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帝姬她又寵又撩
帝姬她又寵又撩 連載中

帝姬她又寵又撩

來源:google 作者:何啾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成子 蘇覓

蘇覓玄天大陸靈界的帝姬,因為已經兩萬歲了還未嫁出去遭到了自家爹娘的嫌棄,她爹娘直接用陣法把她傳送到了其他大陸祈求不知道她『惡名』的人能夠娶了她這個禍害蘇覓掉落玄天大陸收穫了一眾迷弟迷妹最重要的是終於把自己嫁出去了,不過都是在賺錢養家沒辦法是自己找的夫婿,大齡姐弟戀了解一下展開

《帝姬她又寵又撩》章節試讀:

鐵血的崛起速度招來了不少人的眼紅,林虎和楚飛向來不對付,貪狼元氣大傷楚飛趁勢發展,林虎咽不下這口氣幾次找麻煩都被楚飛解決了,最後林虎被張猛反水曾經在青石鎮盛極一時的貪狼就這樣消失了,名字也從傭兵工會的名單上消失了,蘇昊沒挺幾日撒手而去,整個蘇府再也不付往日的風光,蘇雨桐一家搬到了白藥師那裡

「重來這招力度欠缺,還有阿季不許走神」蘇覓坐在躺椅上一本書蓋在臉上

「師祖好厲害都沒有睜眼就知道師叔哪裡出錯了」蘇覓拿下臉上的書打在阿硯頭上

「你的藥理抄完了,昨日你差點把我的葯鼎都炸了」阿硯抱着頭坐到一旁規規矩矩的抄書,白瑜則在藥房研究蘇覓寫的丹方,蘇雨桐,蘇季兩兄妹經過半個月的將養臉上已經開始長肉了加上蘇覓煉製的丹藥輔助看起來不再瘦瘦弱弱得了,不過相比於同齡的孩子還是顯得瘦小

寒來暑往蘇覓在青石鎮已經兩年了,白瑜拜了一個人年紀比他小的人為師被煉藥師工會的人都嘲笑了一番可是沒想到就兩年白瑜就成為了煉藥宗師受到所有人的崇敬,他的師父也引起無數人的好奇,除了相近的人沒有人知道蘇覓是白瑜的師父

無盡森林三個年紀大概十五六七的男子追着一隻綠階的烈焰棕獅,一個穿着黑袍的男子用一記雷爆擊中烈焰棕獅,可是烈焰棕獅奮起拍上其中一人

「畜生,看我不殺了你」說話的人是離火帝國的靖南世子火炎,他動了殺心一條火龍朝着烈焰棕獅去

「火炎不要」出聲阻止的人正是蘇雨桐的未婚夫玄水帝國的三皇子墨曜

火炎的火龍眼看就要擊中烈焰棕獅,卻被趕來的赤炎虎從半空射出接下了,這隻赤炎虎就是當初因為玄陽花和招財打了一頓的那隻蠢虎,後來蘇覓讓它和蘇雨桐簽訂了平等契約,蘇雨桐坐在赤炎虎身上剛好沒有紅斑的一邊臉側對着他們,蘇雨桐一襲青衫頭髮和蘇覓一樣利落的挽着簪了一個玉簪,幾根碎發隨着風吹拂拂過臉頰,雖不施粉黛可是卻嬌俏,嘴唇粉粉的就像桃花一樣

「不知姑娘芳名」墨曜也不知道怎麼就問出口了,他只覺得自己的心在胸腔中劇烈跳動,蘇雨桐轉過身來臉上的紅斑也露了出來

「哈哈墨曜是個醜八怪,你怎麼和醜女這麼有緣你的未婚妻也是個醜八怪」火炎在一旁捧腹大笑,黑曜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火炎別說了」另一個同行的人是陳國公府的三少爺林丞,蘇雨桐早就不在意這些言論了,她沒有理墨曜三人走向烈焰棕獅,這是一隻剛剛生產不就的母獅,蘇雨桐拿出丹藥給烈焰棕獅服下,蘇雨桐經常在無盡森林穿梭加上有蘇覓的警告森林的靈獸基本都認識她,和蘇雨桐平日里都是互不相擾,但是有時候也會被蘇雨桐練手新學的招式,蘇雨桐若是不小心傷了它們都會給它們治傷,所以才會毫不猶豫的吃下蘇雨桐遞來的玄靈丹

「喂醜八怪,我們好不容易才打傷這隻烈焰棕獅,你居然治好了它,你知不知道廢了我們多少心力」烈焰棕獅傷勢一好疾跑離開這裡,火炎氣不過直接向蘇雨桐打了一記火流星過去

「冰刃」墨曜發動冰刃抵消了火炎的火流星,蘇雨桐詫異的看着墨曜

「墨曜你做什麼,你該不會是真的喜歡這個醜八怪吧」墨曜沒有說話只是示意蘇雨桐離開,蘇雨桐不在停留飛身上赤炎虎的身上離開這裡,墨曜只是認為火炎這樣做不對出手阻止了,他心中現在一片冰涼,心不在劇烈跳動這種奇怪的心緒縈繞在心頭

