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方歸廣茸
方歸廣茸 連載中

方歸廣茸

來源:外網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茅山奇術再現江湖,妖魔邪怪跋扈橫行,這次,又將掀起怎樣的血雨腥風?殘酷世界跌宕人生,誰為那一筆筆的血債買單?重重詭局背後,孰正孰邪?身世離奇的我(方歸),無意間捲入到靈劫之中,怎樣才能破局,如何才能逆天改命?收靈滅邪破煞,大驚悚之旅,正式開啟!展開

《方歸廣茸》章節試讀:

血管在瘋狂的壓縮、鼓脹。
血液沖向大腦,呼吸粗的宛似風箱,感覺身體快要爆炸了,但我拚命抑制住情緒外露。
幼時頻繁丟魂和數年學醫的經歷,讓我的神經遠比一般人要堅韌,普通人遇到這種事必然被嚇的魂不附體,但在我這裡,還能勉強撐住。
只不過,我也不知自己能撐住多久?希望在精神崩潰之前,髒東西能自行遠離。
「想讓他離開需要做的就是和平時一般無二,換言之,一旦被其看出破綻那就危險了。」
保持着輕鬆愉快的神情,暗中想着這些,我知道這種時候只能靠自己。
一路溜溜達達的往家走,刻意忽略後背和肩膀處冰涼的感覺,甚至,一股股涼風吹在後脖子上的驚悚感也被我忽略過去。
目前為止,這場戲演的還算是成功。
「嗚嗚嗚,大哥哥你為什麼不理我呢?我在找媽媽,不知她跑哪裡去了,你能不能帶我找到她啊?」
耳邊傳來這麼一番話,非常的清晰。
因為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本該出現的渾身發抖反應被我硬生生的壓制住,就像是沒有聽到任何動靜兒一般,眉頭不皺、步伐不亂的接近家門。
距離家門口大概七八米遠了,我忽然想到個嚴重的問題。
以前看過的一些電影中,某些邪祟化為人形之後,想要進入主人家的屋子,得先得到主人允許才成,否則邪怪就不能進門。
聯繫小男孩徘徊在祠堂之外的場景,是不是可以判斷,髒東西不得到允許不可進入祠堂呢?
如果真是這樣,那現在他趴在我背上,隨着我一道進入家門,算不算我變相的允許他登堂入室?
「帶着這傢伙進家門,不妥。」
我故意放緩了腳步,將青山從口袋中掏出來,放在地上。
它對着我搖尾巴。
我笑了笑,從褲兜中掏出火腿腸,蛻下腸衣,餵給青山吃。
狗子開心的吃着,不時的嚶嚶嚶幾聲。
我藉著喂狗的動作自然而然的中止了進家門的行為。
青山慢條斯理的吃着,我乾脆在路邊找了塊大石頭坐着休息,表面上一人一狗其樂融融的,其實,我心頭緊張的要死了。
「大哥哥,你的這隻狗很好玩嘛,我想扭斷它的脖子,那樣更好玩,你覺着好不好呀?
惡意滿滿的話忽然傳進耳朵,我聽的一震,緊跟着怒從心頭起。
「不可失態!」
強自鎮定,充耳不聞。
「怎樣才能不着痕迹的擺脫掉這個死東西呢?」
腦子中飛快計算。
「村南頭種着一片桃樹林,任誰都明白桃樹辟邪,我要是走到桃林里,背後的這個死東西必然不敢跟着進去,那就能暫時性擺脫了。
問題是,只是暫時性的,一旦那樣去做,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這傢伙必然斷定我能看到他的事實,那接下來可就是邪祟纏身至死方休的下場了。」
暗暗搖頭,否決了這個充滿吸引力的想法。
容易弄巧成拙。
「除了桃林,還有什麼能辟邪呢?」
我苦思冥想着。
就在此時,對面那戶人家傳來的動靜吸引了我的注意,聲音不大,聽起來像是小貓落地的沙沙聲,但連綿不絕。
「啥情況?」
順手將青山收好,向著對過走去,下意識的放輕了腳步。
我家對面是一座大宅院,很有年頭的那種,但不屬於供人探險的古屋。
我記着小時候見過裏面的人,他們早就搬到城裡了,荒廢了多年,不知為何深更半夜的卻傳來詭異動靜?
好奇心壓住了對背後那東西的恐懼心理,我小心翼翼的靠過去。
結實的院牆大概兩米多高,我左右看了一番,發現了一棵歪脖子樹,嘿嘿一笑,手腳並用,幾下子就爬到樹冠之中。
這高度已經三米多了,可以居高臨下的看清大院子中的一切。
「大哥哥,你很會爬樹嘛,以後你帶着我玩,好不好?」
死東西一刻不安分,甚至,我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上貼上一隻冰涼的小手。
恐怖的是,有尖銳的指甲在皮膚上滑動,似乎對方稍微用力,就能將手指頭刺進脖頸之中。
這感覺讓人毛骨悚然,但我只能裝着沒有任何異常,於探索大宅子這方面表現的很是雀躍。
尖銳指甲離開了脖頸皮膚,我暗中鬆了一口氣,當然不會轉頭去看。
