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第一鑒婿
第一鑒婿 連載中

第一鑒婿

來源:google 作者:關東煮本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婉婷 秦漢 都市小說

唐代官窯唐三彩!清代御用冰裂紋御酒壺!周朝時期青銅簋總行了吧?勉強入眼!這個人是誰?口氣這麼大?他?楚家廢物女婿,秦漢!商業巨頭穿越到楚家廢物女婿秦漢身上,從此徹底改變了他廢物女婿的命運!打土豪,分古董,分分鐘讓富二代懷疑人生!秦漢嫉惡如仇,權財雙絕,且看他如何走到人生巔峰,君臨天下!展開

《第一鑒婿》章節試讀:

  就在這時,楚家別墅外走進一人。

  此人身穿藍色唐裝,體態微胖,手中拿着車厘子大小的綠松石手串,脖子上掛着三顆頂級的天珠。

  「任老,您怎麼來了?」楚振山見鶴城首席鑒寶專家任騰飛,人稱任老分開人群走了進來。

  他趕緊走下台,滿臉微笑的迎了過去。

  「哈哈!楚董事長過壽辰,我任某不請自來。」

  任騰飛雖然嘴上這樣說,可他卻只是禮貌的對楚振山點頭示意後,順着香味來到黑莯香這裡。

  「黑莯玉?」任騰飛從地上撿起碎成兩半的黑莯玉,面露驚愕的說道:「這麼大塊的黑莯玉,實屬罕見。」

  額?

  楚振山的手伸出去卻遭到冷遇,十分尷尬。

  可當他聽見任騰飛的話後,他趕緊走了過去。

  「任老認識這物件?」

  任騰飛喜出望外後,臉上划過可惜的表情,點頭回道:「這是黑莯玉,世間罕見的寶貝!」

  「這麼大塊的黑莯玉更是前所未見之物,只可惜...摔成兩半,不然...」

  「不然怎麼樣?」楚振山問道。

  「不然價值連城,可為國寶。」

  刷!

  本私下議論的眾人,聽到任騰飛的話,全都安靜下來。

  尤其是剛才還很得意的楚嘉豪更是盯着大眼珠子,一臉的不可思議。

  「任老,您可別開玩笑了。」楚嘉豪直接把手機遞了過去,說道:「我已經查過了,世界上根本沒你說的這玩意。」

  「你不會是被誰收買了,來演戲的吧?」

  楚嘉豪說完,目光落愛楚婉婷的身上,意味深長。

  任騰飛本是笑面,可聽到楚嘉豪這冷嘲熱諷後,頓時不悅。

  「你是?」

  「我是楚家的...」

  「不得無禮!」楚振山雖然很寵愛他這唯一的孫子,可他深知任騰飛什麼人。

  在鶴城,任騰飛可是鼎鼎大名,就連他自己都沒法和人家比。

  「爺爺我...」

  「閉嘴!」楚振山皺着眉頭呵斥道。

  楚嘉豪被爺爺呵斥,只能乖乖的低下頭不敢出聲。

  任騰飛輕輕瞟了他一眼後,沒理睬,而是轉過身問道:「這黑莯玉是楚董事長的?」

  被這麼一問,楚振山有點尷尬。

  畢竟剛才他沒接受這禮物,還當廢品隨意讓楚嘉豪扔在地上。

  現在如果承認,那就有些**份了。

  「是我的。」

  站在一旁的秦漢發聲。

  任騰飛看着秦漢,雖然他衣冠不整,頭髮凌亂,可卻在秦漢的眼眸中感到很強烈的銳利之光。

  「請問這黑莯玉是從何得來?小夥子願意出手嗎?」

  秦漢看着任騰飛嘴角上揚,淡淡的笑了。

  現在他已經不是之前的秦漢,任騰飛這老東西已經不認識自己了。

  可秦漢卻認識他!

  別看他現在這樣的地位,可當年如果不是秦漢,恐怕他早就失去了雙手,歸隱田園了。

  「你買不起。」

  秦漢的這番話引起了軒然**。

  在場所有人哪有不認識任騰飛的?他買不起?恐怕把他家的古玩珍寶拿出來,整棟楚家別墅都放不下吧?

  「哈哈!」任騰飛不怒反笑,隨後說道:「不如你說個價,沒準我買的起呢?」

  「不如這樣吧!我來出價。」任騰飛見秦漢不說話,直接伸出五根手指,說道:「五個億,你看怎麼樣?」

  五個億?

  站在一旁的楚振山着實一驚,雖然五個億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大數,可任騰飛能輕易的給五個億,看來黑莯玉的價值遠遠不止這些。

