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對自己狠億點就變強
對自己狠億點就變強 連載中

對自己狠億點就變強

來源:google 作者:龍蝦小帝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器 都市小說 龍蝦小帝

開局潑綠茶前女友頭上,被校花追求者圍毆,阿sir在前面喝茶,我自己舉報自己!恭喜獲得不死小強醫仙傳承???當年爸媽帝都仇家上門想要詢王器一脈,被瘸腿的他爸被踹飛了十來米…為破案闖校花宿舍,吃半斤土後女鬼講道理?誤落某派禁地,被當做舔狗…冒着風險都快被畫皮般的扎紙匠紮成半個紙人,硬是學成扎紙秘法,要不要這麼拼?失傳御劍術…諸天降臨,王器挺身而出,以對自己無限殘忍的態度一步步成為葯業巨擘、第二狠人大帝、殺穿諸天禁忌地…「我,王器只是對自己跟事狠億點罷了」【平行世界+狠億點+天地大變+扮豬吃老虎】展開

《對自己狠億點就變強》章節試讀:

「我縱橫商場的老闆左開誠在這等我們商城的下一任老闆。」

兩人在王器的出租屋門口火藥味十足的的眼眸互,皮質笑肉不笑的魏紅淡綠西裝撐着不錯的曲線,她見眼胸前有塊縱橫商場字樣的牌子忍不住問道,真的好奇什麼人能買下一套自己樓盤的別墅。

