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第一好婿
第一好婿 連載中

第一好婿

來源:google 作者:夏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晨 柳小嬋 都市小說

他本是一流世家的少爺,卻入贅給人當女婿!受盡各種凌辱,只為守護自己的老婆!展開

《第一好婿》章節試讀:

這世上,只要是願意挑,沒有哪個裝修工程,挑不出毛病。

”媽,你看看。 ”柳澤濤把合同遞給了金玉棠,指了指附加條款,一臉得意的說: ”還以為柳澤海給咱們家立了個大功,簽了一份大合同,鬧了半天,原來是個賠錢的合同啊! ”

”百分之二十的違約金,工程只要有瑕疵,就得賠付? ”金玉棠看向了柳小嬋,冷聲問: ”這合同是你簽的? ”

”是的,奶奶!如果我們樂家裝飾的工程做得完美無瑕,可以獲得百分之二十的獎勵。 ”柳小嬋很自信。

”完美無瑕?呵呵! ”一個跟柳小嬋年紀相仿,全身名牌的女孩接過了話,譏諷道: ”就算是你這張天天用高檔化妝品保着的臉,都不是完美無瑕的,裝修工程,怎麼可能完美無瑕?只要願意挑,任何裝修工程,都是千瘡百痍的。 ”

她是柳澤英的女兒,冉夢潔。

”做生意不是打嘴炮,我相信樂家裝飾的實力。 ”柳小嬋說。

”實力? ”柳浩宇冷笑了一聲,而後道: ”不要以為就你聰明,覺得大家看不出來你耍的這小把戲。簽這種賠本的合同,不就是為了拿到那一千萬的預付金,然後好贏我們家和三姑家嗎?為了贏得家產,不惜讓公司賠本,讓柳家遭受巨額的財產損失。以前真沒看出,柳小嬋你還真是個狠人。這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

”你不要在這裡誣衊我,我沒有這麼想過,更不會這麼做。 ”柳小嬋很無語,簽合同的時候,她根本沒想到這個。用這種下作的方式贏,她是不屑的!

”是不是誣衊,得由奶奶來定奪。 ”柳浩宇說。

”浩宇說得好。 ”金玉棠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這一次的比試,比的是你們三家的經商能力,不是比你們偷奸耍滑的能力,更不是比你們敗柳家家產作弊的能力。下月十五號,我只看你們完成了的項目賺了多少錢,這種簽個合同,拿個預付款,未來可能虧損的,一概不算!要想算,除非讓對方在十五號之前,把工程款全部付完。 ”

”奶奶,這怎麼可能? ”柳小嬋想要爭。

”不可能那就乖乖認輸,簽這種丟人現眼的合同,還好意思拿出來顯擺?就憑這合同便足以證明,你柳小嬋不適合經商。怪不得好好的樂家裝飾在你手裡,年年賠本。 ”對柳小嬋,金玉棠一樣是沒半點好臉色的。

”媽,要不我答應澤濤說的? ”柳澤海認定樂家裝飾是保不住了,他現在只想保住自己住的那別墅,還有每年的一百萬。

”沒機會了,下月十五號,你們各憑本事,我必將公正! ”

柳澤海住的那套別墅,值五百多萬,原本金玉棠是想先拿回樂家裝飾,然後再找機會把別墅拿回來。現在,她準備一鍋端。

”事情說完了,就你女兒簽的這合同,讓我吃飯的心情都沒了,你們都散了吧! ”金玉棠起身走了。

”真是掃興,好好的家宴,沒想到被你毀了。 ”冉夢潔瞪着柳小嬋說。

”我說柳澤海,小嬋簽這樣的合同,你就不過問一下嗎?咱們柳家,可經不起她這麼胡搞,這麼賠啊! ”柳澤英自然是向著她女兒說。

”有些人,破壞了好好的家宴,居然還有臉留在這裡。難道就沒看見,奶奶都被你們給氣走了嗎?倘若她老人家被氣出個什麼問題,看你們怎麼擔待得起? ”柳浩宇也加入了。

”窩囊廢,還不走。 ”孫香梅罵了柳澤海一句,然後黑着臉走了。

柳澤海自然是跟了出去。

”我們走吧! ”夏晨對着柳小嬋說,他很淡然。

每一次的家宴,都是如此,他早已習慣。

柳澤海一家走了,金玉棠返回了餐廳,和她的子女孫輩們,有說有笑的吃起了家宴。

”奶奶真的被我氣得吃不下飯了嗎? ”柳小嬋問夏晨。

”我們不在她就吃得下,還會吃得很開心。不信,我們回去看,反正我的手機,落在凳子上了。 ”夏晨說。

”好! ”

