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地獄大轉盤
地獄大轉盤 連載中

地獄大轉盤

來源:google 作者:幸運大轉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幸運大轉盤 羅德

一個剛剛踏出孤兒院的少年,他行走在生與死之間,一步踏錯便是深淵,無數人成為他成神路上的踏腳石「地獄算什麼,神王又是什麼狗屁東西,這億萬世界將只在我的統治下繁衍生息」羅德站在那輪盤前俯視着廣場上無數眾生說道展開

《地獄大轉盤》章節試讀:

羅德忙碌了一天一夜,當天邊亮起魚肚白時才起身伸了個懶腰,看起來這裡的人身體素質比地球人要好一些,傑拉德那樣的傷勢如果是地球人,在沒有輸血以及藥物治療的情況下,基本上可以宣告死亡,但是他活了下來。

羅德用酒清洗了傷口,然後用針線縫合,再用沸水煮過的布料重新包紮了傷口,指使兩個學徒不停的用熱毛巾給傑拉德擦拭身體,至於卡里索拿來的草藥被羅德直接無視掉了,開什麼玩笑用搗藥罐杵出來綠呼呼粘不拉幾的東西抹在傷口上,小傷口也會被病菌感染後變成大麻煩。

天黑的時候傑拉德已經不再高燒,臉色也沒有之前那麼蒼白,一直觀察他狀態的卡里索驚嘆不已,嘴裏一直讚美着神靈的恩典。

相比較傑拉德,康特的傷勢算是比較輕的了,取出弩箭消毒傷口後縫合腸子、肚子,然後再包紮。

救治完兩人後羅德開始給傷兵營其它士兵處理傷口,開始時羅德還有些生疏,畢竟自己只縫過衣物,還是頭一次在人身上用針,當他無視掉黏糊糊的鮮血後,覺得兩者也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當他忙碌到後半夜時,傷兵營里已經聽不到痛苦的喊叫聲,取而代之的是此起彼伏的鼾聲,當他把傷兵營大大小小可以治療的傷兵全部治了一遍時才發現天已經亮了。

「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給我照顧好他們,你那些亂七八糟的葯不要給他們吃,他們很強壯,是最棒的小夥子,不需要那些你自己都不敢吃的東西。」羅德滿意的看看自己的傑作,轉頭交代卡里索不要做多餘的事情。

羅德救了這些傷兵,間接就等於救了卡里索的命,再加上卡里索早就把他當成貴族公子了,哪敢不聽他的吩咐,在一旁點頭哈腰的說道:「大人放心,我會把他們當成親爹一樣照顧,大人忙了一夜了還是去休息一下吧。」

羅德點點頭就被一位學徒帶到一處休息的房間,這裡雖然簡陋但是卻是一個單間,羅德很滿意,揮手攆走學徒後羅德整個人癱倒在木床上。

從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整整一天一夜,這一天里發生的事情比他一輩子經歷的都要精彩,紛亂的戰場,恐怖的巨獸,人與人之間的狡詐,再加上未知的結局,羅德竟然微笑着睡著了,只不過他的手一直擺在腰間,那裡有一件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

羅德做了一個夢,夢中他又回到了現實世界的小時候,院長奶奶和藹的對自己說:「小羅德,你為什麼不開心?你看大家都喜歡這些玩具,你為什麼不跟他們一起玩?」

小羅德看着院長回答道:「院長奶奶,它們太幼稚了,這些玩具不適合我。」

「哦?那你喜歡玩什麼吶?」院長摸摸年僅6歲的小羅德腦袋說道。

「我想玩攀岩,那個看起來更好玩一些。」羅德滿心歡喜的朝院長說道。

「胡鬧!!!」院長本來還算和藹的臉上掛滿了寒霜,轉過身就走開了。

小羅德臉上的笑容漸漸凝結了,從此他和小夥伴們、大人們相處時臉上總是帶着虛假的笑意,可是他的心裏從來沒有笑過。而此時躺在這未知世界的木板床上,他的笑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是他渴望已久的。

「噦……」「怎麼回事,怎麼這麼臭?」「是誰在偷吃臭豆腐蛋?」「快去稟報傑普斯大人。」

迷迷糊糊中,羅德聽到房間外有斷斷續續的喊叫聲,猛然他驚坐起來,適應了一下身處的環境後才搖搖晃晃的朝外走去。

只見門外或跪,或坐着很多人,大家都在做同一個動作,抱着腹部乾嘔不止,羅德從他們之中穿過,朝傷兵營的方向去了。

「快看,神醫大人。」「他就是神醫大人?」「讚美上帝,賜予我們神醫大人。」「神醫大人我要給你生猴子!!!」

羅德一路上被很多士兵認了出來,看來昨晚他做的事情已經傳開了,羅德享受着眾人的讚美,滿面笑容的和不認識的士兵打招呼,至於想要給他生猴子的那位,羅德直接無視了,你一個大老爺們怎麼生?

當羅德踏進傷兵營時,迎接他的是另一輪歡呼,眾人感念他的救命之恩,紛紛取出身上的錢財送給他,羅德一一拒絕後站在人群中說道:「我救你們是因為你們的勇猛,你們為帝國拋頭顱灑熱血,當你們負傷時救治你們是帝國的責任,我很抱歉沒有把你們全部從死神手裡搶回來,但是我要說,只要我可以做到,我就絕不會讓死神的鐮刀再揮舞向你們,那怕是和它面對面的較量,我也一定要打敗他,然後再一次的拯救你們!」

傷兵營的士兵頓時被感動的淚流滿面,曾幾何時有貴族公子願意和死神面對面的較量只是為了他們這些低賤的士兵?雖然此時羅德渾身也是髒兮兮的,衣服也是破舊不堪的,可是在他們看來羅德是最高尚的,心靈是最純潔的,那怕是教會的主教大人也只比他高那麼一點點。

卡里索見慣了貴族老爺給低賤的農夫畫大餅,給予一些所謂的賞賜,可是那些賞賜在卡里索看來只是貴族老爺為了能更好的驅使他們去做事,而羅德卻不一樣,他不要求這些傷兵為他做什麼,甚至揚言還要與死神搏鬥只為了能再救他們一次,這樣的付出卻不要求回報,他要麼所求甚大,要麼就真的是上帝降在人間的侍者。

「大人,您怎麼才休息了這麼一會兒就來了?這裡有我看着就行了,您還是多休息休息吧。」卡里索不願相信這樣一位貴族是個用心險惡的壞人,他祈禱上帝聽到了他虔誠的呼喚。

「不必了,我休息一會兒就可以了,倒是你,昨天打賭輸了,你該不會是想賴賬吧?」羅德才不會告訴他自己根本無法長時間休息,萬一毒氣放久了把周圍人全都毒死了怎麼辦,雖然他們都是自由移動的積分,可是那不是羅德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