透過枝丫空隙,集中心神,看向宅院之內。
夜色漆黑,接近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但在我集中心神後,雜草一人多高的老宅子里清晰的落葉可見。
一眼看清的那霎,我不由的頭皮發炸。
老宅子荒草之中,一道黑影疏忽來去,速度太快了,一眨眼功夫就從東掠到西。
「這是什麼,傳說中的輕身術嗎?」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用袖子擦拭了好幾次,再次看去時,發現對方已經停在院子中心。
這才看清此人的模樣。
是個身高接近一米九的瘦削老人,身材比例有異於常人,腳長手長的類型,有點蜘蛛人的意思。
腿腳這麼長,怎麼長的啊?雙臂要是落下,怕不是過膝了?
其滿臉皺紋、長相猥瑣,穿着一套黑衣,同色的布鞋,站在那裡,擺着馬步雙掌下壓到丹田處,明顯是收功狀態。
忽然,他的上衣扣子崩開了,露出瘦骨嶙峋的上身來,肋骨一條條的清晰可見。
恐怖的是,他肚子上有一道長長的傷疤,斜向下划過肚皮,看着像是一條超大號的蜈蚣盤踞其上,這畫面的視覺衝擊力太大了。
「人有怪相,必有奇能!這是,隱世高人?」
我滿腦子都是這種想法,因為比較興奮,竟然忘記背後的死東西了。
那敞着懷兒的古怪老人收住氣後,轉頭進了屋,再度出來時,手中多了一口古色古香的木劍。
也沒有廢話,老人擺了個架勢,『咻咻咻』的聲響中,劍影將其身軀遮擋住。
「劍術太高了,比電影中的大俠還高!」我被震撼到失語了。「世間竟然真的有此等高人?不是在做夢吧?」
「該死,這是開過光施過符的桃木劍!」
身後傳來氣急敗壞的咒罵聲,我就聽到風聲一響,緊跟着後背就是一輕,不由大喜。
誤打誤撞的,竟然嚇退了這隻難纏的死東西,簡直是老天保佑。
老人練了一通劍法,臉皮上微有汗意,隨意的用衣襟一抹,轉頭就進屋去了。
不知是不是眼花,總感覺他進屋之前往我這邊斜瞥了一眼,嘴角似挑起一絲譏笑。
等了幾分鐘,不見人再度出屋,就從樹上順了下來,琢磨一番,無形中這位高人幫我驅逐了邪祟,這是恩情。
整理一番衣物,恭敬的對着老宅深鞠躬一禮,這才轉身回了自家。
我躺在土炕上,用薄被蓋住了腦袋,才深深的透出一口氣來,輕聲喊:「好險,好險。」
擔驚受怕了許久,一朝放鬆下來,感覺到深深疲憊,身體不累,但精神方面消耗太大了,不過幾分鐘,我就死死的睡了過去。
一宿無話。
昏昏沉沉的,聽到噼里啪啦的聲響。
一骨碌翻身坐起,迷迷茫茫的看向窗外,下一刻,清醒了。
眼帘中映入一道橫空而過的超大號閃電。
「轟隆隆!」
驚天大雷震天動地的炸響。
太響了,好懸將我炸到炕下去。
「汪,汪汪。」
青山在炕上蹦着高兒的對着窗外狂吠。
瓢潑大雨呼啦啦的,外頭已經變成了雨水的世界。
我滿腦袋問號,記得很清楚,天氣預報說過,厘山地區未來七天內都是小雨啊,為何這一大早醒來,面對的就是大暴雨呢?
幸虧前些年村人們就幫着將自家的茅草屋修成了磚瓦房,要不然,必然處處漏雨。
是的,我家可以說是杏神村中最墊底的存在了,窮到令人髮指,說是家徒四壁都不為過。
要不是我得到了獎學金,上學之餘出去勤工儉學,那上大學的開銷都是問題。
我起身洗漱一番,到處檢查,發現房子真的沒漏水,這才長出一口氣。
找隔壁鄰居詢問了對面那戶人家的情形。
從鄰居口中得知,對面的古怪老人是數月前搬進去的,其人深居簡出,很少和鄰居來往,大傢伙都曉得那是個怪人,也都不會去登門拜訪,免得吃閉門羹。
據說,只有老人一個,他姓苟,大名好像是叫做『苟客卿』。
我不由驚訝,這名太古怪了,客卿?那不是古代才有的職位嗎?現代哪有客卿一說?
但人家就是這麼個名字,誰能管的着呢?
至於姓氏?苟這個姓源遠流長的,沒什麼稀奇的。
百家姓中姓什麼的都有,不要少見多怪。
早飯後,我習慣性的從書包里掏出二手筆記本電腦,開始做功課。
即便天塌下來,也不能停下追求知識的步伐。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在學習上也得如此,那麼高昂的學費和各項開銷,我必須將其轉化為知識和財富。
用了兩個小時,做好了今天的功課,愛惜的收好破舊的筆記本,我伸了個懶腰。
「呃?」
我的動作猛地定格,不可思議的看向窗外。
一米高的籬笆牆外,三張死氣沉沉的臉正對着這邊,三雙明顯不屬於人類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

《方歸廣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