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跌入你的懷抱
跌入你的懷抱 連載中

跌入你的懷抱

來源:google 作者:雲未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尹木 現代言情 鄒心悅

重生救贖+校園暗戀+雙潔【溫柔病嬌學霸vs普通女孩】重生後的第一次見面,他手裡拿着一本書,端坐在鄒心悅的身旁說干就干,鄒心悅鼓起勇氣對他伸手右手「你好,我叫鄒心悅!」第一步,交朋友,交能交心的朋友這一次她像一束光照進他的生命,他緊緊的抱住她,一字一句的說著,「悅悅,你就是我的命…」即使他像來自地獄的惡鬼,鄒心悅也會溫柔的親吻他的臉頰,「尹木,我不會離開你的!」這是兩人暗戀的極致拉扯,最後才漸漸的懂得珍惜展開

《跌入你的懷抱》章節試讀:

到了醫務室,校醫觀察了一下鄒心悅,臉色紅潤,除了說痛經,其他的與正常人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

這些小女生喲,又是來騙假條的。

「不好意思同學,我們不開痛經的假條。」

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鄒心悅嘆了一口氣。

「這樣,你給我吃兩粒布洛芬緩釋膠囊吧!」

校醫從柜子里,拿出一個布洛芬緩釋膠囊,遞給鄒心悅。

「那裡有熱水。」

「嗯,」鄒心悅吃下兩粒,喝了一口熱水「謝謝!」

回到A基地,角落裡,九連的人都在原地休息。

「鄒心悅,你給我過來。」

楊教官把她喊到了一旁,鄒心悅表面就像沒事兒人一樣,但是肚子還是會微微陣痛,**也時不時冒出一股暖流。

「你肚子疼還能不能堅持?」

這話雖然像是在詢問,卻是命令的語氣,讓鄒心悅無法反駁。

「能!」

「大聲點!」

「能!」

鄒心悅大聲的喊着,發泄着自己的委屈。希望自己待會兒不要暈倒,真不想去醫院。

「你看你這不是可以嘛,歸隊!」

「是!」

驕陽似火,此時的太陽正是毒辣,就算坐在樹蔭下乘涼,腦門上的汗水,也會一顆一顆的往下掉。

「好!全體都有,立正,稍息,軍姿,二十分鐘!隊長和副隊長,下去糾正。」

第一波,鄒心悅堅持下來了,休息了一會兒,又來了第二波。

隔壁方陣陸續有人中暑被抬到醫務室,鄒心悅此刻流着血、頂着肚子的疼痛、受着太陽的烘烤,感覺整個人都開始飄了。

突然,尹木站在了她的旁邊,小心翼翼地糾正着她的手,鄒心悅兩眼一翻,暈倒過去,倒在尹木的身上。

尹木一個公主抱,抱着她往醫務室小跑過去。

楊教官正在和七連的教官聊天,發現遠去的尹木大聲的喊着。

「尹木,你怎麼回事兒?」

「楊教官,鄒心悅暈倒了…」

姚夢看着他,大聲的喊着,眼神都是鄙夷。

自己躲在樹蔭下和其他教官聊天,有人暈倒了都不知道。

楊教官突然站了過來,居高臨下的對着方陣喊着。

「所有人,都給我堅持住…還有最後五分鐘,動作做到位了,表現的好了,今天我們提前十分鐘解散。」

尹木抱着鄒心悅出現在醫務室。。

現在醫務室人滿為患,在室內,他明顯的看出鄒心悅的臉變得蒼白,她身體里的血順着褲子蔓延,沾上他的手心。

「喂,她褲子後面有很多血。」前面坐在凳子上休息的女生突然對着尹木喊着。

雖然是迷彩,但是這量屬實有點多。

「姜宓,來,再喝一瓶藿香正氣水。」

「嗯,謝謝!」

姜宓喝了一瓶藿香正氣水,按了按腦袋。

看着前面這個男生抱着的女生,褲子上的血實在是有些引人矚目。

姜宓脫下自己的防晒衣給她的屁股圍了起來。

「謝謝!」

