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獨寵妖妃
獨寵妖妃 連載中

獨寵妖妃

來源:google 作者:唐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吁蘇峰 唐琳 現代言情

暮色深沉,繁星閃爍,一輪明月高懸漆黑的森林之中,躺着一具衣衫襤褸,渾身是血的女屍在女屍不遠處,有一隻野狼正在慢悠悠的向她靠近「嗷嗷!」野狼發現獵物....展開

《獨寵妖妃》章節試讀:

他的聲音很好聽,帶着濃濃的魔性。

唐琳忍不住抬頭看向他,不看還好,這一看就移不開眼。

他美如謫仙,面如冠玉,一張臉彷彿被人精心雕刻一般,劍眉入鬢,一雙好看的丹鳳眼裡充滿着怒氣,鼻若懸樑,薄薄的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直線。

「胖女人,你看夠了沒有?」瀟晟看着唐琳一副花痴的樣子,心裏一陣鄙夷。

唐琳聽聞,皺眉,這個人長得倒是挺帥氣,只是他的脾氣可真是不敢恭維。

她嘴角勾起一抹狐笑,「公子你別生氣,我這就起來。」

話落,快速的爬了起來,只是才起了一半,猛地用力向他胸膛坐去。

噗嗤一聲,瀟晟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唐琳疑惑,她是胖了些,但不至於坐一下,就把他給坐吐血吧。

低眸仔細一看,他胸口的衣衫已染滿血紅,很顯然他那裡受傷了。

「該死的女人。」瀟晟吃痛的爬了起來,臉色冷如寒霜,周身發出冰冷的氣息,車內的溫度驟然下降,似要凝結成冰。

唐琳察覺到他眼裡的殺氣,暗叫不好,急忙後退一步,與他拉開一段距離。

瀟晟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的血液,眸底發出銳利如刀鋒的光芒,狠狠的刺向她,此時的他看起來就像是地獄的鬼魅異樣可怕。

忽地,他抬起手,凝聚一股力量,將唐琳吸了過去。

「女人,你死定了。」冰冷低沉的嗓音再次響起,在唐琳心中重重敲響。

他的手緊緊的掐住唐琳的脖子,讓她的呼吸變得難受起來,一張肥大的臉漲的通紅。

「放開我……」唐琳用力拌了拌他的手,可是卻怎麼都拌不開。

瀟晟冷嗤一聲,「傷了爺,還想讓爺放過你,你認為可能嗎?」

說完,手下的力度更重了些,疼的唐琳眉頭緊蹙。

「該死,不要以為自己長得帥,老娘就不忍心對你下手。」唐琳拿出發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他胸膛刺了過去。

瀟晟眉頭一皺,急忙躲避,掐住她脖子的那隻手微微一松。

見機,唐琳猛地一腳踢向瀟晟的胯下,他心中一怔,捂着胸口飛身而起,竄出車頂。

好歹毒的女人,竟然踢他的……

唐琳臉色有些不悅,這副身體太差,反應速度如此慢,若換做以前的她,定會踢中。

瀟晟翩翩落地,胸口上的血液從他手指縫中流出,滴落在地上。

野狼聞見血腥味,猛地跳躍攻擊他。

瀟晟抽出腰間薄劍,向狼一劈,頓時一隻只野狼,被他的劍一分為二。

野狼看見自己同伴被殺死,氣的嗷嗷叫,對他手上的長劍有些膽怯,卻沒有後退,從四面八方不同的位子共同襲擊。

瀟晟見狀,身子猛踏,提起一絲內力,高高躍起,凌空化出一劍。

野狼以為輕鬆得手,沒想到還有這種變故,當下就有三頭野狼被長劍劈開。

「功夫不錯!」唐琳悠閑的坐在馬車上,看着瀟晟作戰。

野狼數量太多,任他們怎麼殺都殺不完。

過了一會兒,蘇峰身上已有多處傷痕,握着劍的手有些顫抖。

七八隻野狼一起攻擊他,有的咬住他的胳膊,有的咬住他的雙腿,讓他一時間施展不開身手。

哐當一聲,手中長劍掉落在地,身子被野狼壓倒。

一隻巨大的野狼趴在蘇峰身上,露出鋒銳的利爪狠狠的在他肚子上划過。

頓時,蘇峰肚子上留下幾道很深的傷口,血肉模糊,裏面的腸子都出來了。

巨大野狼並沒有就此放過蘇峰,它舉起利爪,準備繼續。

瀟晟看見,想要飛過來救蘇峰,卻又脫不開身。

就在巨大野狼的爪子落下之時,唐琳身子如矯健的獵豹一般,飛速的來到蘇峰身邊,她撿起長劍,用力一揮,狼頭咔嚓一聲,掉了。

眾狼看見它們的狼王被殺了,面露恐懼,四下竄逃。

瀟晟疾步來到蘇峰跟前,掏出瓷瓶將藥粉灑在他傷口上。

唐琳看了一眼,灑在蘇峰傷口上的藥粉只是普通的金瘡葯,對於傷勢嚴重沒有任何作用。

蘇峰傷口的血液涌流不斷,在這樣下去,他會死的。

唐琳急忙蹲下,取下頭上的發簪,正準備向蘇峰身上刺去,卻被一張強有力的手握住。

「你要幹什麼?」瀟晟冷冷的瞪着唐琳。

「不想讓他死,你就別廢話。」唐琳清冷的語氣響起。

瀟晟眸光狐疑,他怎麼看她都不像是會醫術,她真的能救蘇峰嗎?

「在不放手,他的血液就快流幹了。」唐琳提醒道。

「他腸子都出來了,你還能醫治?」在戰場上,那些junyi對於這樣的傷是無法醫治的,所以他才更加的質疑起來。

唐琳被他問的有些不耐煩,起身拍拍手,「既然你不相信那就算了,本姑娘不想和你解釋。」

說著,就要轉身離去。

她一片好心要救人,他倒好,總是懷疑她。

瀟晟見唐琳要走,手上的薄劍一轉,便架在唐琳的脖子上。

「救人,若是你救不活他,爺就讓你給他陪葬。」不管她說的是不是真的,現如今只有一試才能知道。

若是不是,蘇峰必死無疑,若是試了,或許……

唐琳聽着他的話,甚是無語,這個人還真是不講理。

「不救!」

你大爺的,方才老娘要救他,你不讓,現在老娘不想救了,你卻威脅老娘,讓老娘救人。

這人腦袋一定秀逗了!

瀟晟手中的長劍一動,割破了唐琳的皮膚,有鮮血流出。

唐琳吃痛,回頭看着他,氣的咬牙,恨不得衝上去撕碎他,但他功夫了得,以自己現在的身手,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眸中有一道精光一閃而逝,壓下心中的怒意,清淡的說道:「我可以救他,但是你們要護送我回京。」

她對這裡地勢不熟,靠腳不知道何時才能到京城。

若是跟他們一道,就不一樣了,他們有馬車,相信會很快的。

瀟晟沉默片刻,朱唇輕啟,「好!」

唐琳冷笑的用手指彈開薄劍,走到蘇峰跟前,用發簪插入他身上的穴位,再加上按壓指法,讓血液停止流淌。

看到這一幕,瀟晟黑曜石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一副好奇的樣子望着唐琳。

沒想到這個胖女人真的會醫術。

唐琳雖是殺手,但卻精通醫術,在執行任務時,可沒少受傷,為了躲避黑幫的追殺,醫院她是去不得的,所以在環境的逼迫下,她不得不學醫。

血已經止住,接下來需要做的有些棘手,她抬頭看了一眼瀟晟問道:「我需要水,針和線。」

《獨寵妖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