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最強小神醫
都市之最強小神醫 連載中

都市之最強小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林傲雪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金 林傲雪 都市小說

因為父親癱瘓,家中負債纍纍,下面還有個上初中的妹妹,上高二的李金聽從母親的話被迫輟學回家,卻在救寡婦嫂子王月清時,意外得到了來自遠古時代的傳承,這傳承竟是系統,更離譜的是這系統還……展開

《都市之最強小神醫》章節試讀:

”大夫說,恢復的幾率只有萬分之一,下半輩子可能就躺在床上過了。 ”

張芸說著,眼角已流下淚來。

家裡的頂樑柱倒了,以後所有的重擔都壓在她一個人的肩上,她心中不由悲戚。

”媽,爸只是癱瘓而已,現在醫學這麼發達,還能治不好嗎? ”

”小金,若是去帝都的話有一成的希望,只不過醫療費聽說要百萬起步,咱治不起啊! ”

見母親就要淚崩,李金趕緊制止並轉移話題道: ”媽,咱們先吃飯。 ”

”嗯。 ”

張芸用手背抹了抹眼淚,這才開始吃飯。

其間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一頓飯在默默無言中吃完。

吃過飯,刷好碗筷,張芸開口道: ”小金,你照顧你爸,我去咱村裡李福紅家幹活去。 ”

”媽,你別去了,還是我找份工作吧。 ”

”小金…… ”

”媽,你別說了,我今年都二十了,該扛起一個男人的責任了。 ”

”小金,委屈你了。 ”

張芸再也止不住淚崩,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瞬間把地上打濕一片。

”媽,別哭了,你照顧好我爸,我去鎮上和縣城找找工作。 ”

”嗯,小金,帶上點錢,中午回不來,別餓着了。 ”

”媽,我知道了。 ”

李金說著,去自個屋裡找出一百多塊錢裝進兜里,把平時上學騎的那輛破單車推出來,騎上去就出了大門。

這一天,李金找了好幾份工作。

有餐飲,有工地,也有紙箱廠,甚至還有銷售等等。

但工資最高的一個月也才3000塊錢,不過對於剛輟學的李金來說已然知足了,畢竟對方說了這是剛開始的薪水。

如果幹的好,七千八千甚至月入過萬那都不是夢想。

這若是老油條聽了一定嗤之以鼻,這都是一些老闆的老套路了,但剛步入社會的李金居然當真了。

為此,他還興高采烈的去了縣城的東籬公園好好玩了個痛快。

不知不覺間,天已傍晚。

李金這才作罷,騎着單車往家裡趕。

快到村口的時候,褲兜里的手機響了。

他趕緊掏出來接聽電話,見是母親打的,想起了寡婦嫂子王月清有約,便謊稱在發小孫建辰家吃飯,張芸這才作罷。

但她還是囑咐了幾句,譬如記得別喝的太多,早點回來之類的話,李金都一一答應。

見搞定了母親,李金不禁心中一喜,喃喃道: ”嫂子,我來了。 ”

他畢竟已不是小屁孩了,十次做夢,有七次夢見了王月清,令人羞赧的是還夢遺了。

他真的期望和嫂子發生點什麼,雖然他知道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但是能多看看她幾眼也是好的。

王月清家靠近庄東頭的蘆葦叢,再往東便是一條寬闊的河流。

眼看就要走到王月清家裡,他忽然聽到了一聲驚呼,但也就是一聲,便嘎然而止了。

驚呼雖然只響了一聲,但他已聽出是女人傳來的尖叫聲,更能聽出聲音來自深處的蘆葦叢里。

在學校耳濡目染的他,一直暗暗下定要做個三好青年,遇到這種事自是想都不想,把單車往旁邊樹上一靠,人已如豹子般竄了過去。

”哈哈,大哥,你行不行? ”

”二虎,你叫個毛,不知道幫忙脫衣服嗎? ”

”好嘞。 ”

靠近跟前,李金已放慢了腳步。

他雖然熱血,但不是傻子,走過來已變得小心翼翼。

聽到倆人的對話,他已大概猜出是村裡的痞子錢龍和錢虎兩兄弟。

至於那女人,他猜不出來是誰,因為女人口中似乎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只能發出一陣嗚嗚之聲。

天已有些黑了,此刻又是在蘆葦叢里,月亮被黑雲遮住,李金只能模糊地看見兩個男人在扒一個女人的衣服。

其中一個男人還捂住女人的嘴巴,難怪女人只能發出嗚嗚之聲。

瞧見這一幕,他氣就不打一處來,錢龍錢虎可是沒少禍害大姑娘小媳婦,別的村的也就罷了,自個村的也不放過,這和畜生有什麼兩樣?

念及此,他正待衝過去,女人不知怎地忽然掙脫了男人的手,喊了一聲: ”救命啊。 ”

接着,就被男人給捂住。

李金心神皆震,居然是嫂子王月清的聲音。

他再也按捺不住,一個箭步衝過去,對着右邊的男人斜踢了一腳。

錢龍一個不防,被踢的撲倒在蘆葦叢里,嘴直接啃在了泥巴上,哀嚎聲也發不出來。

李金顧不上他,對着左邊的男人也是狠狠一腳。

但因為李枔的到來,已然驚動了左邊的錢虎,錢虎就地一滾躲到一旁。

錢虎雖然躲過了胸口,並沒有躲過右臂的一腳,頓時疼的他 ”哎吆 ”一聲痛哼出口。

見有人來救自己,王月清激動地連眼淚都掉出來了: ”謝謝你救了我。 ”

”嫂子,別廢話了,咱趕緊走。 ”

李金說著,便去拉地上的王月清。

聽到這聲音,王月清驚喜脫口而出: ”小金,是你嗎? ”

李金不回答,心裏卻是暗暗發苦。

嫂子,你叫個毛線?

這下有咱們倒霉的了。

果然,錢龍錢虎迅速爬起來,立刻圍住了兩人,錢龍試探着道: ”你是李盛的兒子李金? ”

李金根本不理他,拉起王月清就朝兩人縫隙之間跑,並暗暗警惕着他們,雖然知道打不過,但他不能眼睜睜看着王月清被倆人禍害。

王月清似乎知道自己說漏嘴了,試想李金只是一個學生怎麼會是倆人的對手,所以趕緊閉嘴。

錢龍徹底怒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吃掉王月清的機會,就這麼被人給破壞了。

他已顧不上對方是不是李金了,趕緊道: ”二虎,放倒她,今天無論如何也得吃了這娘們。 ”

錢虎早已硬起,難受的要憋出內傷來,立馬一腳揣過去,揣過去的同時,他還暗暗警惕着,沒有使全力,怕對方是個厲害人物。

然而,老天似乎都在幫他。

這時,月光破黑雲而出,清輝灑下來,打在李金身上,錢虎立刻認出了就是李金,力也不收了,全力踢了過去。

王月清嚇得尖叫一聲,立馬躲在了李金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