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嫡女歸來之許佳期
嫡女歸來之許佳期 連載中

嫡女歸來之許佳期

來源:google 作者:玉扇傾城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林振雲 白靈 穿越重生

她遭心愛之人背叛,任務失敗,屍骨無存踏着鮮血魂穿封靈大陸,她成了相府嫡女——林清荷前世的她心智不全,臉上淡紫色的蝴蝶胎記格外猙獰,爹不疼娘早死,妹妹機關算盡這一世,她借了身體,自當好好活過!說她是賤貨、丑鬼?哼,瞎了他們的狗眼!渣女渣女處處陷害?哼,這麼想死那就成全!可冷情如她,卻還是把心丟了他一身白袍,如墨長發,微風吹拂,宛如仙人護她一路成長,陪她逆天改命,直到某日,他問,「...展開

《嫡女歸來之許佳期》章節試讀:

軒轅斬笑着說道:「那我們來打個賭,賭這位姑娘是美如天仙,還是丑如鬼魅。」
慕容仁拍拍手,說道:「妙哉,賭什麼呢?」
軒轅斬說道:「金銀珠寶都是俗物,不賭也罷。」
慕容仁說道:「那你說賭什麼?」
軒轅斬笑得很怪異,說道:「輸的人,就去前面百花樓,跟鴇母林媽媽好上一次,怎麼樣?」
慕容仁笑了起來,用手指着他,說道:「你可真是一個壞坯子,這麼惡俗的事情也想得出來。」
軒轅斬的目光很陰沉,眸子裏面閃動着跟毒蛇的信子一樣的光芒,說道:「我賭她丑如鬼魅。」
聽了他的話,慕容仁笑了起來,笑得非常開心,說道:「那你輸定了,我賭她美如天仙,少爺我閱人無數,只要看看女人的身材,聽聽女人的聲音,就知道她的長相。」
軒轅斬的聲音更冷更壞,說道:「那可不一定,現在就讓姑娘摘下面紗,讓我們看看。」
林清荷從他的目光中,已經猜到了一些,這個傢伙應該知道她的身份,只是,他不知道,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笨女人和懶女人。
丁香早已經被這樣的情景給嚇得不敢吭聲,縮在了林清荷的身後,瑟瑟發抖。
「我為什麼要摘下面紗,你們的賭注對我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我憑什麼要聽你們的。」
聽了林清荷的話,慕容仁笑了,他伸手掏出了一錠金子,很大的一錠,說道:「別的老子沒有,金子卻是很多,多得數不清。」
林清荷冷笑着說道:「一錠太少,你們兩個人至少一人一錠。」
「好說,拿去。」
慕容仁又掏出了一錠,扔給了她。
林清荷拿着,在手裏面掂了掂,說道:「分量還挺足的。」
慕容仁說道:「那就趕緊摘下你的面紗。」
林清荷不想做的事情,誰也不能勉強,她想做的事情,自然誰也不能阻止。
軒轅斬背負着雙手,面上帶着必勝的笑容,那笑容淡淡的,卻是透着無比的自信,彷彿一切都是已經被他掌握在了手中。
林清荷覺得,慕容仁雖不討喜,卻勝過軒轅斬,軒轅斬太過陰險狡詐,並且一肚子的壞水。
他自以為勝券在握,所以才會下了那樣噁心的賭注。
那個林媽媽,已經六十多歲,腰粗得跟水桶一樣,臉上抹了十斤的粉,也遮不住那一道道褶子。
頭上戴着很多的金銀首飾,但也不能遮住那一嘴醜陋不堪的大黃牙。
身上灑了再多的香水,也不能掩飾腋下的狐臭。
這樣的一個人,別說是跟她睡上一覺,快活一晚,就算是坐在一起吃個飯,都會覺得無比噁心。
而且,還聽說,她雖然六十多歲,但每晚都必須要有壯男相陪,猛如虎。
林清荷的目光在兩人的身上流動着,眼角眉梢微微帶着一絲冷笑。
