

「整個洛城的人都知道封少夜夜流連花叢,指不定又從哪只雞身上帶來了一身見不得人的病!」

林惜狹長的眸子冷冷的盯着他,「病歷上可寫着了,勃起障礙,這種病可真不好治!」

封景琛氣的發抖,揚起手就想揮了過來,林惜卻先一步躲開,「這病我治不好,一個善意的小提醒,我覺得封少下次可以對着程露的照片試試!」

她說完壓根不顧對方的反應,退出房間又用力的關上。

林惜身體抵在牆壁上,只覺得雙腿發軟慢慢的滑落到地上,方才在男人面前佯裝起來的強勢瞬間消散。

「他就是我爸爸嗎?封景琛?」突然一個稚嫩的聲音從身前響起。

林惜嚇了一跳,慌亂的抬頭,「不,不是!」

林一伸出小手將她臉頰的長髮別到耳後,肯定的點了下頭,「就是,我都聽到了。」

男孩鄭重的看着林惜,「媽咪,我說過很多次不要把我當成一個很好糊弄的小孩子。」

「這個封少就是我的爸爸,不過……陽痿是什麼意思?」

林惜尷尬的咳嗽一聲,林一很早熟甚至可以說到了心智近妖的程度,可畢竟只是個孩子。

她總不能去跟一個孩子解釋陽痿到底是什麼意思。

林惜將他抱了起來,「走,我們回家。」

封景琛望着緊閉的房門,眸子幽暗的掏出手機,「幫我查一個女人。」

「女人?哪家的名媛千金,竟然能入封少的眼?」

「林惜。」

對方驚呼,「她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