  然而,秦漢卻搖了搖頭,表情十分堅定。

  「十個億,你考慮一下。」

  「不賣!」秦漢絲毫沒有考慮,堅定的回答。

  任騰飛皺了皺眉,爽快的問道:「你說多少錢願意出?」

  「我說了,你買不起。」

  「你...」任騰飛被秦漢氣的說不出話來。

  楚振山見事態即將僵化,一把拉過任騰飛的手臂,笑容滿面的說道:「任老別生氣,這東西如果你喜歡,我送你就是了。」

  「秦漢是小輩,不懂事。」

  任騰飛起初聽到送還很高興,可當他聽到「秦漢」這倆字的時候,臉上着實一驚。

  「他叫秦漢?」

  「嗯!是我的孫女婿,怎麼了?」楚振山不明白他的意思,見任騰飛的反應這麼強烈覺得很奇怪。

  任騰飛甩開楚振山的手,來到秦漢的面前仔細觀察。

  當二人對視一會後,任騰飛皺着眉頭問道:「小夥子,你整過容嗎?」

  任騰飛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他對這個眼神記憶猶新,這輩子都很難忘記。

  秦漢淡淡一笑,並未回答。

  他從任騰飛手中拿過黑莯玉後,從地上重新拾起錦盒裝了進去。

  「爺爺,雖然它已經碎成兩半,可黑莯玉裂開後有延年益壽,清腦提神的功效。」

  秦漢把錦盒放在楚振山的手上。

  楚振山看着錦盒,許久沒說話。

  這麼貴重的珍寶,他當然是喜歡的不得了。

  可任騰飛是鶴城的頂級鑒寶專家,也是鑒寶協會的會長,如果能通過他,自己也能在鑒寶協會混上一官半職。

  日後楚氏集團的珠寶生意就能壯大。

  任騰飛在一旁微微搖頭,只能作罷。

  「算了,我就不奪人所好了。」任騰飛喃喃的說道:「如果這黑莯玉是完好無損的話,價值可能超過百億。」

  刷!

  在場所有人瞬間沸騰了!

  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楚嘉豪的身上。

  他真是豪啊!

  這麼一摔,直接摔進去幾十億。

  楚振山聽完此話,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雖然自己的孫子是紈絝子弟。

  可無奈他是楚家唯一的血脈,楚婉婷再優秀也是潑出去的水。

  楚振山無論在商場多麼叱吒風雲,終究擺脫不了重男輕女的觀念。

  「好了,任老!這物件既然你喜歡,我明天派人送到你府上便是,來請上座。」

  可任騰飛卻擺手拒絕,直奔主題道:「楚董事長,我就不坐了。」

  「今天我來是受人之託。」

  說著,任騰飛從口袋裡拿出一份告知書遞過去。

  楚振山接過告知書,仔細觀看,臉上的表情漸漸開始產生變化。

  「任老,這...」

  「楚董事長,本來應該是沈家律師來跑這一趟的,可當時我正在和沈老喝茶,想着雙方我都認識,如果律師來送可能會傷了和氣。」

  「希望我是多慮!」

  任騰飛一臉和善,自從幾年前被秦漢在拍賣會上救了雙手,他從此一心向佛,以助人為樂。

  「不不不!我還得謝謝任老。」楚振山趕快擺手,繼續說道:「只是沈家這樣會讓我們損失慘重,您能否幫忙...」

  「唉!難吶!」任騰飛搖了搖頭,說道:「你也知道沈家是我鶴城第一大家族,他們之所以生意能做這麼大,完全是因為守信!」

  「可楚氏集團竟然把這次合作的創意泄露了,那...」

  「好了!事情我已經傳達了,這是我送給楚董事長的賀禮,告辭了。」

  說完,任騰飛身後的跟隨把禮物奉上後,二人轉身準備離去。

  可任騰飛剛轉過身後,突然回過頭戀戀不捨的看着秦漢許久才離開。

  當楚振山聽到之後身體為之一顫,差點沒直接坐在地上。

  這對楚家來說,可算是滅頂之災。

  一旦沈家終止合作,那麼楚家的困境除了集體自殺,別無他法。

  「任老任...」

  可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任騰飛已經走遠。

  本來是高興的日子,沒想到突然來了一晴空霹靂的打擊。

  楚氏集團和沈家合作,楚振山幾乎動用了全部資產,如今合作被停止,還被沈家巨額索賠。

  這樣一來,楚家面臨破產危機。

  此時的楚振山已經無心慶祝,眾人也都察覺出什麼,紛紛離去。

  留下來的全都是楚家人,也全部都是楚氏集團的股東董事會成員。

  「爺爺,怎麼回事?」楚嘉豪有些心虛的試探道。

  楚振山把告知書遞給他看。

  「這次和沈家的合作對我們十分重要,究竟是誰泄露了商業機密?我一定追查到底。」

  楚振山坐在大廳的中間,眼神犀利的對眾人說道。

  楚家的人互相對視,都嚇的不敢說話。

  「爺爺,我看這事不用查了,這次合作就是楚婉婷負責的,除了她還有誰?」楚嘉豪一口咬定。

  「胡說!我負責合作,怎麼可能出賣自己?」楚婉婷氣的攥緊了小粉拳反駁道。

  「好了!」楚振山突然大聲呵斥道:「我還沒死呢。」

  「現在我需要你們解決辦法,來阻止沈家解約,不然...」

  「不然楚家就面臨破產。」

  「破產」兩個字一出口,楚家的人全都傻了。

  這麼多年,他們養尊處優,在楚氏集團內,大事楚振山決策,細節楚婉婷落實。

  除了他們爺孫倆,其他人除了撈油水就是等着分紅。

  一旦楚氏集團破產,他們就失去了優越的生活。

  「這到底怎麼回事?」

  「是啊!為什麼沈家因為這點小事就會停止合作?」

  「一定要查清楚,把他趕出楚家。」

  關係到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楚家人開始關心起來。

  比起其他人只關心錢,楚婉婷更加關心楚氏集團和爺爺的安慰。

《第一鑒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