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絕代戰神
都市絕代戰神 連載中

都市絕代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唐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毅 現代言情 阿陽

天州市鼎盛七星級酒店內「崔月小姐,你願意嫁給楊帆先為妻,無論是生老病死還是疾病痛苦都願意跟他同甘共苦嗎?」「我願意」牧師看了一眼面前....展開

《都市絕代戰神》章節試讀:

  啪嗒!

  旁邊,唐毅懶洋洋地站在陸芷菱身後,悠悠然地點上一根煙,從頭到尾懶得看他們一眼。

  「我不跟你們吵,快讓開!」

  怒氣上涌,陸芷菱氣得俏臉通紅,連聲音都變得尖銳了幾分,這是憤怒到極點的表現。

  「都說了老爺子需要休息,還在這裡大吵大鬧,你安的什麼心!」

  陸文通開口了,不着痕迹地潑下一盆髒水,說道:「陸芷菱,別忘了你的身份,你已經嫁人了,根本沒資格在這裡大呼小叫!」

  「就是,肯定是不安好心!還妄想接管公司,哼,我才是陸家唯一的繼承人!」陸少安一臉輕蔑地道。

  「你們!」

  陸芷菱怒視兩人,氣得渾身發抖,家裡都已經這樣了,他們還在說這種蠢話。

  「聒噪。」

  就在這時,一把輕蔑的聲音響起,唐毅踏前一步,輕輕按住陸芷菱的肩膀,瞥了陸文通幾人一眼,說道:

  「消消氣,幾個廢物垃圾而已,把自己氣壞就太不值得了。」

  噗噗!

  話音剛落,唐毅隨意一揮手,憤怒的陸文通父子還未反應過來,就痛呼着橫飛出去,重重摔砸在牆上。

  這一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走吧。」

  唐毅扭頭對陸芷菱招呼一聲,大步往病房走去。

  「他……抬手間就把兩個成年男人擊飛了?」

  望着唐毅挺拔的背影,陸芷菱美眸圓瞪,俏臉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一旁的陸瑤也嚇得目瞪口呆,唐毅初到陸家的時候,壓根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廢人,唯唯諾諾的,廢材之稱也是這樣來的。

  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這會兒,走在前面的唐毅推開了房門,扭頭對陸芷菱說道:「還磨蹭什麼呢,進來啊。」

  「來了!」

  顧不得多想,陸芷菱應了一聲,迫不及待地衝進了病房。

  ……

  「什麼,復職了?」

  薛耀驅車前往總督府的路上,接到了總督的電話,他官復原職了。

  「呵呵,小武一時說錯了話,你不要見怪。」

  電話里,傳出總督魏長風蒼老的聲音,道:「不過,張家的事就不要再插手了,畢竟影響不好嘛,就這樣吧。」

  「謹遵總督教誨。」

  掛了電話,薛耀的臉上再度意氣風發,J市,依然是他說了算。

  「看來,是陸家尋求到了一些人的幫助,才有今日之事!」薛耀冷靜分析。

  能驚動知府,對方應該是有點來頭的,但動搖不了總督。否則,等待他的可能就是牢獄之災,而不是官復原職了。

  既然如此,就不需要太過顧忌,當眾被打罵的恥辱,絕不能這麼算了!

  嗡嗡嗡!

  忽然,電話震動起來,是總捕頭郭明打來的。

  「薛兄,在哪呢?」電話剛一接通,便傳出郭明的聲音。

  「有什麼事嗎?」薛耀問道。

  「我和東傑在醫院處理傷口,情況有點嚴重,對方下手太狠了,掌骨被擊碎,整個手掌都廢掉了。」郭明沉聲說道。

  嘭!

  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盤上,薛耀怒了,親外甥在自己的地盤上被廢掉一隻手,無異於把他總捕頭的臉面按在地上摩擦!

  顏面掃地,威嚴喪盡!

  「不管誰給你們出頭,你們陸家註定要完!」薛耀目光森然,沉吟了片刻後,撥通了一個電話。

  「薛總捕頭,有什麼事嗎?」話筒里,響起一把沙啞的男聲。

  「幫我查一查陸家那個瘸子女婿是什麼來頭,上次的事,我答應了。」

  半小時後,手機接收到了一封郵件,薛耀打開查看。

  「哼,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原來只是一個遠房的侄子……」刪掉郵件,薛耀的嘴角浮現一抹冷笑,要是親侄子,還會忌憚一些。

  當即,薛耀撥通了張紹明的電話,意味深長地道:「查清楚了,虛驚一場,你們儘管放手去做,也好讓某些人知道,J市是誰說了算……」

  ……

  醫院,病房內。

  望着病床上這個年過六旬、因久病而瘦骨嶙峋的老人,唐毅的心裏很不是滋味,當初要不是老人冒險收留,他已經凍死在街頭了。

  放心,該清算的人,一個都跑不掉。

  盯着老人看了一陣,唐毅輕聲道:「老爺子,我回來了。」

  聽到聲音,陸振國緩緩睜開眼睛,一張久違的熟悉臉龐映入眼帘,枯瘦的老臉浮現出一抹深深的驚喜,欣慰一笑:

  「……是小毅啊,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小菱呢,她沒跟你一起來嗎?」

  「爺爺!」

  低喚聲中,陸芷菱出現在病房門口,泫然欲泣,滿臉悲戚地望着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爺爺,右手死死地捂住小嘴,不讓自己哭出來。

  「呵呵,哭什麼,爺爺年紀大了,身體難免會出問題的。」

  陸振國輕輕搖頭,意味深長地望了孫女一眼,說道:「公司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大伯他們……唉,也怪爺爺病得太突然了。實在不行,就申請破產吧。」

  申請破產?

  聞言,陸芷菱的臉上當即就沉了下來,快步上前握住老人枯瘦的大手,一臉倔強地說道:「只要讓我全權執掌公司,我就有把握翻盤!」

  「這麼有信心?」

  望着陸芷菱崛起的俏臉,渾濁的眼珠掠過一抹隱晦的精光,陸振國點點頭:「好吧,明天開始,你全權接管公司。」

  「恩恩!」

  陸芷菱眉開眼笑,連連點頭,但在唐毅卻看出她的眼眸深處,浮現出了些許的苦澀。

  即使她是國外商學院畢業的高材生,手段高明,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這幾年,你變化很大啊。」

  目光一轉,陸振國笑眯眯地望向唐毅,點頭道:「不錯,神元氣足,罡元如真龍,看來你不但恢復如初,還更進一步了。」

  「老爺子好眼力!」唐毅笑着豎起大拇指。

  「爺爺,你們說什麼呢?」

  陸芷菱聽得一頭霧水,滿臉狐疑地打量唐毅一眼,撇嘴道:「你是在說他嗎?我看他也就普通人一個,沒什麼特別的啊。」

  ……沒什麼特別的。

  嘴角抽了抽,唐毅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堂堂金剛境的大高手,神殿之主,連西方諸國也忌憚無比的人物,居然被說成普通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