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萬妖異錄
都市萬妖異錄 連載中

都市萬妖異錄

來源:google 作者:木石武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峽 木石武 都市小說

少年唐峽因為父親的緣故被捲入到各種靈異事件之中,在與各式各樣的妖物爭鬥過程中漸漸獲得了異於常人的能力,為了維護自己心中的理念,唐峽從一座小城開始,開始書寫屬於自己的傳奇!魑魅魍魎,妖魔橫行,看少年唐峽怎樣在紅塵濁世中掌控人生!展開

《都市萬妖異錄》章節試讀:

唐峽直到自己的牙齒碰觸到巨蟒的皮膚時,依然不知道自己當時到底在想什麼,就好像做出這個動作本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這倒也不怪唐峽,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總是會出現一定的返祖現象,不管是像唐峽一樣涉世未深的學生,還是久經訓練的戰場士兵,在生死關頭,總會不自覺的將身體內部屬於動物的那部分本性流露出來。

再說了,其實當時的唐峽也沒有別的辦法,手腳都不能動,唯一能用作攻擊的武器也就是那一口好牙齒了,畢竟依照他的飯量來說,牙齒的使用頻率要比同齡人高得多,相對來講也會稍微鋒利一些!

不過唐峽還是低估了巨蟒皮膚的韌性,在連續幾口都沒有咬破皮膚的情況下,感覺到身體上面傳來的越來越大的壓迫感,唐峽將心一橫,將吃奶的力氣都用了出來,朝着自己眼前的那一塊蛇皮便用力的咬了上去,頗有一種就算是死也要咬下一口肉的決絕!

世界上的任何事情,只要真的用心用力去做了,總會得到一定的回報,雖然有可能那回報與自己當初想像的有偏差,但是總是不會讓之前的努力白費。

就像現在,也許是越來越大的壓迫感激發了唐峽身體裏面的潛能,也許是因為他那孤注一擲的狠勁終於有了用武之地,總之,在唐峽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已經被勒的不順暢時,他只感覺到一股帶着冰涼氣息的液體灌進了自己的嘴巴裏面。

此時的唐峽早已經沒有心思去想這巨蟒的血液為什麼會有冰涼的氣息,在那血液進入到自己嘴巴裏面的時候,剛才一直折磨着唐峽的那種飢餓感重返自己身體,而且在那一刻幾乎瞬間便達到了頂峰。

唐峽像是用牙齒咬住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根稻草一般,被巨蟒纏繞着的身體因為巨蟒的緩緩蠕動早已經到了人類能承受的極限,因為缺氧的緣故,咬定青山不放鬆的唐峽早已經模糊了神志,只靠本能在用力的吮吸。

那條巨蟒其實真的在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將唐峽這個人類當作一回事,它的主要針對目標也並不是唐峽,將唐峽卷進自己的身體裏面真的只是一個意外。

甚至就連唐峽咬破它的皮膚開始吮吸血液的時候,巨蟒也並不在意,畢竟它那麼大的軀體,一點點小傷對它來說真的並不算什麼,在它的固有思維裏面,下一秒,這名不幸被自己纏住的悲催少年便會全身骨骼斷裂,再無生還可能。

它最主要的敵人並不是那一點點小傷口,而是在它前面不遠處的那一個動物,它必須全神貫注的盯着對方,因為它知道,只要自己稍微鬆懈一點,也許便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此時天色已經黑透,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原本偶爾還會有車輛經過的這條馬路上面,此時竟然變得空無一物,甚至就連馬路兩邊的商店都全部關門了,路燈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一盞都沒亮,天上也沒有一絲亮光,漆黑的環境中配合著那呼嘯的東風,似乎進入到了遠古時代一樣。

大口吞咽着巨蟒血液的唐峽自然不會注意到這種情景,此時的他腦子裏面已經空無一物,全身上下唯一的動作便是持續不停的吸吮,喉嚨裏面因為吞咽發出的「咕咚」聲在這個空曠的夜裡竟然傳出很遠,憑空的給這個夜色增加了一絲詭異感。

巨蟒抬起腦袋維持了一段時間之後,似乎也在奇怪對方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攻擊自己,就好像在等待什麼似得,驀然間巨蟒似乎感覺到自己眼前的景象竟然模糊了一下,它甩甩腦袋,似乎不打算再被動防守,長長的脖子向後一伸,便準備向前撲去!

巨蟒當然不知道人類說過一句話叫做最好的防守叫做進攻,它只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再拖下去將會對自己越來越不利,蛇類本來就是冷血動物,冬日的夜晚,溫度下降的極快,再等一會兒,它身體的靈敏度還有反應速度都會下降!

