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二爺,夫人又背着你開馬甲
二爺,夫人又背着你開馬甲 連載中

二爺,夫人又背着你開馬甲

來源:google 作者:黛茜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洛 現代言情 龍玠

商界翹楚二爺訂婚了,未婚妻是個山裡人,沒學歷沒文化,字丑,人狂,還是個啞巴!婆婆說:我家豪門貴胄,我兒子天之驕子,你哪點配得上他!他人說:你別玷污了我們的男神,快滾蛋!直到某天,有人發現某位大佬竟是她其中一個馬甲……唐洛迷之一笑,挽起男人手臂,「現在的我,配得上你嗎?」「配,你一直都配」看着撒糖的兩人,眾人下巴全驚飛了……「我老婆沒文化,也不會說話,年紀小脾氣差,大家多擔待」醫界泰斗叫沒文化?硬剛懟人不會說話?沉默中的眾人:二爺,我們合理懷疑你在凡爾賽二爺配洛爺,人間最狂野!展開

《二爺,夫人又背着你開馬甲》章節試讀:

    一聲慘叫,引來了所有人。

    

    「這怎麼了?」

    

    「綰綰姐,你手……出血了?!」

    

    酒杯落地,碎裂斷片劃傷了蘇綰的手,一滴一滴的鮮紅瀰漫。

    

    唐洛的身上被翻灑的酒,濺濕衣襟,她倒不在意,只是看了看蘇綰手上流的血。

    

    「流這麼多血!唐洛,一定是你故意割傷的綰綰姐!」姚舒舒幾步走過來,攙扶住了蘇綰。

    

    唐洛輕掃了姚舒舒一眼,從剛才到現在,就數這人叫的最歡。

    

    不用猜也能想到,這倆是好姐妹。

    

    事實如此,蘇綰出身中藥世家蘇氏,長得出眾,背景又好,還和二爺青梅竹馬,姚舒舒家庭比不過,平日就做蘇綰的小跟班,此時總算找到了表現機會。

    

    「大家不就說了你幾句嗎?你本來就是從山溝里出來的鄉巴佬啊,不會說話有殘疾,哪點能配得上二爺了?」

    

    「何況,綰綰姐可從來沒說過你什麼,你至於這麼對她嗎?」

    

    姚舒舒滿嘴帶刺兒,她這麼一說,所有人圍觀起鬨,對唐洛指指點點。

    

    「太壞了,心腸這麼惡毒嗎?」

    

    「活該是個啞巴,這種人太差勁了!」

    

    越說越難聽。

    

    都人身攻擊了。

    

    不同於唐洛的淡漠,蘇綰看着大家,忙說,「別說了,她不是故意的,也怪我自己不小心……嘶!」

    

    蘇綰忍痛的咬唇,「哎呀,我沒事,也不疼,大家別誤會唐洛了。」

    

    這裝腔作勢的演技……有點意思。

    

    唐洛饒有興趣的挑下眉。

    

    果然,議論風向大變,都在讚揚蘇綰知書達理,心地善良,就連走過來的龍太太都將蘇綰護在身後,好像生怕唐洛會吃人似的。

    

    「唐洛,都誰教你的,這麼沒教養!不嫌丟人?」龍太太呵斥。

    

    她和丈夫龍慶堂,本就因為老爺子公開婚事鬧心,唐洛還敢惹事生非,真以為自己是什麼了?!

    

    龍太太疾言厲色,「你現在、馬上、道歉!給我道歉!」

    

    唐洛神色如常,只是輕沉的眉眼卻透出不耐煩的勁兒。

    

    「阿姨,彆氣壞了身體。」蘇綰扶着龍太太手臂,安撫道,「唐洛是啞巴,又怎麼道歉呢,別難為她了。」

    

    聽到啞巴這倆字,龍太太心裏不是味兒,以前她覺得蘇綰都配不上她兒子,可現在……她寧願退而求其次要這樣的兒媳了。

    

    蘇綰想當這個未婚妻,覺得位置被人搶了。

    

