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舊日奇談
都市舊日奇談 連載中

都市舊日奇談

來源:google 作者:度416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度416 都市小說 陸塵

命運的火車轟隆隆的駛過即將輾碎一切,而陸塵從旁邊踢了一腳,於是火車脫軌了「比我的劍更快嗎?我不這麼認為」陸塵說到展開

《都市舊日奇談》章節試讀:

每一天的努力微不足道,但拉長時間來看,命運便截然不同。讓步也是同理。

這是葉安楠父親在她生日那天告訴她的道理。

時至今日,依舊記得。就像她一直記着父親交給她的使命一樣。

臨東的守護者、海洋的主宰、**新生代第一人、未來可能的成道者等眾多稱號加身,承擔的使命說到底就是一個,守護臨東或者說守護**。

假如將生活的重擔交給別人,自己便可以在生活中無所事事享受時光,逃避掉壓力與責任,當一條鹹魚不好么?

如果讓陸塵來選,陸塵會選擇當一條鹹魚。度過平凡的一生,我來了,我看見,我死了。

可葉安楠不行,不管是經歷還是驕傲,都不允許她做出逃避的行為。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血債用血償,向來如此。

葉安楠看着檢測儀上的數字,吸了一口氣,眼神眯起,像海洋中的鯊魚一般,不知道想起來了什麼,眼神中的殺意不知瞄向何方。

隨後深吸一口氣,低頭一笑,走向陸塵的鋼鐵棺材,一腳踢開了蓋子。

陸塵茫然的醒來,掙扎着坐起身,疼痛的感覺已經開始適應。看到白色風衣的漂亮姐姐坐在眼前,陸塵平白有些緊張。

「額,我的天賦合格了嗎?」陸塵小心的問到。

「天賦異稟,那麼,新的問題來了,你的選擇呢?」

陸塵心道,我啥也不知道啊你讓我怎麼選,超級英雄能力是啥啊,能不能帶我飛天入地跟美女一起開個party?

「我想知道,第二種超能力是什麼?」陸塵發問。

「我不知道。」白色風衣回答。

陸塵有些惱怒,是不是在耍小爺?狗女人,別以為你現在長得好看比我大我就不敢打你。

顯然陸塵不知道這個女人一腳踢開了棺材蓋,而那個蓋子看起來至少一百斤。

「每個人的能力都有所不同,我無法給你準確答案。但是我可以讓你見識一下我的能力。」白色風衣回答。

陸塵有些心動,超級英雄就在身邊?這也太酷了吧。

「那怎麼辦?」陸塵回應「需要我們去哪?」

「不需要,在這就足夠了。」白衣女人回答。

「準備好了嗎?」

「嗯。」陸塵深吸一口氣。

於是一片海洋出現在眼前。

葉安楠的眼睛看向了陸塵,陸塵只感覺到整片海洋向他奔涌而來。

窒息的壓力,幾十米的海浪,重量難以想像的海嘯呼嘯而來,摧毀一切,城市彷彿變成模型一般渺小,山嶽如同土丘。人類如同螞蟻。

這是水的世界,這是水的恐怖。

諸界生靈,理應臣服。

陸塵看見山嶽被水沖走,混凝土的大廈傾刻倒塌,世界只有水聲,淹沒了一切求救聲,掙扎聲,防洪大堤如同螳臂擋車一般瞬間摧毀,所見一切被水包容。

而後潮水退去,陸塵回到了小屋。

葉安楠雙手抱胸問道:「如何?」

陸塵沉默。

他沒有感到激動,他只感到陌生。

就像冷兵器的人看見熱武器一樣。陌生以及恐懼,是第一感覺。

「那麼,代價呢?」

「我掌握這一份力量的代價,又是如何呢?」

「責任。」白色風衣回答。

是的,責任,守護此界的責任。

「倘若你想要掌握這一份力量,那麼以後你需要跟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打交道,找到他們然後殺死他們。」

「找到什麼人?」

葉安楠笑了出來「那可不一定是人,有可能是異族,有可能是妖魔,當然也有可能是怪物,誰知道呢,就像抽獎一樣。」

市井小民就是這個樣子,光顧着好處而忽略了代價,陸塵原本發熱的腦子有些清醒,他在想他的腦子是不是摔壞了,居然想要當超級英雄。

英雄,多麼悲情的詞語。

「我選一,我要回家。」

陸塵害怕了。桃之鄉可沒這些東西。他從小學到的就是,好好學習,去好企業上班,娶妻生子,然後度過一生。

「不錯的選擇,小鬼,平凡的度過一生挺好的。」葉安楠回答道。

陸塵看見白色風衣走出了房間,忍着疼痛跟在後面,還好路程不遠,很快就回到了起始的房間。

「那麼,我幫你封印掉一切,就此開始原本的生活吧。」

「謝謝。」陸塵認真回答到。

白色風衣走到了陸塵面前,看着陸塵的眼睛,雙手放在陸塵肩上,陸塵有些緊張,葉安楠低頭笑了,「小傢伙,別緊張,放空精神。」

陸塵看見她笑了起來,腦袋瞬間空白。

隨後陸塵看見了一片海,大海包容了陸塵所有的想像以及記憶。所有的混亂以及污穢被海洋所帶走,大腦的疼痛在逐漸消退。

這就是海的力量。

陸塵坐在豪車後半座的時候,只感覺到不真實,好像是做了一場夢,看了一場電影。

一路上陸塵想說話,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兩個手來回搓着,看着窗外的風景有些茫然。

快到家了。陸塵看見了熟悉的建築。

車速逐漸放緩。

車停了。

陸塵的手放在了車門開關上,「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主駕駛上傳來聲音,「葉安楠,葉子的葉,安心的安,楠木的楠,那你呢,小傢伙?」

「陸塵,大陸的陸,塵埃的塵。」

「嗯,那,不要再見了,陸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