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頂流大佬的重生之路
頂流大佬的重生之路 連載中

頂流大佬的重生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叫我老蘇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叫我老蘇啊 蘇小令 都市小說

【重生+都市+主角成熟+戀情+商業+搞笑】萬萬沒想到,一個頂流王者級別的大佬、在商業娛樂各圈內叱吒風雲,威名四起的社會精英同樣坐擁百億資產、豪車豪房,瞬間能讓無數青春少女心動不已的男人,蘇小令!竟意外之間,在突如其來的車禍之中,重生回到18年前的高中時代而那時候的他,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之中,不僅僅遇到稀有級別的寶貝女孩嚴馨晴,和像白月光一樣的蕭容月在這一場突如其來的重生的高中時代的戀愛道路當中,蘇小令是否要在這兩人當中,做出選擇?展開

《頂流大佬的重生之路》章節試讀:

蘇小令並沒有回答,而是聽着蕭容月繼續自戀的說下去。

「小令,其實你不必這樣浪費你的時間,我現在只想好好的完成我的學業,你也一樣,現在暫時不想交太多的異性朋友。」

聽到這裡,蘇小令更加無語加無語了,完全就不想說話,艱難的咽了咽喉嚨里的唾沫。

「你不說話的話,代表真的被我說中了吧?」

蕭容月帶着滿臉自信的光芒,微笑昂頭挺胸的說道。

蘇小麗也不想和蕭容月講太多的廢話,看了看蕭容月,眨了眨眼睛,最後說道:「啊對對對,您說的實在是太真實了,不愧是班花,果然不一般。」

蕭容月聽到蘇小令的回答,更加得意的微笑起來。

「竟然那麼巧,要不這樣吧,我請你去吃早餐,邊吃邊聊,怎麼樣?」

蘇小令就在這時提議的說道。

蕭容月聽到這話,果斷的搖了搖頭道:「不用了,說實話,其實應該是我請你才對,畢竟這讀書的三年你也照顧了我不少。」

「那好啊!就這樣愉快的決定好了。」

蘇小令連忙答應,根本不給蕭容月任何反悔的機會,笑嘻嘻的繼續補充道:「打聽派出所附近到有一家沙城小吃,小籠包配豆漿,味道也挺不錯的,要不要去嘗嘗?」

蕭容月愣了一會,似乎適應不了蘇小令說話做事的節奏,然而看見蘇小令一臉興奮的樣子,似乎對早餐的興趣更高一些,也只能茫然的點了點頭同意道:「那,那行吧。」

而沙城小吃的生意也十分的火爆,無論前世還在讀高中時候的蘇小令,還是現在重生之後的自己,都經常去那邊品嘗一下那邊的早餐美食。

聽說後來這家店鋪都開始開連鎖分店了,甚至分店的數量還遍布全國各地呢。

「老闆,我要兩籠小籠包,兩籠煎餃,對了,再給我上兩杯新鮮熱乎的豆漿。」

蘇小令輕車熟路的帶着蕭容月,來到一個空無一人的座位坐了下來,隨即開口點單道。

「好嘞,小夥子,你的小籠包和煎餃豆漿來了,請慢用。」

老闆隨即上菜,速度很快,一籠籠新鮮出爐的早餐擺在桌面上,空氣中飄散着白色的霧氣和濃濃的香氣。

初來駕到的蕭容月,左顧右盼的看着這一片陌生的地方,心情有些興奮,又有些緊張。

而蘇小令則不管三七二十一,見到有東西吃,直接抓過來一把,一口一個小籠包,吃的不亦樂乎。

「吃啊!不用客氣,我跟這裡的老闆熟的很,不用擔心早餐裏面下毒。」

蕭容月搖了搖頭,看着眼前的新鮮美味的小籠包和煎餃,似乎提不上一點興趣,而是仍然左顧右盼的樣子,好像在謹慎些什麼人出現一樣。

蘇小令也能清楚的看出蕭容月緊張的臉色,直接問道:「你那麼緊張東張西望的幹什麼?」

「沒,沒有,別問了,趕緊吃早餐吧!等會就要上學了。」

原本吃着煎餃的蘇小令,吃着吃着,突然停住了口。

「等等,現在不是已經遲到了嗎?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也遲到了,所以也無所謂了。」

「哪裡遲到了?」

蕭容月看着傻乎乎的蘇小令,看了看戴在細白手腕上的手錶,撅着嘴講道:「獃子,現在才剛剛七點半而已,八點才早讀,最後才上今天的第一節數學課,幾時遲到了?」

蘇小令聽到蕭容月的話,抬頭看了看一旁早餐鋪的鐘錶,最後拍了拍腦瓜門自嘲的笑道:「哎呀,可能家裡的鐘快了一個鐘頭,怪不得我還以為時間過得那麼快呢?都怪老媽不細心一點。」

而在家裡正在幹着家務活的伍玉芬突然打了個噴嚏。

「啊切,今天這是怎麼了?是感冒了嗎?」伍玉芬拿着拖把揉了揉鼻子的說道。

正當兩人正常的吃着早餐的時候,只見外面有不少開着巡邏摩托,穿着藍色制服的**在店鋪裏面進進出出買着早餐,甚至還有一些人看見蕭容月,滿臉歡笑打招呼道:「喲,這不是小月兒嗎?怎麼也來這裡吃早餐啊?」