    唐洛輕眯的一雙杏眸微深,正好餘光瞥見一道出挑的身影,那雙如墨的眼裡深邃。

    

    還真是青梅竹馬,一個演戲,一個看戲……

    

    哪有這樣的好事。

    

    唐洛垂眸微斂,徑直走了過去。

    

    龍玠和朋友應酬,看到走來的人下意識的眉心一跳,果然,一隻纖細素白的手就撫上了他衣袖。

    

    龍玠看着唐洛,眯起了眸。

    

    「這麼不懂事,沒教養,沒看到阿玠在忙嗎!」龍太太怨氣衝天。

    

    蘇綰也說,「阿玠,你忙你的,唐洛這點事你別打擾阿玠,也是我不小心……」

    

    話卡一半,蘇綰就見龍玠和身邊幾人說稍等,然後走了過來。

    

    「既然是不小心,那就和唐洛無關了。」

    

    清冽的聲線,伴隨着腳步,渾然天成自帶氣勢讓周遭人群避去兩側,自動空出一條路,龍玠從容的兩手插兜,清俊驕矜,即便是氣定神閑的時候,也憑空給人壓迫感。

    

    「還需要再道歉嗎?」龍玠淡淡的,漠然的掃眼所有人,一雙桃花眸冷的煞人。

    

    眾人屏息。

    

    這是什麼意思?

    

    不是龍家嫌棄這啞巴,連龍太太話里話外都透出厭惡,怎麼二爺這還……

    

    蘇綰更是沒想到這點小事,龍玠真會出面……

    

    「她年紀小,有做不好的地方,你們這些一把年紀的,不該諒解嗎?」龍玠語氣不重,甚至還帶着些隨意,可一字一句落地,像打在了每個人臉上。

    

    龍太太也早僵住了。

    

    蘇綰臉都白了。

    

    龍玠點到為止,又看向蘇綰,「還不去看醫生,是等傷口自己長好呢。」

    

    這話挺溫和的,卻怎麼聽都像連嘲帶諷的。

    

    蘇綰尷尬的臉色更白了。

    

    龍玠又深深的睨了唐洛一眼,轉身走了。

    

    洗手間。

    

    「綰綰姐,你的手真沒事?」姚舒舒關切的問,「你可是要做外科醫生的,鋼琴又彈的好,這手這麼金貴,卻被那死啞巴給弄傷了……」

    

    蘇綰的手剛包紮過,還很疼,她嘆口氣,「估計要落疤了,該怎辦呢。」

    

    這話好像意有所指。

    

    姚舒舒眨巴眼睛,馬上自告奮勇,「絕不能讓綰綰姐你憑白受這傷,我去教訓那死啞巴!」

    

    「那先謝謝你了。」蘇綰一笑。

    

    宴會沒結束龍玠和唐洛先後都走了,老爺子也沒攔兩人。

    

    沒讓秘書跟着,龍玠換了台車,駛過公交站時,看到站台旁斜靠着低頭玩遊戲的女生,單腿之地,像在等車。

    

    龍玠停下車,單臂搭着車窗,「喂——」

    

    聲音很沉,帶着薄怒。

    

    唐洛聽到聲音。

    

    卻沒抬頭,目光也沒離開手機,只起身走過去,正要拉開後車門,聽龍玠道,「坐前面。」

    

    唐洛也沒猶豫,坐進了副駕駛。

    

    「唐洛,我們再談談。」車子起步後,龍玠忽然說。

    

    唐洛沒反應,遊戲打的爽。

    

    龍玠陰着臉,想到剛宴會上唐洛竟敢利用他……

    

    他先從煙盒裡拿支煙叼在唇上,打火機的火焰映着他如墨似海的瞳仁,他吐了口煙,也壓了壓情緒,道,「約法三章,別惹事,別找事,別誤事。」

    

    「類似今晚這樣的事,我不希望再發生。」

    

    唐洛切換遊戲,飛快的打了一行字。

    

    ——別管我,別煩我,別惹我。

    

    龍玠握着方向盤的手指骨節漸白,眸色陰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