雖然很多人不看好,但價格銷售總監壓根沒打算降下來,昨天隨着一個老闆全款6號別墅後那可是價值2.2個億的大別墅,而且離譜的是竟然樓盤價值飛漲得一批。

「你們商場/別墅不是銷售業績不行/前景不被看好嗎?」

斑馬紋西裝的三十來歲長得還算帥板寸頭型,左開誠他中指扶了扶自己眼鏡,瞥了下旁邊的長得還成的游春茗,殊不知兩人竟同時發言。

「您好,請問您就是王器先生不,我們這縱橫商場的合同,請您過目。」

見剛洗完澡下來的王器,左開誠習慣的兩手上呈合同,他有點顫抖的模樣,生怕對方識破自己商場瀕臨破場要降價。

「王少我是您的私人管家這是我們雨亦山濛6號別墅合同,別說您的眼力勁真不錯,剛買就升值0.1個億恭喜恭喜。」

「這是別墅智能鑰匙跟一台價值四百五十萬歐陸2022敞篷版跑車,是夏雨珊小姐送您的。」

望着兩個精英遞過來的合同,王器點了點頭,他仔細看了下轉讓以及購買合同與價值多少簽下了名加電話。

「有空我會去整改下縱橫商場的經營,你就先幫忙帶管下,不想的話把負責人發我v信。

這個別墅的話幫我打掃乾淨了,哪天想住或者其他再說,我先上樓了晚上還有點急事兒就不留你們吃飯了。」

「對了叫人把車開樓下來了,我要用。」

一式兩份的文件雙方各拿一份,交代下具體事兒就打發兩人回去了,游春茗**以及讓人噴血的身材王器只是過過眼癮並沒有提什麼過分要求。

他不是輕浮的人。

「喂,哦舅舅啊,你怎麼打電話給我?」

「什麼你要介紹個白領給我?不用了吧,我就一送外賣的怎麼配的上人家。」

「額……過幾天有時間,她也是環城區的啊,好吧那就見一面吧。」

打電話的自己二舅在家做點鋁合金門窗以及防盜網生意,硬是說他媽要給他說的對象,不見面不行啊所以只好答應了。

不然他媽估計又要叨嘮個沒完。

「誰的跑車停在老小區,別是哪個花花公子又來禍害我們家境一般的女孩了吧,淑子怡啊你可不能因為別人有錢就不看人品啊~」

「現在的有錢人越來越玩的花了,前幾天我還看到有人學狗爬到從小區門口出去的新聞,要記住了咱們女人別為了錢丟了尊嚴。」

提着幾大袋子菜的徐娘半老的約摸三四十歲的女人,翁美麗挽着老式髮髻,藍白格子裙的她白若蔥段似的手指把落下來的碎發拾上耳畔,別說還真別有一番風韻。

「知道了知道了啦,別說這種讓人難堪的話題,再怎麼不濟我也不會那樣。」

「如此敏感話題,被外人聽到了多羞啊。」

牛仔熱褲、淡粉的T恤包裹着初具規模的身材,推了推藍色大框眼鏡文子怡好不容易暑假從大學回來,跟着自己老媽剛買了點海鮮,還沒到家呢就被一直說這說那。

從有沒有男朋友升華到了自己要有尊嚴,周遭人路過都用異樣的眼光看過來,讓她感覺惡意滿滿。

「小王啊,你急匆匆的去哪啊,這剛洗的澡吧?」

「還是你踏踏實實,別像網上說的租車顯擺,咱們人啊就要腳踏實地。」

翁美麗一副我看好你的口吻。

「哦,好、好的。」

從剛她們過來,王器就聽到了一些母女兩的對話,現在要是說這事自己車又有點不識趣所以只是點頭。

「對啊哥好久不見我剛回來,今晚上要不來我家吃皮皮蝦,順便教我一下高數?」

「順便晚上在跟我去一趟我閨蜜的生日,假扮一下我的男友,等事後我用我兼職賺的錢請你去吃西餐。」

文子怡她青澀的有些許嬰兒肥臉蛋紅撲撲的說出自己要求後,水汪汪大眼睛望着他撲靈撲靈的,看着其板正俊臉她有些呆了。

「成,晚飯就不用了,今晚你閨蜜聚會再聯繫。」

「晚飯我還去同學聚會,等我回來再說。」

轟轟!既然都答應了,王器也無二話打着火跑車,啥也不說直接沖了出去。

「這…王器該不會就是那種好面子的人吧,剛剛這跑車怎麼也得百萬起步,租一天也要不少錢吧他難道是二代來體驗生活的?」

見王器開走了眼前跑車,翁美麗差點驚掉了下巴,被打臉的她完全呆住了。

「什麼啊?估計月初的領千萬巨獎奧特曼就是王器哥也說不定,不過今晚我看那群娘們兒還敢顯擺自己男友嘿嘿~」

「別yy了,給我回家炒菜。」

一巴掌拍醒天沒黑就發夢的女兒,翁美麗扒拉着手一把將她拖回去炒菜去了…

「呦呦呦!班草怎麼騎共享單車過來了,不是說混得不錯的嗎,你都成了老闆的表兄弟他也不給你買輛小轎車嗎?」

肥頭大耳易湘楠挺着個大啤酒肚身上紅色騷包西裝勉強從寶馬中出來,摟着一個自己女朋友長得一張瓜子網紅臉,剛出來就摟過來朝騎電動車過來的王器陰陽怪氣。