蕭容月對着那些人禮貌一笑,客氣的閑聊了幾句。

而那些人也看了悶着頭吃着早餐的蘇小令一眼,蘇小令裝作沒有看見,仍然大口大口的吃着早餐。

蕭容月的飯量很小,再加上胃口的原因,更加吃不了多少。

大部分的時間都獃獃的坐在位置上,看着胃口大增的蘇小令吃着包子,心裏似乎有話想講出來,但又欲言又止。

直到肚子填的差不多的時候,蘇小令才抬起頭來看了蕭容月一眼,而蕭容月也在看着自己,見到蘇小令的目光轉向自己,蕭容月連忙的躲避眼神,尷尬的笑着問道:「你,你吃飽了沒?」

「嗯嗯,我吃飽了,謝謝請客,我先回學校了,有空咱們再聊。」

蘇小令的嘴角叼着根牙籤,右手插褲兜,左手單肩提着書包,晃晃悠悠地走出了早餐鋪。

而此時的老闆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等着蘇小令付錢。

蘇小令尷尬的看了蕭容月,此時的蕭容月正在背對着自己扎着頭髮,蘇小令叫又不好意思叫,只能開玩笑的偷偷和老闆說道:「老闆,你先等着,我錢在我女朋友那裡,等會叫我女朋友付就行。」

正巧,就在這時,一個身穿同樣藍色制服,肩膀之中帶着一級警督銜,帶着一絲強壯的體格的中年男人,經過這裡的時候,恰好聽到這句話。

「咦?這個中年男人好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怎麼又想不起來的樣子?」

蘇小令恰好走出早餐鋪,和那個中年男人對視了一眼,腦海里的記憶時隱時現的,無奈,只能禮貌的點了點頭。

不過插着口袋走到半路的蘇小令,極力地在腦海中搜索着剛才自己見到那個中年男人的樣貌。

只感覺現在的心蹦噠的比較快,感覺有些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帶着不安的心情,蘇小令只能掉頭,躲在遠處一旁的電線杆下,觀察着剛才的那個中年男人。

果然,那個中年男人竟然和蕭容月站在一起,而且還親昵的用手帕幫蕭容月擦着頭上的汗水。

而且最致命的是,剛才自己在早餐鋪裏面的中年老闆,站在剛才和自己對視中年男人的旁邊,嘰嘰喳喳的,用手比划著某種東西,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蘇小令看到這一幕,心中的不安,終於顯現出來。

「完蛋了!」

那個中年老闆用手比劃的人就是自己,這一刻,蘇小令終於醒悟過來,他趕忙扔掉牙籤,連忙踉踉蹌蹌的逃走。

然而,在不遠處的的中年男人早就已經留意到蘇小令的舉動。

那個中年男人眯着眼睛,腦海之中想着:「剛才這個孩子咋那麼面熟呢?好像…在哪裡見過?等等,這不就是老蘇的崽嗎?」

……

中城一中,高三11班。

蘇小令急匆匆的回到學校裏面,抬頭看了一眼班上的鐘錶。

才7點43分,蘇小令終於才鬆了口氣,推開班級的大門,只看見裏面堆積如山的書本擺滿了台台凳凳。

有些人戴着眼鏡,綁着紅繩,認真複習。但有些人往往不一樣,仍然站在講台上嘻嘻打鬧,摺紙飛機,絲毫沒有任何高考來臨的緊張模樣,反而毫不在乎的樣子。

像這樣的人,要麼就是富二代,家裡有點礦,要麼就是已經完全頹廢,已經提前做好去社會當打工人的思想工作。

一旁的陳浩一早早的就來到學校,拿着一本厚厚的化學書,眯着眼睛嘰嘰喳喳小聲地讀了起來。

看見一臉緊張的蘇小令坐在自己跟前,笑嘻嘻的問道:「小令,你遇到啥事了,你幹嘛一臉緊張的模樣?」

「媽蛋,老子騙吃騙喝沒想到碰到蕭容月親爹了。」

「啥?蕭容月爹?怎麼回事了?講來聽聽。」

陳浩一這傢伙聽到蘇小令的抱怨,瞬間來了興趣,書都不看了,好奇地繼續詢問道。

蘇小令虎瞪的陳浩一一眼,陳浩一到這眼神,瞬間意識到不對,雙手捂住嘴巴,也不敢再問。

蘇小令看見顫顫驚驚的陳浩一,忍不住的笑了笑。

用手搭在陳浩一的肩膀隨即說道:「咱們班花小月兒貼心的請我吃早餐,怎麼樣,羨慕不?」

「我去,牛啊,你昨天還和蕭容月搞冷戰裝作不認識,今天卻怎麼還請你吃起早餐來了?」

「嘿嘿,因為老子有魅力啊!」

蘇小令對着自己自誇的說道。

而陳浩一看着蘇小令一臉微笑的模樣,還是覺得不信。

上課鈴聲響起。

只見教室外走進一個熟悉的身影,而那就是蕭容月。

蕭容月坐在前面第三排的位置,將書包放下之後,扭過身來,用一種讓人猜不出感覺的微笑,看着后座靠窗位置的蘇小令。

蘇小令也瞟了她一眼,不在意的將目光轉向書本,似乎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之中。

蕭容月撅着嘴巴,手指頭包裹在手心當中,緊緊的握緊潔白的玉手,看見蘇小令不理自己,不開心的將嘴巴兩側像漩渦般的小酒窩,給鼓的圓潤通紅起來。

「哼,臭蘇小令,竟然又不理我,真是氣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