尹木看着眼前的女生說了一聲謝謝。

姜宓的語氣有些高冷,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不用!」

尹木感覺到鄒心悅有些微微的抽搐,突然着急起來。

「校醫,校醫!」

「快,叫救護車!」

另一個校醫突然觀察到鄒心悅的情況,感覺到了不對勁。

「不行,她已經在抽搐了,秦老師,快去開車!」

校醫摸了摸鄒心悅的腦門和背,好燙。

尹木抱着她上了車,他們一起去了最近的醫院,掛了急診。

醫院立即給她做了檢查,給她掛上了點滴。

「醫生,我學生怎麼樣?」

「嗯,現在已經穩定下來了,是失血性休克加上中暑後高熱產生的驚厥和抽搐,估計再過一會兒,她就能緩過來。患者有些輕微的貧血和低血糖,記得給她補一補。」

聽完這句話,尹木、校醫還有老師都鬆了一口氣。

「醒了以後,再打一瓶點滴,打完了就可以出院了!」

「好,謝謝醫生!」

秦老師感覺心口的石頭落下了,這幾天發生的事兒也太多了。

「老師,我去上個廁所。」

尹木跑到廁所,洗乾淨手上的血漬,然後沖了一把臉。

瞬間清爽了不少。

再次回到病房時,鄒心悅已經醒了。

「老師,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

「沒事兒,你沒事兒就好,醫生說,你待會兒吊完點滴就可以回去了。」

「嗯!」鄒心悅笑着回答,臉色的蒼白和發白的嘴唇,讓這笑看起來十分無力。

「想吃什麼,我和校醫去給你點東西吃!」

「嗯,蛋炒飯就好了…」

秦老師和校醫拿着車鑰匙就出去了,剛出門就看見尹木站在門口。

「同學,就麻煩你先照看一下她了!」

「不麻煩!我是她的隊長,應該的。」

聽見尹木的聲音,鄒心悅愣住了,好像當時暈倒的時候,就是尹木站在我的旁邊,是他把送到醫務室去的嗎。

「你好些了嗎?」

「嗯,好多了…」

看着尹木,鄒心悅又陷入了沉思,他應該只是盡職盡責罷了。

病房裡突然就安靜了,他們沉默着,都沒有說話。

尹木坐在凳子上,鄒心悅順勢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發獃。

「好想吃慕斯蛋糕啊,好想吃巧克力啊…」

尹木立馬起身,「我去買!」他正準備出去。

「噯,尹木,」鄒心悅叫住尹木,「這瓶點滴要完了,待會兒就回去了,還是算了。」

他站在那裡考慮了一會兒,然後坐回了原來的位置。

一個長相干凈的男醫生進來了,他用體溫槍測了測鄒心悅腦門的溫度,然後用手探了探她的後背。

鄒心悅的臉頓時從脖子紅到了耳根。

「嗯,沒什麼問題,待會兒你可以出院了。回去以後,這幾天先休息,不要劇烈運動。」

說完醫生轉身就要離去,鄒心悅一把抓住醫生的白大褂,「那個,哥哥,你可以給我開一個證明嗎,我們教官要。」

那醫生笑了笑,哥哥?「好!」說完他從口袋裡摸出一顆阿爾卑斯,「給你吃。」居然叫我哥哥!

「謝謝!」

鄒心悅獃獃的接住糖果,現在確實很想吃甜的。

尹木撇過目光不再看她,手卻緊緊的抓着椅子的把手,雙目無神的看着前方好像在思考着什麼。

醫生前腳剛走,秦老師就回來了。

「來,你們一人一盒飯。」

「老師,醫生說可以出院了。」

鄒心悅接過飯,下床穿着鞋子。

「嗯,好,那我們回基地。」

辦理好一切手續,秦老師就開車帶着他們回去。

鄒心悅和尹木是坐在後排的,她把手裡的飯遞給他。

「諾,這盒是你的。」

「你們趁熱吃了吧,待會兒回去就冷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