臉上要嘚瑟有多嘚瑟,說歸說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有寶馬,還拿鑰匙不斷揮着。

網紅臉叫做杜曉蝶,馬叉蟲得很還算纖細的腰肢搭配紫黑弔帶連衣裙,她剛出來拍了拍身上一臉嫌棄看着環境鳥都不鳥王器一下。

「曉蝶別介意,我們只是來在聚會的,馬上進去就不髒了。」

看自己女朋友如此,易湘楠也拍了拍自己身上西裝。

「老二你來了。」

黃袍加身的老三方肅皮膚黝黑有些氣喘吁吁,他剛送完一單就直接順着過來了,天氣比較熱還滿身大汗的。

原本不好意思的他打算等易湘楠進了金滿堂大酒店後進的,可一看王器被攔下來了,他也是停好電動車就過來。

「嗯嗯,剛過來就碰到肥仔易,一瘦一胖你說他們做那檔子事兒會不會壓扁啊?哈哈想想就快樂!」

王器故意以他們身材來調侃。

「估計結婚的時候說不圖錢不圖其他,說不定她真圖易胖子不洗澡,圖他滿身肥肉帶出去都不用帶沙發,往上面一躺!嘖嘖美妙得很。」

別看方嘯長得老老實實,懟起人來也是有一套的,話題把利益加重了很多。

「粗俗!下流!我看你們兩窮屌絲這輩子就靠五指姑娘過日子吧,真是可憐的很。」

「要是有個女朋友,也只能將就那種特丑的,不然我杜曉蝶跟你姓!」

怒不可遏的杜曉蝶見被戳穿,她回頭看了下易湘楠,再就是怒不可遏的罵起來。

「還有一個臭送外賣都朋友,晦氣!」

杜曉蝶一時語塞不知道罵其他的了,一眼掃過去老三方肅,把他也加進了挨罵的隊列

「是嗎?歐巴桑,我就挺樂意擋他女朋友都。。」

「怎麼我不青春靚麗嗎?可惜他的眼光有點高,怎麼你這張一看就動過刀的臉,也就胖子把你當寶。」

「也不照照自己的臉不協調跟打了馬賽克似似的,你也配指着他罵,也不知道誰給你的臉?」

來人叫做江心悅,長得漂亮跟模特似的,穿着簡單素色衣服氣質型美女。

說著他們兩人就進了饕味樓,這是市面上僅次於天燈閣的酒店三樓包廂,當然方嘯看了一眼眼前的胖子雨整容臉也跟了進去。

「你跟易胖子,老娘都快被欺負死了,你怎麼也不幫忙說句話!」

「好了好了,別興風作浪了,勞資臉都被你丟進了進去少bb。」

「大佬還多着呢…」

見日常都維護自己的易湘楠都不向著自己了,杜曉蝶嘴巴撅起來可以掛尿桶,不過也還是心不甘情不願進了包廂。

誰叫她找不到更好的金主呢。

包廂內紅木圓桌,剛來的他們正好是最後一波人。很多同學都說自己有事兒,推脫掉了聚會,當然還有就是不融入小團體的人。

「沒、沒什麼畢竟好久不見面,今天請個客而已,我家已經與勞經理簽了個大單勉勉強強賺個百來萬。」

「那可是連鎖海鮮城,就當諸位跟我一起慶祝了,既然老鄧不來了咱們就開吃了。」

李新宇正受着眾人吹捧吶飄飄欲仙,吩咐那滿臉胡茬的同學歐陽鋒打電話,衣着光鮮呂檬旁邊坐着一勞力士中年人約摸四十來歲。

一桌子滿目琳琅的山珍海味,有佛跳牆、波龍、燒鵝、油燜大蝦、鱒魚片、紅燒鮑魚、清蒸海參、白切雞、松鼠桂魚等等。

「沒錯吃飯吧。」

「說的對。」

「咱們先吃,他們幾個人不到那就怪不得他們了。」

粉色乖乖裙蘿莉臉汪靜靜、文靜的素顏長得給七分的周鈴、綠色**頭都吳倩茹紛紛附和。寸頭黃天霸,瘦得跟竹竿似的許鑫博有點看不下去了,不過也沒說啥正準備給王器打電話呢,只見他們逗近來了。

「哪來的送外賣的,我不記得我有點外賣啊?」

「還有這不是號稱不會談戀愛的江校花嗎?怎麼也摟着男人了,怕不是蕩漾了?」

呂檬夾了個今天衣着范思哲灰藍新短裙,拿着個黑色購物袋似的大LV包包放腿上,假裝不認識方嘯像以及給江心悅貼上個倒貼的標籤。

「送外賣也比你攀各種金主強,最重要是還有人接手交往,真的是不知道圖啥?」

「老娘愛摟誰摟誰,總比痘音曝光的兩面三刀某些茶藝大師強,暗地裡踩翻不少船了吧。」

江心悅可不是來受氣的,她狹長美目一橫就是氣勢無匹的懟了過去,兩人如針尖兒對麥芒兒勢如水火。

怎麼會這樣呢?

當然是因為呂檬發現自己長得不如清冷型校花受歡迎,所以嫉妒心起已久,特別是羨慕站在哪裡,她就是哪裡的就是焦點。

「別說這麼多,你三男的後來,是男人先自罰三杯茅台。」

自己女神說自己女朋友是碧池,樓偉文都要氣瘋了,不過介於李新宇計劃他咬牙一一給幾人倒酒。

【校花幫手,傷害百分之百加成,獲得殘忍78。】

《對自己狠億點就變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