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囤億萬物資,攜空間穿古代農家
囤億萬物資,攜空間穿古代農家 連載中

囤億萬物資,攜空間穿古代農家

來源:google 作者:霧靄濃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霍嬌嬌 顧雲驍

21世紀女富婆穿越了,還是身穿到了架空的南夏朝,還好,自己的空間也來了一穿過來就救了被暗算受傷的顧雲驍顧雲驍一朝醒來,看着眼前的妙齡女孩,一時間驚為天人從此,霍嬌嬌就被纏上了,喂,那個傳說中不近女色的顧侯爺怎麼和傳聞中的不太一樣,顧雲驍也沒想到,一次意外,自己就丟了心,從此有了正常人的七情六慾展開

《囤億萬物資,攜空間穿古代農家》章節試讀:

霍嬌嬌清點完了銀子,又把屋子裡的一個靠牆的小矮柜子移開,裏面有一個地窖

地窖里是位於本村那三十畝地的一年的所有的糧食,和在山上採摘晒乾了的山貨

看着這麼大的地窖里滿滿的糧食,嗯,已經不那麼震驚了,原來真的有隱形的富豪啊

霍嬌嬌對未來的資產大概心裏有數了,同時也更加確定了她手裡那些金銀先不拿出來花,因為這個時代的金銀遠沒有後世的純粹,現在的有很多雜質

而現在冶金煉銀的方法都掌握在官府手中,她空間里的金銀純度這麼高,要是製成首飾可比金子銀子要值錢多了

還有空間里那些金銀首飾也是純度很高的,到時候缺錢了就拿首飾去賣,嘿嘿嘿嘿,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兒

霍嬌嬌把地窖蓋好,把木匣子收進空間,回了自己屋,把小明華摟過來抱在懷裡就睡了過去

可沒睡多久,就被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音吵醒,霍嬌嬌一聽是腳步聲,以為家裡進賊了,從空間拿出電擊棍就小心地往門口走

打開門走到院子里,藉著月光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人

霍嬌嬌無語望天,老天爺啊,自己這是什麼運氣啊,一天遇到倆

走過去探了探鼻息,很好,這第二個沒死,可是也快了,看了看滿身是血的人,臉上也都是血,已經看不出本來面目了,只能看出是個高大的男人

看着氣息越來越弱的人,霍嬌嬌嘆了口氣,終於還是救他了

把人拖進了左邊的廂房裡,廂房裡只有一張床,其他什麼都沒有,把人放在床上,看着男人腰上的傷口,一指寬的刀口

先燒了熱水放在一旁,又把他的傷口用冷水清理乾淨,找了乾淨的針線,用蠟燭燒熱,給傷口用酒消了毒,把男人的傷口縫合縫合起來,再撒上金瘡葯就好了

在這期間霍嬌嬌分外認真,還帶着點小興奮,以至於嘴角微微揚起,在空間小動物身上練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在人身上試試了,嘻嘻

顧雲驍本來是昏迷着,又被疼醒了,迷迷糊糊間見到了一個女孩兒,小姑娘看着也就12、3歲,長相那是相當精緻,自己身為侯府世子,什麼樣的美人沒見過,但是還真沒見過小姑娘這麼美這麼精緻的女孩兒

小姑娘一雙彎彎的柳葉眉,一雙圓圓的杏眼,眼含春水,小巧的瓊鼻,看起來很可愛,殷紅的櫻桃小嘴,白皙的皮膚,潔白如雪,一頭黑髮如瀑布般傾瀉直下,身材也比一般的12、3歲少女要好,**,已見性感,年紀雖還小,但已見驚人之姿

顧雲驍只來得及看清小姑娘的樣子,還沒再細細打量,就被再次疼暈了過去

霍嬌嬌看着仍舊沒醒的人,看着臉上的血污,給他用溫水擦乾淨了

霍嬌嬌看着這張臉還有點害羞,這也太帥了吧,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蘊藏着銳利的黑,眼睛閉着,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嘴唇緊抿着,頭髮如黑玉般,這要是放在自己上輩子,就這張臉,想不紅都難