出乎巨蟒的預料,對於這個已經做了千百次的衝擊動作,在這一次竟然沒有奏效,原本應該以極快速度衝出去的巨蟒,在做出那個衝刺的動作之後,竟然將它那碩大的腦袋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這一擊摔得並不輕,隨着重重的一陣撞擊聲,就連皮糙肉厚的巨蟒都感覺到雙眼一黑,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巨蟒扭頭一看,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脖子以上部位確實是衝出去了,但是身體卻紋絲不動!

於是它便變成了一條鞭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再次抬起頭的巨蟒直到這時才感覺到自己腦袋下面的軀體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應該是剛才自己準備衝擊的時候抻着筋了。

也正是回頭看的這一眼,才讓它明白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那個被自己已經忽略了的少年此時嘴巴剛好咬在自己的七寸位置,隨着「咕咚,咕咚」的聲音連續不停的越來越響亮,自己後面的軀體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縮下去。

發現這種情況的巨蟒也顧不得思考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來歷,又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原本的它與那個對手本就是伯仲之間的實力,此時突然遇到了這個怪異的少年,已經快將自己給吸幹了,那還打個屁啊,趕緊逃命才是正經!

任誰也想像不到,唐峽這個少年竟然吃東西會這麼快,這才一眨眼的功夫,怎麼身體裏面就已經少了將近三分之一的血液!

更想不到的是,這個少年胃口還出奇的大,要知道巨蟒盤起來之後體形已經快要像一所小房子一般,對於正常人來講,將巨蟒身體裏面的血液全部放出來的話,甚至都可以當作一個泳池了,就算是再能吃,也不可能吞下這麼多血液啊!

然而事實就是事實,況且還是已經發生過的事實,巨蟒知道自己現在想那些有的沒的完全沒有意義,再等下去,就算是不被那個自己的對頭給打死,也要被這個詭異的少年給吸成一條蛇干!

發現了這種情況的巨蟒強忍着脖頸下面的疼痛,快速的扭頭朝着唐峽的腦袋上面咬了過來,還沒接近,便有一股腥風撲面而來,如果有人在場的話,沒有人會懷疑唐峽的腦袋還能完好的長在脖子上。

巨蟒那張開的大口別說是一個唐峽的腦袋,就連方錚那相當於唐峽三個腦袋一樣大的屁股都可以一口吞進去,當然,這種比喻稍微有點不恰當,不過事實確實如此,在方錚說出這種話的時候,就連當事人唐峽也想不出任何反駁的理由。

因為這確實是事實!

在巨蟒扭頭開始攻擊唐峽的時候,此時的唐峽卻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他此時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太爽了,沒有餓過的人永遠不知道,當食物緩緩通過喉嚨順着食道進入到自己胃裏面的那種滿足感。

那種感覺甚至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覺了,雖然此時的唐峽吃的並不是什麼可口的食物,而是一條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巨蟒血液,因為吞咽的速度過快,反倒是並沒有什麼難聞的或者腥臭的氣息,所以也不難下咽。

最讓唐峽滿意的一點就是量,這血液的量實在是太大了,唐峽感覺到自己好像已經好久沒有這麼肆無忌憚的吃過東西了,永遠不用擔心食物不夠的這種感覺,讓此時的唐峽甚至有種想要永遠持續這樣下去。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唐峽身體周圍的壓力就已經全部消失,此時的唐峽已經不再是被困在巨蟒的死亡纏繞裏面,而是幾乎靠着牙齒的力量將自己吊在了蟒蛇那巨大的身體上面。

說吊其實也不合適,雖然唐峽雙腳因為巨蟒的纏繞已經離地,但是他也算是站在了巨蟒的身體上面,不過唐峽此時已經陷入到了物我兩忘的境地,全身的力氣都在用來吸吮蛇血,所以雙腳雙手根本就沒有用力。

再說了,剛才巨蟒死亡纏繞的時候,他的四肢因為抵抗的緣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挫傷,此時就算是想要用力,估計都不太好用,最起碼沒有牙齒好用。

眼見着巨蟒那泛着寒光的牙齒即將觸碰到唐峽的腦袋上時,有一股巨力突然從巨蟒身後傳來,緊接着巨蟒那三角形的腦袋便又快速的朝着後面被甩了出去。

這一次摔得比上一次還要重些,當巨蟒腦袋接觸到地面的時候,可以很明顯的聽到幾聲清脆的聲音,看樣子應該是巨蟒嘴巴裏面的牙齒磕到地面上斷裂了,聲音未落,又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從巨蟒頭顱下方脖頸位置傳來。

看到巨蟒那眼睛裏面的剛剛迷糊卻又清醒之後痛苦的神色,應該是剛才被抻着的那根筋斷了!

巨大的撞擊聲終於將一心只想吃東西的唐峽給驚醒,好不容易才將牙齒從蟒蛇皮膚裏面**,扭過頭的唐峽只來得及說出一個「狗!」字,便直接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