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都市戰龍
都市戰龍 連載中

都市戰龍

來源:google 作者:都市戰龍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陳世光 陳總

一戰三年,物是人非父母雙亡,弟弟失蹤,愛人訂婚,惡人囂張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看見的樣子不過,沒關係!那就讓我來改變這一切吧!展開

《都市戰龍》章節試讀:

一山綠植,了無生機。

一束鮮花,獨自凋零。

群碑林,凄涼。無人處,斷腸。

兩行清淚還未近,一捧哀愁已盤旋。

是誰在思念?

又是誰的不舍?

安葬在此?

「就停在這裡吧,我一個人上去。」

盤旋而上的商務車,緩緩停在了半山腰。

宮源拉開車門後,葉無憂面容悲涼,雙眼泛紅走下來。

他抬頭望去。

是一排向上的石階。

石階兩旁是萬年青點綴的墓碑,整齊排列。

踏上石階後,步伐很慢,舉步維艱。

宮源目送着葉無憂的背影。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

宮源不知道是不是風沙進了眼,他怎麼也會眼中朦朧。

難道是自己經歷多了,最是見不得那些,別時相送,歸來卻天各一方的場景?

宮源從來沒有如此感性過,而且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心中形象無比高大的統領,他那偉岸的肩膀,竟然在輕微的抖動。

他是在抽泣嗎?

是啊!威名赫赫的『龍魂』統領,所承受的,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我…我..可以..走了.嗎?都..都.是.誤會.。」

這時,還在車裡的沈月靈小聲請求道。

只不過她出聲太不是時候了。沒有一個人回答她的請求,使得她握在車門內扣手上的手遲遲不敢將車門拉開。

氣氛冷寂,壓抑難受。

怎麼辦?走還是不走?

她只能從臉上硬擠出來一個笑容來化解尷尬,但是這個笑容卻顯得僵硬無比,比哭都難看。

我這到底是上了一個什麼車啊?

沈月靈頓時開始幻想自己的無數種可能,只不過每一種可能都不是一個好的下場,越發讓她恐懼。

邁上石階的葉無憂已經走到了半程,按照宮源先前說的路線,葉無憂從岔路右行,接連穿過幾座堆滿乾枯鮮花的墓碑,終於將腳步停在了一個冷清的墓碑前。

『朱瑩嫆,葉建全之墓』。

無立碑者,無立碑時間。連照片也沒有。

正楷的大字,字字都描黑,證明這個兩人合葬的墓,已是葬人之墓。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葉無憂直直的跪在了墓碑前。

他用雙手將面前的枯葉掃去,無語凝噎,淚滴掉落。

一別十年,竟是用這種方式相見。其中傷心,不言而喻。

半響後,伸手拭去臉上的淚痕。他從提上來的袋子裏面,取出了一些祭祀用品,整齊的擺放在墓前。

同時,斟滿三杯酒,葉無憂舉起其中的一杯。

「老頭!老媽!我回來了。」

「十年了,你們肯定能夠理解我的。也就不用多說了。」

「關於海川集團,你們兩人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還有弟弟,我也肯定會找回來的。」

「哎~」

「多餘的話就不說了,不然等下老頭子會說我不像一個男人了。」

「幹了!」

他舉起酒,揚起頭,閉上眼,一飲而盡。

然後,將剩下兩杯酒雙手橫倒在地上。

「沒想到這個墓還有後人在世,三年了,還以為沒有人來祭拜了。」

發出聲音得到是一位從高處走下來的老人,手中正拿着一把草剪,看樣子是一直在修建路邊的萬年青。

葉無憂沉默,沒有搭理說話的老人。

見葉無憂沒有說話,老人自顧自的剪着九月已非常茂盛的枝葉。

修剪好其中一棵後,老人朝下方看去,又自言自語說起話來,不過這次聲音有點大,可能想故意引起葉無憂搭話。

「又來人了。奇怪,今天即非清明,也非其它節日。更沒有聽說過有人下葬,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他的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見盤旋而上的公路上,四五輛麵包車快速駛來。

葉無憂還是無動於衷,一點都沒有好奇。

他慢條斯理的將墓碑擦拭乾凈之後才站起身來。

「你若真的有心的話,將這個墓碑好好換一個吧。」

老人注意葉無憂半天了。天天陪着這些死人,好不容易見了一個活人,一直想讓他撘個話。但是葉無憂硬是將他當做了一個透明人,他只能主動遞話了。

葉無憂回道:「我會和我弟弟一起來修墓的。」

語氣堅定,鏗鏘有力。

「你弟弟?當初選墓的是一個女孩,我還以為是你的姐姐或者妹妹呢。」

女孩?不是葉無林?