次日清晨,霍嬌嬌早早地醒了,沒辦法,撿了個病號,煮了個瘦肉粥

給小明華煮了雞胸肉,小傢伙現在可以吃了,又弄了個西蘭花,再煮個羊奶,小傢伙的飯也好了

至於自己嘛,做個臘肉飯,用空間里的電飯煲做,嘻嘻,五分鐘就做好了

而昏睡了一晚上的人也醒了,顧雲驍醒來之後才想起來自己是什麼情況,想起昨晚見到的那個小姑娘,薄唇掀起微微的弧度

這要是他的那群手下看到了,指不定以為是見鬼了呢,這可顧閻王啊,每天冷冰冰板着個臉

都說京城顧侯世子三不愛:不愛笑,不愛說話,不愛女人

顧世子可是軍中的一把刀,帶兵打仗戰無不勝,連聖上都讚譽有加,親封了顧雲驍為從二品的鎮軍大將軍

顧世子弱冠之年,就已經有了如此成就,以至於京城的一眾千金都盼能入小將軍的眼,可沒有一個能如願

京中閑王上官灼嫡女上官煙嵐喜歡了顧世子很多年,可顧世子也沒理過她

上官煙嵐只比顧雲驍小了一歲,在這個封建的社會年代,女子及笄之後便可義親了,若是疼愛女兒的也是17歲最晚留到18歲便也嫁人了,上官煙嵐卻遲遲未嫁,這等的是誰不言而喻

女子的青春就那麼幾年,上官煙嵐在過了18歲之後就已經在着急了,她年紀已經大了,若再不嫁人,就會影響王府其他姑娘的名聲

她的好父王已經給她下了最後通牒了,家裡已經給她相看人家了

上官煙嵐不禁冷笑,她是王府嫡女,可王府的女主人卻不是她的親生母親,而是父親以前最寵愛的妾室劉氏

堂堂王爺的嫡妻,就算是家世普通點,也沒人會把妾室扶正,這閑王當年的這一出可是讓京城權貴嘲笑了許久

而劉氏被上官煙嵐的娘壓制了許多年,終於熬死了她,怎麼可能會善待她的女兒,可也沒辦法為難她,誰讓她是嫡女呢

但這次議親終於讓劉氏找到了機會,當年劉氏越過側妃庶妃被扶為正室,卻是在那後院那一眾女人面前挺起了胸膛,但唯一讓她底氣不足的是,她沒有自己的嫁妝

所以當初她掌管內宅後,首先把主意打到了上官煙嵐母親的嫁妝上,但是這種女人私密的東西,除了自己之外再就是自己的女兒才有知情權

而劉氏又不能光明正大的要,所以只能明裡暗裡暗示閑王上官邕,但是上官邕卻從不接話

笑話,把她扶正,別人只最對笑鬧他一番,他也最多落得個風流名聲,可若是他打原配嫁妝的主意,那可就是人品問題了,他堂堂王爺,皇親國戚,怎能有這樣的壞名聲,他又不是真蠢

上官煙嵐有着嫡女的身份,就算不得寵愛,物質上也沒人會虧待她,就算劉氏再怎麼看不順眼她,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苛待她

於是,劉氏從那之後便更將上官煙嵐視為眼中釘,憑什麼她佔了自己女兒嫡女的身份,還要佔着嫁妝,每每找到機會便尋她的麻煩

這次議親,劉氏找的都是些身份貴重的嫡子,卻不是長子,因為長子要繼承家族的,而這些嫡次子或者嫡幼子還都是些家裡人寵着的不學無術的紈絝

上官煙嵐怎麼可能就聽劉氏的,所以,在她過了19歲生辰後,買通了顧雲驍身邊的小廝,給顧雲驍下藥,沒想到沒算計成顧雲驍,反倒讓自己**於懷恩公的嫡幼子馬致遠

上官煙嵐即使再悔恨也於事無補,即使知道馬致遠是個不學無術的風流紈絝,也只得嫁了

而閑王爺好似知道了劉氏在上官煙嵐的婚事上所做的手腳,似乎是覺得愧疚,便多給了許多嫁妝,這下可更氣壞了劉氏,可劉氏也好似心虛,沒有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