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劇:從開端開始穿越諸天影視
都市劇:從開端開始穿越諸天影視 連載中

都市劇:從開端開始穿越諸天影視

來源:google 作者:番茄必勝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浩 系統 都市小說

江浩綁定穿越諸天影視系統穿越到開端,假日暖洋洋2,人世間,誰死兇手,流金歲月,司藤,你是我的榮耀……更多劇情,等待您的解鎖,請打在評論區!謝謝!展開

《都市劇:從開端開始穿越諸天影視》章節試讀:

【叮咚!恭喜宿主綁定穿越諸天影視系統!】

【宿主:江浩!】

【第一個影視世界:開端!】

【角色:蕭鶴雲】

……

「小夥子——」

「小夥子你沒事吧?」

「醒醒……」

蕭鶴雲能感覺到有人在耳邊不停的呼喚自己,事實上,他也想醒來,但無論怎麼努力,都睜不開雙眼。

就好像自己的一雙眼皮上都綁上了秤砣似的。

很沉,很沉。

「小夥子你再堅持一下,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你可千萬別死在我車上啊。」

「哎!這叫什麼事嘛,今天出門就應該看看日期,不然也不會第一單生意就載到這樣的客人。」

「小夥子你也就是遇見了我,要是遇見那些個心黑的司機,直接把你扔路邊了。」

「所以小夥子,我告訴你啊,你千萬別恩將仇報死在我車上知道嗎?」

蕭鶴雲此時有意識,只是朦朦朧朧的,並且能夠聽到有人在自己的耳邊絮叨。

聽起來像是個大概在四五十歲的的士司機。

可是自己不是已經在邊境執行緝毒任務中不幸犧牲了嗎?

難道不是應該在殯儀館,怎麼會出現在的士上?

蕭鶴雲帶着大量的困惑,繼續嘗試着讓自己的身體蘇醒過來。

就在這時。

蕭鶴雲的耳邊聽到了一輛大型車輛因為緊急制動與地面發出來的摩擦聲。

緊接着,他聽到了這輛大型車輛應該是與什麼撞到了。

嘭!

這一下,蕭鶴雲竟然睜開了沉重的雙眼。

可是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一股熾熱的白光照進了自己的世界。

不得他反應和適應,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和熱浪就同時撲面而來。

蕭鶴雲又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

在清水巷路口。

一個校花級女孩在爆炸的剎那間,感覺大腦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碰巧這時,一輛摩托車從身邊快速經過,將女孩撞倒在了地上。

一股腥紅的鮮血,便順着女孩脖頸下的髮絲流了出來。

女孩躺在地上,素麵朝天,眼神里看不到痛楚,只能看到兩個字:空洞。

有路過的好心人幫忙報了警,這時女孩已經合上了雙眼。

蕭鶴雲不知道自己又昏迷了多久,不過在他的大腦再次醒過來的時候,耳畔聽到了警笛聲、嘈雜的艘救聲,以及遠方應該還有群眾的討論聲。

這回蕭鶴雲很輕鬆的就把眼睛給睜開了。

睜開眼睛後看到的也不再是強烈的白光。

但,世界好像是反的。

『自己現在是卧躺着』蕭鶴雲很快就得出了這個結論。

不過在得出這個結論的同時,他也看到了自己的『焦軀』、感受到了被燒焦的痛苦、鼻子里更是能聞到自己身上被燒焦的氣味。

「快,這裡還有人活着。」

蕭鶴雲也看見了喊出這句話的醫生,但他沒有說話的力氣,更別說行動了。

有種痛,叫做痛着痛着就麻木了。

蕭鶴雲現在就在經歷這個過程。

他被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從車裡給抬出來,搬上救護車,伴隨着『唔~~哩~~唔~~哩~~』的聲音,朝着醫院快速駛去。

這一路上,蕭鶴雲都沒再昏迷過去。

此時,他的腦子很亂很亂。

因為他發現,自己已經不是自己了。

不對,應該說現在的這副身子,並不是自己的。

用一個抽象的概念來形容,也就是,他穿越了。

而且上天好像只是在跟他開一個玩笑。

他剛穿越,就遇到了車禍並引起大爆炸。

除了比別人多經歷一次痛不欲生的死亡之外,好像沒有任何意義。

『干他娘的老天爺』蕭鶴雲氣得在心裏大罵道。

自己『前世』作為一名特種軍人,雖說手上是有不少條人命,但那些人都是壞事做盡的惡人,自己殺他們,百分百算是為民除害。

可是為什麼偏偏賊老天要這麼折磨自己?

蕭鶴雲很清楚自己的情況,非常糟糕,隨時都會死去,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僥倖活下來也是個全身沒有一塊好皮膚的怪人,那樣還不如死了好。

一念至此,蕭鶴雲的情緒就變得異常激動。

他無法開口說話,只能在病床上劇烈掙扎,用行動來表示對醫生搶救自己的抗拒。

因為在他眼裡,此時醫生不是在救自己,是在害自己。

他想死。

想儘快死。

多活一秒,都是受罪。

「病人情緒不穩定,推一針鎮定劑。」

『我鎮定你妹。』

蕭鶴雲聽了醫生的話氣得爆起了粗口,可惜因為戴着氧氣罩,發出來的聲音變成了嗚嗚嗚。

鎮定劑一打,很快,蕭鶴雲就感覺自己的眼皮變得異常沉重。

視線里的畫面逐漸模糊。

蕭鶴雲知道,自己又要昏迷了。

他希望自己這一次,永遠不要再醒過來了。

永遠!

也許是老天聽到了蕭鶴雲的想法。

就在他昏迷後不久。

他的生命體征開始下降。

病房裡的幾位醫生開始手忙腳亂的給他進行除顫,心肺復蘇,腎上腺素注射等一系列搶救措施。

但是很可惜。

蕭鶴雲的情況並沒有好轉。

沒過多久,連接蕭鶴雲的那台心電監護儀顯示的心率,就變成了一條直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