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第一姑爺
第一姑爺 連載中

第一姑爺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包子好多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明誠 朱合

葉明誠帶着穿越奇書《軍地兩用人才之友》穿越到大夏朝,成為了一名上門女婿在穿越奇書的加持下,他開始了他在古代的種地征戰,無限開掛,征服世界的過程展開

《第一姑爺》章節試讀:

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就有小廝來敲葉明誠的房門。

「姑爺該起床了,按照股規矩,得去老婦人那裡請安了。」

作為國公府的上門女婿,葉明誠每天都要早起,去給府里的老夫人請安。葉明誠看了眼天色,這會恐怕連狗都沒睡覺,隨即一陣苦笑。

昨天夜裡,葉明誠想了一整夜,根本就沒有睡太久,這就有小廝來叫門。葉明誠無奈之下,便頂着一雙嚴重的黑眼圈隨小廝請安去。

「秋月,稟告一下老夫人,姑爺前來請安。」小廝在一邊說道。

「你小點聲,打擾了老夫人清修,要了你的狗命。另外,昨天老夫人吩咐過了,姓葉的不用請安,以後也不用來,他不配。」

當然,最後這句話,是這丫鬟擅自加上的。老國公夫人再是厭惡這葉明誠,可好歹是她孫女婿,怎會如此言語。

葉明誠聽到這丫鬟的言語,很是氣憤,好歹自己是一七尺男兒。不見也好,以後還省了這個麻煩事。

葉明誠沒有言語,轉身就走,還沒走出多遠,就依稀聽到後面丫鬟言語。「呸,有甚了不起,小人得志。」

葉明誠又是一陣無奈,誰讓他的名聲那麼臭。隨即就走出國公府外,向家裡走去。

不論是這個時代,還是穿越之前的時代,都有規矩。新婚新人,第二天得回娘家。

自己這上門姑爺,雖然是一個人,也沒有新娘陪伴,可家還要回。

在自己的記憶之中,自己那破敗的家中,還有一年過四旬的母親和一十多歲的妹妹。

雖然他紈絝敗家,但是母親和妹妹從來沒有嫌棄過他,這段記憶讓葉明誠心中頓感溫暖。

「娘,妹妹,不管我之前如何。以後我一定要 讓你們過上好日子。」葉明誠在心中暗自發誓。

葉明誠在穿越之前也有家人,對他們也很是思念。既然回不去了,那就好好對待這一世的娘親和妹妹吧。

葉家原本還是大宅子,後來給他敗光家業,祖宅已變賣了。現居住在城外一處偏僻茅屋。

茅屋不僅漏風漏水,屋頂連實足的茅草也是 沒有,正經的冬天冷,夏天熱。

剛一鄰近,葉明誠就看到家門前為了一群人,人群中還傳來了母親和妹妹的嘶喊聲。急的葉明誠趕忙撥開人群。

「不要帶走我女兒,不要帶走我女兒。」葉明誠的母親王氏抱着自己的妹妹坐在地上痛哭。

只見一獨眼的光頭大漢譏諷道:「不帶走也行。你兒借了我們100兩,現在就還了。今天要是還不了,這小丫頭我們就拉到怡紅院賣了。」說罷,光頭和一同前來的混混大笑起來。

「哪裡會有100兩,我兒前些日為了給我抓藥,分明就借了你們五兩銀子。」

「連本帶利就是一百兩,你家那個廢物現在不是攀上國公府了嗎,一百兩對你們來說小意思。」

眼見面前這對母女不再搭話,只是嚎啕大哭,旁邊又站出來一個混混。

「要不這個錢我來出,你把女兒嫁與我。這樣我豈不是與國公府也攀上點關係了。」說完,混混就笑的更加肆無忌憚。

「呸,你想得美。今天我母女二人就是死,也不會便宜你們。」

看到眼前這幅情景,周圍圍觀的村民沒有一個人願意上去幫忙。一是這葉明誠實在是得罪了太多了,二是這夥人是當地最大的幫派,狂鯊的成員。

狂鯊是這金陵城中名副其實的黑幫榜首,除了在民間為非作歹,傳聞還有官府背景,而且背景極深。

「既然這老狗不識好歹,兄弟們上,把這小丫頭帶回去爽完,再送去怡紅院。」

「啪!」

光頭大漢話音剛落,就被人一巴掌甩了過來。

除了這光頭大漢被打的懵在原地,隨從而來的小弟也是一臉驚。

這光頭仔狂鯊幫中是個小頭目,從來只有他欺負人的份,根本沒有人敢打他,更何況打人還不打臉。

「你,你敢打我。」光頭看着眼前的趙明誠,一臉不可思議。

「啪,啪,啪啪啪。」葉明誠兩隻手一起甩光頭耳光。

「打的就是你,睜開你狗眼看看我是誰。我葉明誠大夏粵國公正經的孫女婿,我大舅哥驃騎都尉 ,手裡管着五千甲士。我二舅哥說出來更嚇死你,我二舅哥朱合,咱們金陵城的第一公子。」

「你他么,活膩歪了,敢收我的高利貸,還想把我妹妹賣去怡紅院,誰給你的膽子。」

這國公爺和大公子對自己這等市井無賴,肯定不會在意。可這事要是給朱合這二世祖知道了,光頭想想都害怕。恐怕就是幫主,也得給國公府二公幾分薄面吧。

這時旁邊一個不懂事的小廝跳出來,指着葉明誠的鼻子說:「都說你被國公府冷落,昨晚給你睡的還是下人房,我偏不信你有這等本事,能請動國公府給你做靠山。」

「誠兒,昨天晚上他們給你睡的下人房?」

「娘別聽他們瞎說,我跟婉兒好得很,他對兒子可好了。當年咱爺在戰場上和老國公是同袍,又捨命救國公爺。這等天大的情誼怎麼能說沒就沒。不僅大哥二哥對我好,老國公和老夫人對兒子也是特別喜愛。」

聽着葉明誠的言語,光頭越發確定他所言非虛。

一旁的葉明誠,又添油加醋的說道:「打我們家的臉,就是折了國公府的面子,恐怕某些人活不了咯。」

此話一出,光頭徹底怕了。不說那權柄滔天的老國公和大公子,就是那二世祖朱全來問罪,幫主肯定也會把我推出去謝罪的。

「葉公子,誤會誤會,都是誤會。」 說罷便一腳將身旁說錯話的小廝一腳踹翻。

「你們怎麼辦的事,葉家怎麼可能欠我們的錢,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別,我葉明誠不是仗勢欺人之人,既然這錢是我借的,那就我來還。一百兩就一百兩,只是希望給我半個月時間,並且這利息,就不要再漲了。」

這四五兩銀子,就夠一家人開銷一年,這一百兩可見是一筆天文數字。好在半個月就有鄉試,自己若是考中,那這一百兩也就不是問題了。

到了還錢之日,葉明誠要讓這光頭知道,這一百兩是如何燙手。

光頭帶人走後,葉明誠看着滿頭白髮和眼淚婆娑的妹妹,心中不忍 ,都是自己害苦了他們。

「娘,是兒子不孝。」葉明誠重重的跪在地上。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咱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