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斗戰醫聖(書號:7778)
斗戰醫聖(書號:7778) 連載中

斗戰醫聖(書號:7778)

來源:google 作者:林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山鷹 林飛

簡介:特種部隊王牌軍醫林飛,為救治因他而成植物人的美女隊長,回歸都市潛心修鍊醫技,不料,莫名其妙捲入各種明爭暗鬥,從此災禍不斷,周旋於眾佳麗之間、救人於危命,掀起血雨腥風,且看林飛如何演繹都市熱血傳奇展開

《斗戰醫聖(書號:7778)》章節試讀:

「喂,美女,你有婦科病。」

「大嫂,我可以治好你的不孕不育症。」

「小妹妹,你身體有問題!額,不好意思,原來是男的啊……」

……

宛南市,仁醫堂。

林飛站在門外,斜斜打量着過往行人,隨口說出病症,以致招來鋪天蓋地的謾罵聲。

說破了喉嚨,愣是沒有一個人進駐足,甚至跑的比兔子還快,生怕被這個『江湖郎中』給騙了。

不是坑人嗎?昨個剛回來,海老就把半死不活的中醫館交給他打理,而他老人家美名其曰出去雲遊四海,走前還把林飛的積蓄席捲一空,現在指不定在哪風流快活呢。

堂堂王牌軍醫,竟然沒人相信他,林飛氣哼哼坐回診椅上,翹起二郎腿放在診桌上,滿屋蕭條景象,真不明白海老這些年怎麼堅持下來的,眼看整個上午過去,別說患者,連只耗子都沒進來。

本想拍屁股閃人,突然想起山鷹和教官白鯊來,收起桀驁不馴,眼裡流露出難以遏制的憂傷,眼眶泛起淚花,如果當時醫術達到升竅,山鷹也不至於犧牲,白鯊不會變成植物人,如今說什麼都晚了,目前能做的照顧好山鷹家人,提升醫技重新喚醒白鯊,而突破醫技最直接方法,就是行醫救人,不斷積累經驗點。

能把醫館經營到關門的地步,林飛真心醉了,平日裏海老酗酒成性,哪有心思出診,為何不關閉?反倒丟給他,百思不得其解,鬱悶歸鬱悶,怎樣吸引患者重振醫館?這才是當下深思的問題。

正在這時。

幾個社會青年走了進來,人人衣着不倫不類,不是戴着耳釘鼻釘就是染着五顏六色的毛髮,看上去絕非善類。

「那隻死猴呢?不會故意躲着老子吧?」

說話男子,臉頰上橫着一道猙獰的刀疤,手裡玩着一把水果刀,眼裡儘是不屑。

「這裡是醫館,看猴子去動物園。」

蕭晨淡淡應道。

「呵呵,真是有趣!既然老東西不在,保護費由你代交!」

刀疤男雙手撐着診桌,玩味十足的撇着大嘴。

保護費?光天化日的,宛南的治安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糟糕?沒有病人已經夠窩火了,正愁着沒地發泄呢,偏偏送上幾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林飛頓時表現出一副惶恐的樣子,趕緊撤下腿,正襟危坐,「 你們是黑色會?」

「算你有眼光,這位是山海幫大名鼎鼎的刀哥,乖乖交了保護費,保你一年四季平安無事。」

其中一小弟適時溜須拍馬。

「不錯,把去年的一併補上,兩年共計十萬,少一個子,招牌砸了!病人打跑!」

刀疤男黑着臉加以威脅。

林飛起身繞過桌子轉了出來,帶着為難之色:「按理說你要的不多,可惜我身上沒現金,都在銀行放着。」

「這個簡單!有銀行卡就行。」

刀疤男打了個響指,立即走出來一個小混混,手裡赫然拿着一台刷卡pos機。

操,也太專業了!林飛額頭立時浮現黑線條。

「別說十萬,一百萬都沒問題,看見對面銀行沒?」

林飛指着對過銀行道。

「嗯,看到了,算你小子識相,去取吧,我們幫你守店。」

刀疤男欠屁股坐在診桌上,嘴巴張開,手下極有眼色的點燃一支雪茄放入他嘴裏。

「要多少你們去搶好啦,我可是遵紀守法的四好公民!」

林飛聳了聳肩。

「刀哥,他在玩我們?」

此時此刻,即便傻子也聽得出來。

刀疤男猛地吸了幾口,眯着眼緩緩伸出大拇指,旋即朝下,冷冷道:「敬酒不吃吃罰酒!幫他緊緊皮!」

一個戴着鼻釘的混混,嗷叫着撲了上去。

林飛冷目一掃,一記正踢正中胸口,直接將人踹出門外,可見力量得有多大。

「吆喝,練家子!都他媽給我上!」

老大都發話了,剩下幾人紛紛掄傢伙招呼上了。

「群毆!儘管放馬過來!」

對付這些蝦兵蟹將,林飛不費吹灰之力,談笑風生間,除了刀疤男之外,全部放倒。

「媽的,老子給你放放血。」

目睹手下被打得狼嚎鬼叫,刀疤男心生懼意,但是表面上強裝陰狠無比,揮動手中刀快速襲去。

剎那間,從林飛身上散出強大戰意,「噗」,如同鐵鉗般扣住握刀的手腕,猛地往上一掰,咔嚓一聲斷了,緊接着,順勢往回一帶,膝蓋重重頂在刀疤男小腹上。

僅此兩下,刀疤男垂着手腕,身軀像蝦米似的弓下去。

「你們這些雜碎,總想着不勞而獲,不管他人死活,我就替天行道,把你們打殘了,丟進下水道。」

都以為林飛隨口說說,哪成想探手掐住刀疤男脖子給提了起來。

「大……大哥,饒,饒命,咳咳,以後不敢了。」

趁着還能說話,刀疤男驚恐的連連求饒,自混社會以來,哪見過身手這麼好,手段這麼狠的角色,早知道打死也不來啊。

「享受下在說吧。」

不為所動,直接把刀疤男砸到地上,其他人像下餃子似的,玩起了空中飛人,最後人壓人,人摞人,最下邊的刀疤男被幾百斤的肉墩子壓着,慘叫不已。

「嘖嘖,還沒坐過人體發沙,一定很柔軟真實。」

說著,林飛坐了上去,頓時傳出殺豬般叫聲。

「海醫生……」

一個女子慌張着跑了進來,當看到眼前情景,驚得小嘴張得圓溜溜的。

「你們這是?」

腦子轉不過彎來。

「玩呢,有事嗎?」

突然來個美女,林飛的目光直接落在那兩抹傲嬌上。

「我來請海醫生,他人呢?」

女孩瞟了眼林飛,臉上敷上一層冰霧,似拒人千里之外。

美,不食人間煙火的美,驚艷絕倫的美,林飛沒把控好,以致口水從嘴角溢下。

「小姐,我們是無惡不作的社會敗類,求求你趕緊報警把我們抓走吧。」

「是啊,舉手之勞的事,你就大發慈悲行行好吧,我受不了啦!」

刀疤男更是央求着叫救護車來。

什麼情況?竟然把心狠手辣的社會混混整成這副熊樣,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