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謀:邪王,請接招
嫡女謀:邪王,請接招 連載中

嫡女謀:邪王,請接招

來源:google 作者:沐雲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雲汐 沐婉心 現代言情

十載夫妻,風雨同舟,她傾注所有,卻換來血盡而亡重生一世,她勢要護親人,虐仇敵,翻手為雲覆手雨只是,這個男人是怎麼回事?說好的只是彼此合作,怎麼還動手動腳了呢?她咬牙瞪眼:王爺,請您遵守約定!他欺上身,笑的顛倒眾生:本王覺得,咱們應該更深入的合作一下反正這一世,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再放手【QQ群:529630248拍門磚:文中任意角色名,歡迎親們來做客!】展開

《嫡女謀:邪王,請接招》章節試讀:

沐雲汐出府了一趟,大概傍晚才回來。
  「娘親,把金茶和從她房間搜到的相思子一齊帶來吧。」
沐雲汐抹了抹額頭上的汗。
  「不着急,你先坐下喝點兒茶。」
雲嵐給沐雲汐到了一杯桃果茶。
  她知道沐雲汐不喜歡炮製的茶葉,一般只喝果茶或者牛乳茶。
  「還是娘親最疼我。」
沐雲汐一口氣灌了半杯,清清涼涼的,甜絲絲的,解渴又解暑。
  「慢點兒喝,別嗆到了。」
雲嵐無奈的笑笑。
  沐雲汐一連喝了兩杯,才覺得身體里那股燥熱逐漸平復了下去。
  這時,羅嬤嬤才把金茶帶了進來。
  「金茶,你可知錯?」
雲嵐沉着臉問道。
  「奴婢不知做錯了什麼,還請夫人明示。」
金茶跪在地上,故作鎮定的說道。
  「不知道嗎?」
雲嵐將一個小花布包拿出來,摔在金茶的面前:「現在知道了嗎?」
  金茶看到那個小花布包的時候,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起來。
  「奴婢不明白。」
金茶抖着身子,垂着頭。
  「這是從你的房間里搜出來的。」
沐雲汐眯着眼睛看着金茶,聲音冷冽如冰:「裏面裝的是劇毒相思子。」
  「我自問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雲嵐有些痛心的問道。
  「奴婢沒有背叛夫人,奴婢不知道什麼相思子,這個花布包也不是奴婢的。」
金茶的聲音,已經抖的不成樣子了。
  「娘親,不要和她說那麼多廢話,不如用刑吧。
打到她肯說實話為止。」
沐雲汐很乾脆的說道。
  金茶瞬間就癱在地上了。
  杖刑最痛,也最難熬,萬一自己扛不住的話,那弟弟就……
  想到這裡,金茶的眸底閃過一抹決然。
  她想要咬舌自盡。
  可還沒等她咬下去,就被一隻手用力的卡住了下巴。
  然後就聽「咔吧」一聲脆響。
  金茶的下巴就耷拉下來了。
  突如其來的疼,讓金茶的眼裡迅速的聚起了淚花。
  「這點兒疼都受不住的話,那我勸你還是趕緊招供的好。
若是杖刑的話,可就比這個疼百倍了。」
沐雲汐收回手,冷哼了一聲。
  金茶流着淚,拚命的搖搖頭。
  她不能招。
  若是招了,弟弟就沒命了。
  弟弟是她再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
  沐雲汐拉過一旁的矮凳,坐在金茶的面前,笑容中帶着涼意:「我知道,你有一個弟弟,平日都是養在鄰居家的。」
  金茶聞言,驚恐的抬起頭。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多。
  當初,若非是她們利用弟弟來威脅自己,自己也不會選擇背叛夫人的。
  「這個東西,你認識吧?」
沐雲汐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個項圈在金茶的眼前晃了晃。
  金茶瞬間就崩潰了。
  沐雲汐趁機將金茶脫臼的下巴接了回去。
  「是趙姨娘,是趙姨娘。」
金茶崩潰的大哭:「趙姨娘用奴婢弟弟的性命威脅奴婢,讓奴婢在夫人每日喝的養顏湯中加上幾粒半生不熟的相思子。」
  沐雲汐的雙眸,頓時危險的眯了起來。
  趙氏素來得寵,在府里也是張揚跋扈的,只是沒想到,她居然敢對娘親下手。
  該死的!
  既然她敢對娘親下手,那自己就要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求夫人和三姑娘饒了奴婢的弟弟吧,他才六歲,什麼都不知道。」
金茶用力的叩頭,砰砰有聲。
  「奴婢願意以死謝罪。」
金茶哭着,聲音沙啞而絕望。
  「我可以做主,饒了你的弟弟,也饒了你。」
沐雲汐慢條斯理的說道。
  金茶一愣,抬起淚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沐雲汐,額頭上緩緩流下殷紅的血來。
  「我還可以派人保護你弟弟,甚至送他去學堂。
但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
沐雲汐說道。
  「三姑娘想讓奴婢做什麼?」
金茶問道。
  「以後,盡心儘力的伺候我娘親,且永遠都不能背叛我娘親。」
沐雲汐補充道。
  「奴婢答應,奴婢答應。」
金茶本以為自己是必死的,沒想到還能死裡逃生,而且還是這麼簡單的條件,當下便重重的點頭說道。
  「娘親,我想給金茶求個情,請您對她網開一面。
我相信,她以後絕對不會再背叛娘親。」
沐雲汐看向雲嵐。
  「好,聽汐兒的。」
雲嵐雖然不解,卻還是點頭答應了。
  她知道,汐兒這樣做,定有自己的道理。
  「等會兒下去後,你把額頭上的傷口處理一下,不要讓人看出端倪來。
至於趙姨娘哪裡,你好好應付,不許讓她起疑心。」
沐雲汐的語氣陡然轉冷,如同寒冬臘月里的冰渣子一般:「若是再有下次,你和你弟弟就去見閻王吧。」
  「是,是,奴婢明白。」
金茶一疊聲的應道,然後便躬身退下了。
  等金茶出去後,雲嵐才問道:「汐兒剛剛給金茶看的是什麼?」
  「是她弟弟貼身佩戴的長命鎖項圈。
上午羅嬤嬤從金茶房間里搜出相思子後,下午我就去找她弟弟了。」
沐雲汐半真半假的解釋道:「她有個弟弟的事情,我也是以前無意中聽別人說起的。」
  前世的時候,金茶的這個弟弟十四歲就在秋試中中了解元。
  第二年又在春試中拔得頭籌,殿試中欽點為狀元。
  成為大齊歷史上最年輕的狀元。
  當初,還是沐雲汐親自去找了這位狀元,將他拉入了墨玹凌的麾下。
  她自然記得分明。
這一世,定不能再讓墨玹凌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