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獨寵落跑萌妻
獨寵落跑萌妻 連載中

獨寵落跑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姬雲熙 姬長歌

男主是蕭梓琛女主是墨雨柔的小說《獨寵落跑萌妻》又名《霸總追婚:夫人,哪裡跑!》蕭梓琛是墨雨柔的毒,第一眼,墨雨柔便陷入了一個叫蕭梓琛的泥潭中,結婚一年,最終自己還是成全了他和他的初戀墨雨柔是蕭梓琛的毒,他用一年的時間在躲避這個女人,本以為再無交集,沒曾想自己早已中毒已深她逃,他就追,既然她已成為他的妻,那便是一輩子的妻展開

《獨寵落跑萌妻》章節試讀:

第4章 人蔘姬雲熙半低着頭,長長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陰影。
這是什麼?」姬長歌餘光瞥到山路旁的一株植物,覺得極為眼熟,眯着眼睛仔細瞧了瞧,才想起來那是什麼。
不顧姬雲熙疑惑的目光,她鬆開小孩兒的手,快步上前,半蹲在地上,用手將周圍的雜草剝開,這次倒是清清楚楚瞧見了。
是顆野人蔘。
不消片刻,她就將那顆人蔘從土裡挖了出來,兩隻手上都沾了上泥。
娘親,這是什麼?」站在一旁的姬雲熙見她挖出一顆植物,好奇的眨了眨眼睛。
姬長歌心情極好,輕輕拂去人蔘上的泥土,眉眼一彎朝姬雲熙笑道:好東西。」
人蔘份量極足,看起來有些年份,想必是這裡的村民不認識這些東西,所以才能讓它在這兒長那麼大。
兩隻手上還沾着泥土,姬長歌想了想,對一旁盯着她手裡東西瞅的姬雲熙挑起了唇:走,我們快回去,回去娘親給你做好吃的。」
姬雲熙對她手裡的東西還帶着幾分好奇,他又素來乖巧,自然不會有什麼異議,於是二人便打道回府。
回到家之後,姬長歌二人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然而到家不過片刻,坐在一旁的小傢伙肚子發出咕嚕的叫聲。
餓了?等着,娘親給你弄吃的。」
姬長歌將兩隻手洗乾淨,倒了碗水給姬雲熙遞過去。
娘親是要把剛才挖出來的東西煮了吃嗎?」姬雲熙捧着裝水的碗小口小口的喝,間隙抬起頭問了一句。
姬長歌將人蔘拿出來上下看了看:這個東西呀,可以補氣補血,復脈固脫,安神益智,總之是有很多好處的。」
姬雲熙自幼機智,聽她這樣說就知道是個很好的東西,他眼珠轉了轉,仰着小臉問道:那它是不是很值錢呀,我們可不可以拿去賣掉換錢?」被他這樣一問,姬長歌想起來,在她那個時代,人蔘還是很值錢的,更遑論現在,若是賣到藥鋪,他們就有錢買糧食了。
說得對,我們改日就去鎮上把它賣掉,等娘親有了錢,就可以給雲熙買好吃的了。」
姬長歌將人蔘擦了擦,起身去找了一塊乾淨的布,把人蔘包住放在房間里。
做好這些,一扭頭就見小傢伙捧着茶碗,瞧起來又乖巧又夾幾分可憐。
午飯到現在,的確也過了些時辰,小孩子哪兒能餓着。
反正今天她在山上抓了只兔子,也不準備養在院子里,今天說好了給小傢伙做好吃的。
想到這兒,她上前走到姬雲熙旁邊,擦了擦他嘴角的水:你先忍一會兒啊。」
姬雲熙乖乖點頭。
一回來就被姬長歌丟在院子里的那隻兔子再次被姬長歌抓了出來,收拾乾淨之後發現姬雲熙已經幫忙燒了火,鍋里還有熱水,倒是幫了她大忙,她將乾淨的兔子肉放在鍋里煮着,蓋子一蓋,又想起剛看到的雞,決定今天加餐。
娘親,你要抓住它嗎?」就在姬長歌跟活蹦亂跳的雞大眼瞪小眼時,姬雲熙從屋子裡出來,看到雞飛狗跳的,小聲問了一句。
姬長歌點了點頭,小孩兒快步跑過來,兩人合力終於將不安分的雞制服。
還跑,今天就把你吃掉。」
姬長歌摁着雞翅,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還在撲騰的雞。
噯,好像是個母雞。」
擼袖子準備將雞處理了時,卻發現手底下的是只母雞,在她看來,母雞留着還有用處,要是吃了就太可惜了。
因此,被命運扼住喉嚨的母雞才得以存活。
農村裡的空氣極好,這會兒太陽冒出頭,陽光透過樹枝灑在地上,姬雲熙蹲在地上,陽光將他的影子拉的很長,他盯着看了一會兒,百無聊奈的瞥了瞥嘴。
姬長歌在屋子裡找到了一個前主人留下的雞籠子,把手裡撲騰不停的母雞扔了進去,她是打算將這母雞好好養起來,來日還有雞蛋可以吃。
娘親,為什麼是個母雞就不能吃了?」姬雲熙撿了根樹枝,在地上自己的影子上戳了戳。
姬長歌將雞籠放好,溫聲給小傢伙解釋:母雞養着以後還可以下蛋,那樣我們就有雞蛋吃,娘親可以給你做雞蛋面了。」
姬雲熙聞言稍稍睜大了眼睛,小臉上顯出幾分歡喜,用力的點了下頭:嗯!」
姬雲熙再聰明懂事,到底也是小孩子,總還是有幾分幼童心性,平日里看着乖巧,還有幾分老成,這會兒顯露出幾分天真,格外招人疼。
過會兒我們吃兔子肉。」
姬長歌洗乾淨手,進屋時朝還蹲在地上的姬雲熙眨了下眼睛。
姬雲熙將手裡的木棍扔掉,拍了拍手站起身子,走到裝着母雞的雞籠旁,歪着頭瞅了瞅裏面轉悠的動物。
他知道這隻母雞以後可以下很多很多的蛋,對他們來說也算是個寶貴的財富。
看着在廚房忙着做飯的娘親,他轉身跑去拔了一大把的草,又跑回去扔進雞籠里,劈頭蓋臉扔了母雞一身。
籠子里的母雞不滿地叫了兩聲,姬雲熙背着手,盯着它,興緻勃勃的準備看它進食。
這個時節,草木倒還旺盛,小孩兒拔的還都是比較嫩的草,餵雞倒也不錯。
姬長歌看到姬雲熙的動作之後才放心的走近廚房。
終於晚飯做好了,燉的兔子肉很香,香味飄的滿院子都是,姬雲熙在一旁嘴饞的說道:娘親,這兔子肉好香啊!」
姬長歌抿嘴笑了笑:小饞貓,來嘗嘗味道怎麼樣,」姬長歌用筷子加了一塊肉吹了吹,放在姬雲熙的嘴裏。
燙燙燙…娘親」姬雲熙口齒不清的說道。
姬長歌想到了之前經常接濟她們母子的李大娘一家,就對姬雲熙說:雲熙,我去吧肉分給李大娘一些,你在家乖乖等着娘好不好?」
姬雲熙點了點頭:我會在家裡乖乖等娘親回來的!」
聽姬雲熙說罷,姬長歌用勺子盛了一碗的兔子肉出門了。
這時候的天還沒有完全黑透,有許多的人家都已經燈火通明了,姬長歌走在路上並沒有感覺孤單,反而到現在她都覺的來到這個世界有點不可思議。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