葉無憂目光一凝。

「老伯,可知這個女孩的名字?」

老人搖了搖頭,道:「我只是一個看墓地的。那可不是我該知道的。」

「只是,她在碑上什麼都沒有提,記憶深刻罷了。」

葉無憂聞言,沉思了一下,然後看了一眼越來越近的麵包車。

「謝謝!」他對着老人鞠躬道了一聲謝。

祭拜完了,他按照來時的路離開。

「滋滋,戾氣太重。比這裡的死人氣都重。」看着葉無憂離去,老人若有所思的低吟。

半山腰處。

「吱~」

刺耳的剎車聲帶起一陣白煙。五輛麵包車依次停在商務車後面。

拉開門,瞬間從裏面湧出一群拿着棍棒,刀具的不良青年。約莫三十幾人,均染着花花綠綠的頭髮。

他們下車之後便直接將整個商務車團團圍住。

「我妹妹呢?」

最後下來的一男一女,男的還神態自若,倒是女的顯的驚慌失措。

「慌什麼?只要她報出了我王家的名號,肯定沒有生命危險。」

男人中等身材,稍顯胖。便是沈月靈口中的姐夫王凱。

女的和沈月靈有點相像,可能生過孩子的緣故,沒有沈月靈那麼苗條,不過臉上五官比沈月靈要好看。這應該就是沈月靈通話的姐姐,沈月仙。

兩人從人群讓出的道路都到前面來,注視着靠在車上淡定抽煙的宮源和刀飛。

「就是你們兩個綁架了我的小姨子?」王凱對着宮源兩人問道,高高在上。

蜷縮在車后座的沈月靈聽見了外面的動靜,朝外看去。

到了現在,她才終於有了勇氣推開車門。

「姐姐!」

她痛哭流涕的衝到了沈月仙的懷裡。終於得救了,心臟承受的巨大落差讓她撲在懷裡後,直接暈厥了過去。

這次不僅是沈月仙,連一直都沒有過多擔心的王凱都慌了起來。

「你們將她怎麼了?」他指着宮源兩人質問道。

宮源將口中的煙蒂丟在地上,重重的一腳踩滅。

「警告你,禁止大聲喧嘩。打擾到了統領掃墓,下場很慘。」

王凱像是聽見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

「什麼?我沒有聽錯吧?你警告我?」

眾人也跟着他笑起來,前仰後合。

「王少,你叫我們來看相聲的嗎?真是太搞笑了。」

「對呀,王少。還是一個殘疾人,我都忍不住,想要施捨兩塊錢了。」

沈月仙將沈月靈扶到車上後回來,一臉兇狠道:「老公,和他們廢什麼話,直接打死在這裡埋了。」

「哎~粗魯,哪能來不來就要把人打死呢?」王凱陰陽怪氣的說道。

「我們王家一向遵紀守法,這殺人放火的事情,怎麼可能做的出來嘛。」

「就算人家一時犯了錯,也該給人一個改正的機會嘛。」

語氣戲虐,完全有恃無恐。

「對呀!王少可是寧海十佳青年。但是兄弟們路見不平,看不慣有人欺負女同志。」邊上有人附和道。

「哈哈!王少可不能攔着我們做好人好事喲。」

王凱聽着不良青年們的話,再次哈哈大笑。

「哎呀!媳婦,快把眼睛蒙起來,這群熱心群眾好殘忍喲。」

王凱做作的蒙住沈月仙的眼睛,同時也撇過腦袋,滿臉的悲憫狀。

這面,刀飛的煙抽完了,狠狠的將煙蒂砸在地上。

「一群傻逼!」

然後他轉身拉開車門。

「等一下!」宮源一下抓住刀飛的手。

他知道刀飛肯定是要將車內的機槍提出來。

「會打擾到統領的。」

刀飛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點了點頭縮回手。

「那就用拳頭吧!沙漠中沒有出手的份,早就手癢了。」

不良青年中有人大叫一聲。

「大家都上。」

一群人瞬間沖向宮源兩人。

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但是這都是建立在力量相等的前提下。

半山腰的大路上,真實的展現了一出三拳可敵十手的場景。

沖在最前面的紅毛,連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一個情況,腹部突然一痛,腦中一道白光閃過,瞬間就天昏地暗了。

他可能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淪為一個揮動的武器。用來把自己的隊伍給打散。

然後又變成了一個投擲武器,連續砸倒幾個自己的同伴。

刀飛把紅毛丟出去後,和宮源兩人主動衝到人群中。

身法敏捷,速度極快。就算對方人多,且拿着棍棒刀具又如何?連往哪裡砍都不知道,拿這些還有什麼用?

遊刃有餘的穿梭在人群中,兩人每一拳都砸到一個人的腦袋上。『嘭』『嘭』拳拳到肉的聲音作響,濺起一陣陣血霧。

也就一兩分鐘的時間,場面便出現安靜。

安靜後,人群分成了兩個方陣,滿臉凝重,一步一步在後退,最後只把中間幾個失去知覺的身體留在了原地。

「上啊!上啊!打死他們!」沈月仙焦急的大喊。

王凱心神未定,步伐慢慢的朝車靠去。

宮源環視一周,冷笑一聲。

他一個箭步衝出。見到這個動作,人群直接被嚇得再次大退一步,更有不注意的,從大路邊上的坡翻了下去。

這怎麼可能是一個殘疾人?

哪裡會有這麼厲害的殘疾人?

衝出的宮源並不是朝着小弟去的,他的目標正是正主王凱。

毫無懸念,在沈月仙一臉驚訝的表情中,宮源單手掐住王凱的脖子,將他懸於半空。

兩百斤的身材,被輕而易舉的舉在了半空。王凱面色漲紅,雙腳亂踹,雙手用力的扒拉着宮源的手臂。

現場一陣死寂,落針可聞。

「大膽!快放了我老公。」

沈月仙反應過來,打破了這個氛圍。

「我命令你,趕緊放了他!」

「他是王家的人,他要是受傷了,整個寧海都要變天。」

她直接撲在宮源的手臂上,用力的掰着宮源的手指。

「你大膽。你這是在找死,你敢傷王氏財團的人。你真的想要寧海市變天嗎?」

到了現在,她還以為靠威脅能夠管用。

「變天?只要變天,我不介意直接換一個天!」

一個聲音響起。

葉無憂站在石階高處,語氣平淡,波瀾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