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頂流為了領證詭計多端
頂流為了領證詭計多端 連載中

頂流為了領證詭計多端

來源:google 作者:偷走月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奕瀾 現代言情 黎夢

1v1雙潔!前期半校園半娛樂圈!後期雙雙進入娛樂圈!前世黎夢走投無路跳樓自殺,幫她報仇的竟然是司家的小少爺司奕瀾?意外獲得重生,竟回到了高考放榜後的暑假!今生,她親自復仇後,為了賺錢進入娛樂圈大學畢業時,她也有了一絲小小的名氣,這時,司奕瀾出現在她的面前深情款款的對她說:」早在第一次遇見你時,我就對你一見鍾情「展開

《頂流為了領證詭計多端》章節試讀:

司奕瀾到了目的地後,心裏想着,反正到都到了,看一眼應該不過分吧。

他隨口把司機打發回家,便在周圍這一片逛了起來。

天色漸漸暗淡,司奕瀾幾乎將整個周圍逛遍了,也沒發現黎夢的身影,連記者的影子都沒瞧見,估摸着應該都在黎家附近蹲着吧。

就當他準備回去時,黎夢戴着帽子從對面的荔園大酒店的門口走了出來。

兩人就這麼的,站在原地,彼此看着彼此。

黎夢:「你……」

司奕瀾:「我……」

兩人同時開口,又同時陷入沉默。

「你住在這裡?」

好一會兒,司奕瀾先開了口,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

「嗯,發生了事情,所以住在這兒。」黎夢點了點頭,看着眼前的司奕瀾。

正在好奇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看出黎夢的疑惑,司奕瀾隨便找了個借口解釋道。

「我就是剛好經過這裡,沒想到碰見了你。」

他心裏跟自己打賭,黎夢不知道他家住在哪兒。

果不其然,黎夢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司奕瀾看着黎夢目前的狀態,不像是想不開的模樣,也算是放了心。

「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一個人在外面住要注意安全。」

「嗯…好。」

司奕瀾走後,黎夢去了隔着這裡幾百米的小吃店,吃了碗炒粉後,心滿意足的又回到酒店。

——————

三天後,黎鵬站在家門口,拿着文件信心滿滿的出現在眾多記者的面前。

「關於近日網上的新聞,純屬謠言!為還各位一個真相,三天前黎某與女兒小夢特意去做了親子鑒定,結果為父女關係!至於網上散播的謠言,傷害了我們原本一個幸福的家庭!黎某人一定嚴查下去!將幕後黑手繩之以法!」

**慷慨激昂的在記者面前大肆言論了一番後,將親子鑒定的證明從文件夾中取了出來。

展現在他們面前。

所有人立刻湧上前,上面的文字內容直接略過,只看下面的結果。

根據現有資料和DNA分析結果,排除黎鵬為黎夢的生物學父親。

不是….!!!

親子鑒定跟**說的根本不一樣!

眾人沉默後,開始一陣狂拍!

黎鵬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氣息。

他強壓着內心的慌亂,將文件翻過來沖向自己,看到了令他不能相信的答案。

「不!這不可能!」

他向來做事謹慎,那天做完親子鑒定後,他特意在別人不注意的時候,要了醫生的聯繫方式。

當晚就買通醫生用20萬加急做出了一份親子鑒定,第二天派人偷偷去把文件取回來,裏面的內容當時他都看過的!

明明判定的是親子關係,怎麼突然不是了!

是誰!偷偷將他的這份文件換掉的!

「原來…我真的不是黎家的女兒啊……」

黎夢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記者瞬間衝到了黎夢的身邊。

「黎夢小姐!請問您知道了這件事的結果後將會怎麼做!」

「黎夢小姐!請問您以後還會在黎家繼續生活嗎!」

「黎夢小姐……」

記者們七嘴八舌的問着黎夢。

黎夢看着不遠處的黎鵬,從眼裡擠出了幾滴淚。

她往後退了幾步,對着黎鵬深深的鞠了一躬。

「爸爸,感謝您這些年的養育和栽培,既然我不是您的親生女兒,那我就沒辦法繼續讓自己留在這個家裡了。」

「不行!我不同意!」

黎鵬聽完黎夢的話第一時間拒絕到。

「不!我不回去的!發生了這種事,回去以後媽媽和哥哥一定會認為是我乾的,他們會打死我的!」

黎夢糾結了半天,終究是說出了口。

她帶着哭腔,身子還微微發抖,任誰看,都覺得眼前這個少女現在害怕的不行。

她雙手捂住臉頰,胳膊上的淤青在眾人面前若隱若現。

「黎小姐還記得我嗎?我是今日新聞的記者盛鈺,那天我曾對您說過,如果曾受到過虐待,可以諮詢律師!如果黎小姐有資金困難的話,可以來找我,我可以盡我所能的幫助您!」

黎夢向這個女孩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那日,也是她先發現了自己身上的傷痕,不顧一切的擠到前面提出疑問並進行鼓勵。

「這是我的私人聯繫方式,如果您有需求,我的手機會隨時為您開機!」

盛鈺飛速的拿出紙筆,寫下了一串聯繫方式,臉上還帶着憤怒的塞給黎夢。

「謝謝你。」

「虐待女孩和兒童,是我最忍受不了的事情,希望黎小姐不要因為心軟而放棄懲治惡人的機會,哪怕…他們曾是你的養父母。」

黎夢看着眼前的盛鈺,彷彿周圍一切的聲音都靜止了, 只剩下她們兩個。

這一次,她的落淚帶着一絲的真心實意。

這是她重新回到這個世界上後,第一個人沖她伸出了援手。

試圖將她拉出曾經的泥潭。

「不要在意別人目前的看法,不要心軟,不要回頭,你這麼年輕,模樣也不差,你會有很好的未來,相信我!」

其餘的記者都如同旁觀者看着眼前發生的那一幕,沒有發表任何的言論。

黎夢當著眾人的面,走到了黎鵬面前。

「爸爸,這也許是我最後一次喊您爸爸了,黎家養我這麼多年,我無以為報,我會給您打一個欠條,等我大學畢業工作後慢慢償還給您的!」

「小夢!你這說的是什麼話!爸爸不會不要你的!」

黎鵬急急的張開手準備走上前去擁抱黎夢,想要穩住黎夢。

這時,林慧和黎天睿也從屋內走了出來,張開手想要去擁抱黎夢,想要在機器前營造一份家庭幸福的模樣。

「黎夢……」

黎天睿張開手的那一刻,黎夢下意識地蹲到地上雙手抱着頭,身子微微的顫抖着。

這個條件反射,不是黎夢演出來的。

是骨子裡下意識地。

黎天睿背地裡不知道打了她多少次,每次她都無法反抗,只能下意識地蹲下抱頭保護自己。

蹲下來的那一刻,她心裏發出苦澀。

有的東西還真是刻到骨子裡去了。

不過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得改才行啊……

《頂流為了領證詭計多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