「墨三皇子看不出來您的口味這麼獨特」火炎繼續嗆聲可是墨曜卻不搭理他

蘇雨桐出了無盡森林就將赤炎虎變成一隻小貓蹲在蘇雨桐的肩膀上,二人一步不停向著青石鎮去,福聚樓青石鎮最大的酒樓也是整個玄水帝國最大,最多的酒樓

「凌九你酒量不行啊,上次被我喝趴下了,這次還敢找我喝酒」蘇覓在青石鎮這兩年沒少被凌九騷擾,剛開始不想搭理他這種面黑心也黑的人,沒成想兩人居然成了好朋友

「你那個小徒弟回來了」蘇雨桐一進福聚樓夥計就把他往二樓迎,因為凌九和白藥師的關係這些人不敢大聲討論蘇雨桐,她身後的關係不是誰都能得罪的

「師父,九爺」

「徒兒快過來今天師父點的都是你喜歡吃的菜,反正今天算在凌九賬上想吃什麼再點就是,待會還可以給阿季,阿硯那兩個小崽子在帶一份回去」蘇覓招呼着蘇雨桐坐下

「您可真不客氣呀蘇前輩」凌九咬牙切齒的盯着蘇覓

「咱兩的關係一頓飯而已,下次我還來找你喝酒」蘇覓哥倆好的拍了拍凌九的肩膀

「那您老人家倒是把酒錢結了」蘇雨桐對這樣的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了,自己師傅每次都會和凌九爺這樣吵鬧,她只管專心吃飯

「老師」墨曜、火炎、林丞三人出了無盡森林和帝國學院的兩位老師和其他弟子會和,此次他們來青石鎮是負責新弟子的招收

「你們三人不是去無盡森林獵殺靈獸了嗎?」林丞不發一言

「本來我已經抓住了那隻烈焰棕獅,可是讓咱們三皇子為搏美人一笑放跑了」林丞卻認為火炎抓着不放還說是他抓的出力最多的也是三皇子還挖苦三皇子有些不對了,學院的老師從林丞的表情就知道火炎的話不對

「這次我和林丞就不和你同行了,相信以靖南世子的能力定能再抓一隻」墨曜一個您多厲害的表情給火炎,火炎不再說話了,他已經從周圍師兄師姐的臉上看到了笑意

「行了,你們別爭了,墨曜,林丞待會兒你們陪我去拜訪一位故人,剩下的人隨張老師回驛館」說話的人是這次招新的主要負責人學院南院的副院長陸一鳴

「是」火炎有些不平衡了為什麼不帶他去,可是他不敢說只得乖乖的隨着張老師回驛館

「這次我是受院長所託拜訪他的弟弟白藥師」墨曜,林丞心中去泛着欣喜,這位白藥師已經是宗師級煉藥師了,如果能求他幫他煉製破障丹就虛此行了,有一個嘗試多年都無法進階的人吃了白藥師煉製的破障丹瞬間進階成為橙階巔峰,可是自那以後白藥師婉拒了很多人煉丹的請求,不過他的名字卻讓整個玄水帝國震動,礙於他的兄長的身份也沒人來為難他

三人來到了白瑜的住處,陸一鳴輕叩大門在門口候着,阿硯跑出來打開房門「師叔,你…你們找誰,找師傅煉丹的話說明何種丹藥做什麼我回稟師父」阿硯還以為是蘇雨桐回來了,結果不是

「在下陸一鳴來自帝國學院受院長所託來拜訪白藥師」陸一鳴說明來意,把院長的書信遞給阿硯,阿硯接過信「你們在這裡等我一會」阿硯跑進屋內把信教給白瑜

「幾位請,師傅已經在屋內等幾位了」阿硯得了白瑜的話將三人迎了進來

「老陸,你可是難得的稀客,今年是你負責這周圍幾個城的新弟子招收」白瑜斟好茶看着進門的老友調笑

「你可倒好跑到這裡躲了五年清閑」陸一鳴直接坐在白瑜對面,墨曜、林丞二人到是有些不知道怎麼辦了

「在我這裡沒那麼多規矩,你們兩個也坐吧」墨曜,林丞挨着陸一鳴坐在一旁不說話,白瑜給他們一人到了一杯茶

「多謝白藥師」墨曜,林丞接過茶

「現在的小輩都這麼沉悶嗎?我那個小師妹也是才十五歲心境有時候比我還老」

「聽聞你拜了一個年輕的煉藥師為師」

「為何我不能拜她為師,她在丹道比我厲害就可做我的師父和年齡有什麼關係」這時候響起一陣叩門聲,阿硯跑去開門,只聽阿硯直呼

「師叔你終於回來了,師父來了幾位客人從帝國學院來的」蘇雨桐拿着兩個食盒走了進來,墨曜,林丞看見蘇雨桐到是感嘆緣分真是奇妙

「師兄這是師父讓我給你帶的福聚樓點心全是你喜歡的口味」蘇雨桐放下食盒就進了內院,好像其餘幾個人都是空氣一般,阿硯跟在蘇雨桐身邊嘰嘰喳喳的「師叔,師祖是不是又罰你了,師叔你放心還有我陪着」