面紗在她的皓腕之下,輕輕滑落,一張潔白如玉的臉就顯露在了他們的面前,那臉上有着無比精緻的妝容,尤其是那一株紅梅,更是使得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幅畫。
一幅美麗得讓人要窒息的畫。
也讓她整個人都彷彿是一株嚴寒中的梅花,傲視寒霜,冷艷得讓人都無法靠近。
她的衣服並不華貴,反而非常簡單,因為即便最普通的衣服,也不能減去她半分風采,她也沒戴任何首飾,因為沒有任何珠寶能再讓她多一分魅力。
她,或許並不是最美麗的女人,但無論再美的女人站在她的身邊,都不能搶走她的風華。
鳳目輕輕一挑,落在滿臉驚愕的軒轅斬的身上,淡淡地說道:「如何?」
軒轅斬已經不能說話,他的腦海中一片空白,這樣的女人,跟醜八怪三個字,真的是一點也沾不上邊。
慕容仁的口水都已經流了出來,他笑嘻嘻地說道:「我就說嘛,我的眼光從來沒有錯過,我覺得是美人的,就一定是美人。」
軒轅斬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說道:「不可能,你明明就是她!
明明就是那個人人噁心的花痴蠢貨!
你怎麼會成了這個樣子!」
林清荷冷笑着,意味深長地說道:「因為你不是女人,所以你不懂女人的心,女人若是想要改變,就一定會改變。」
軒轅斬臉色蒼白,整個人彷彿墜入冰窟,僵硬住了。
慕容仁向來是眼中只有女人,沒有男人,尤其是在面對這樣美麗的女人的時候,他的眼裏面就不可能再有別的男人。
他擦了擦口水,說道:「軒轅老弟啊,哈哈,既然你輸了,就要願賭服輸。」
軒轅仁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不可能,她明明就是一個其丑無比的女人。」
「呵呵,這樣的一個美人站在你的面前,你居然說她是一個醜陋不堪的女人,看來你的眼睛真的出了問題,最好是去看看郎中。」
「你知道她是誰嗎?」
「我不需要知道她是誰,我只需要知道她是一個美人,我從來就沒有見過的美人。」
軒轅斬冷笑着說道:「她明明就是相爺府上,京城第一醜女林清荷!」
慕容仁眨巴了幾下眼睛,笑着說道:「我雖然沒有見過她,但是我卻知道面前的這位姑娘,絕對不可能是傳說中的花痴醜女林清荷。」
林清荷唇角微揚,更使得她平添了幾分的嫵媚,說道:「我就是林清荷,傳說中最污穢不堪的女子。」
慕容仁怔住了,他真的不相信她說的話,甚至一個字都不相信。
林清荷繼續慢慢地說道:「但是,你要相信的是自己的眼睛,而不是別人說什麼,你就要信什麼。」
慕容仁點點頭,說道:「不錯不錯,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所以,軒轅老弟啊,你輸了,趕緊去找林媽媽,今晚好跟她同榻而眠,你就好好享受下她的柔情吧。」
軒轅斬憤怒地說道:「這不可能的,她的臉上,有一塊比鬼還恐怖的胎記,只是她精心掩飾了而已,你讓她擦去臉上的那枝紅梅,你就知道她有多麼的醜陋!」
林清荷卻是笑着說道:「這你就不懂了,沒有人生下來就是一個完美無瑕的人,但是,只有懂得掩飾自己的缺點,並且能將自己美麗的一面展現出來的人,才是聰明的人。」
慕容仁拍着巴掌說道:「不錯不錯,姑娘說得實在是對極了,軒轅老弟啊,你可不能言而無信啊,呵呵呵。」
看着他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軒轅斬憤怒地說道:「這件事根本就不能算,你……」

《嫡女歸來之許佳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