柳小嬋和夏晨一起返回了餐廳。

兩人一出現,正在愉快吃喝,談笑風生的眾人,頓時就愣住了。金玉棠拿着那個才啃了一半的大雞腿,瞪着柳小嬋,不知該如何開口。

”奶奶胃口挺好的啊!夏晨手機拿掉了,我們回來拿手機,你們繼續。 ”柳小嬋淺淺一笑,從凳子上拿起手機,大大方方的牽住了夏晨的手,說: ”我們走! ”

兩人走出老宅,柳澤海已經開着車帶孫香梅走了。

回到甲殼蟲里,柳小嬋很認真的看着夏晨,道: ”謝謝你! ”

”為什麼要謝我? ”夏晨有些懵。

”謝謝你讓我徹底看清了他們! ”柳小嬋心裏在滴血。

原先她只是覺得,奶奶偏心,更喜歡柳浩宇和冉夢潔,甚至剛才她都以為,確實是自己簽的這合同,讓奶奶誤會了,氣得她都吃不下飯了,搞得家宴不歡而散。為此,她還心存愧疚,想着過幾日,給奶奶買個小禮物,哄她開心。

返回餐廳之前,她多麼希望裏面空空如也。在看到眾人觥籌交錯的歡聲笑語之後,她最後的一絲幻想,湮滅了。

”他們是不是一直都這樣?你早就看出來了? ”柳小嬋問夏晨。

”嗯。 ”

”那你為什麼今天才告訴我? ”

”之前你都不正眼瞧我,告訴你也沒用啊! ”夏晨這解釋,完美無瑕。

”連你也不跟我講實話。 ”柳小嬋找不出夏晨這話的漏洞,但她知道,他在騙她。她的眼裡,包起了眼淚,是一副立馬就要哭的樣子。

”以前他們可惡,但並沒有把我們家往死里整,至少給留了條活路。這一次,他們不僅想要奪走樂家裝飾,還想要把別墅一起收走,讓我們露宿街頭。你那麼善良,之前我就算告訴你,你也不會因為一頓飯,而對他們徹底死心。 ”

”善良?你又哄我?明明就是想說我傻。 ”

”你傻的樣子很善良。不對!你善良的樣子很傻。 ”夏晨賣力的在那裡解釋,可怎麼解釋味道都不對。

”夏晨!你找死! ”柳小嬋用她的小捶捶,在夏晨的背上猛捶。捶完,她的氣消了,心情自然也好了一些。

”捶我捶開心了,你還是給爺笑一個啊! ”夏晨賤賤的說。

”噗…… ”柳小嬋真的笑了,是開心的笑。

她很善良,但她不傻,她知道夏晨剛才是故意氣她,是故意讓她把心中的鬱悶發泄出來的。

”以後不管誰惹我生氣,我都捶你。 ”柳小嬋說。

”別人都是捶完給顆糖,糖我不喜歡吃,請吃頓飯行不? ”

夏晨肚子很餓,而且他知道,現在若是回南湖郡去,家裡必定是腥風血雨。丈母娘的脾氣,還是讓她對着老丈人撒吧!自己就不去瞎參與了,免得受那無妄之災。

”以前沒有發現,現在才算是看明白了,你小子還是只小狐狸啊!讓我請吃飯,你是不想這麼早回家吧? ”柳小嬋是那麼的冰雪聰明,夏晨能想到的事情,她能想不到。

”是!我就是不想這麼早回家!如果老婆大人願意,吃完飯之後,我可以把自己攢下的私房錢全都拿出來,請你看電影。 ”

”喲!厲害存得有私房錢啊?怎麼存的? ”柳小嬋悠悠的問。

”不能告訴你。 ”夏晨說。

”存了多少啊? ”柳小嬋又問。

”不能告訴你。 ”夏晨依舊守口如瓶。

”既然存了私房錢,那就連晚飯一起請了吧!吃飯的地點,由我挑。 ”柳小嬋懶得再問了,就夏晨手裡過的那點毛票,一頓飯,就能把他榨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