「你的書背完了,師傅回來抽查你們過連着你師父和你一塊受罰」白瑜的嘴角抽了抽,喝了口茶壓壓驚

「阿硯,背書去」白瑜的話從身後傳來,阿硯乖乖的坐在一旁背書

「白藥師這位姑娘是您的師妹」墨曜看着蘇雨桐離開的背影轉身問白瑜

「說來也是緣分,三皇子她可是你的未婚妻你問我做什麼」白瑜在墨曜進來時看見他腰間龍形的玉佩上的曜字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您說她是蘇六小姐蘇雨桐,她不是廢材無顏女嗎?您師妹就是說她能修鍊了」林丞咽了口水,白瑜一臉你說呢,墨曜對於他的那個未婚妻是無感,這年蘇雨桐三個字就像是他的污點,一直被別人拿來嘲笑,他其實這次來也是想要和蘇雨桐解除婚約的

「我師父給我師妹治好了,這個小丫頭不得了短短兩年就已經是煉藥師了,比我那個不成器的徒弟天賦好太多了」白瑜摸着鬍子誇讚蘇雨桐

「師父您可別說了,要不是師祖您沒準還得多費許多功夫才能大藥師」白瑜一個冷眼過去阿硯不在說話

「說來在沒有遇見師父之前,那丫頭明明十三了整個人瘦瘦巴巴的比同齡的孩子身形瘦小,經常被人欺負,身上的傷就沒好過,整個家的生計壓在她一個人的身上」白瑜一邊說一邊那餘光去看墨曜,陸一鳴自是將老友的神情看在眼裡,心中也只慨嘆世事無常

「砰,小白我說了多少次把這個水缸移走,你怎麼還放在這裡」蘇覓拿着兩壇酒從牆外躍進來結果把牆角的水缸碰到了,白瑜嘴角露出尷尬的笑,陸一鳴到是對這聲音的主人產生了好奇,墨曜,林丞也把目光看向門口

「師祖,您怎麼不走正門又翻牆」阿硯衝出房門就去迎蘇覓

「我這不是心疼你嘛,跑來跑的開門多費勁」蘇覓拿着酒進門就看見了陸一鳴三人

「喲,難得呀今個居然來客了,剛好我從凌九那裡霍霍了兩壇酒,好不容易宰他一頓送你了」蘇覓把兩壇酒往桌上一放,坐在白瑜旁邊

「哎凌老闆真慘,他要是再請您吃喝幾頓酒福聚樓還不得垮了」

「書背完了嗎?待會我抽查要是被錯了一個字你就把那頁給我抄個百十來遍」蘇覓轉身警告阿硯

「小白你先別說話,你們從帝都來的,你們倆長得不錯家住哪裡的,家裡幾口人,訂婚沒有,成婚沒有」蘇覓抬手制止白瑜的話

「師傅您幹嗎?」

「給你師妹找個夫婿,等回了帝都她不是要和那個三皇子解除婚約嗎?我提前給她相看免得她拖到我這個年紀還沒成婚」周圍的氣氛更尷尬了,墨曜心中充滿憤怒,其實蘇覓是故意的她進門就已經知道在座三人的身份了,鐵血這兩年的情報網已經完善了起來玄水幾乎每個人都在鐵血按照身份所在城鎮有一份情報存在地下密室,情報買賣也是鐵血錢財做主要的來源之一,她主要是想試探一下墨曜這個人和情報說的是不是一樣

「師祖,師叔的未婚夫就是您右手邊那位」

「喔,那就不用回帝都了,回那龍潭虎穴做什麼就在這裡解除婚約,到時候我給她找個更好的」蘇覓的話一擊墨曜就坐不住

「解除婚約就解除本皇子受夠了這麼多年她的名字就像一個污點一樣讓我受盡嘲笑」墨曜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墨曜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

「我剛才說的都是氣話」墨曜出聲解釋,可是蘇覓的眼神卻像利劍一樣,陸一鳴察覺到了殺氣

「老白,我們先走了」陸一鳴直接帶着墨曜,林丞二人離開了

「男人果然膚淺,等雨桐回了京都在家族比武露出真容,讓那個臭小子後悔去吧」蘇覓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還好白瑜眼疾手快救下了茶壺和幾個杯子以及蘇覓帶回來的兩壇酒,整個桌子就這麼無辜被牽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