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彷如旬日追憶傳
彷如旬日追憶傳 連載中

彷如旬日追憶傳

來源:google 作者:安什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什萊 月里克

因喪妻之痛而殉情的30歲中年男子,意外的轉世重生,發現自己盡出於一個劍與魔法與國家的異世界!以保留了前世記憶及執念變成了一個嬰兒姿態轉生了前世的不甘與悔恨,這次下定決定拿出真本事來讓自己過上不後悔的人生,魔法與劍何為人生最終的選擇與歸..展開

《彷如旬日追憶傳》章節試讀:

「醒了嗎?」『亞人語』

它就這麼趴在我身上睡了一夜,身體很酸但是已經保持這一個姿勢,就讓它先用着吧!

「誒!對不起>人<!!我馬上起來」『亞人語』

原地起跳,臉紅着跪在了一邊

此時外面傳來了吵吵鬧鬧的聲音,它的耳朵立馬豎起來又迅速躲在我身後,探出個頭望着門外。

外面的門緩慢推開,一個戴着披風的頭慢悠悠的伸了進來。

「為什麼家裡變得亂七八糟的!!」

「媽媽!!」

「誒什麼!!怎麼了?嚇到你了嗎?!」

她肩上背着一大袋東西導致句摟着身子,剛出來的時候確實嚇了一跳。

「你們是吵架了嗎?凳子怎麼到處都是?!馬上給我整理好!」

「真是的幾天不在就搞成這樣!真讓人操心!」

「抱歉!媽媽!」

看起來媽媽並不知道這亞人的事情,由於物價飛漲的特別快,也沒買到特別好的東西。

麵包已經買不起了,只帶回來一大袋的馬鈴薯,看來回春之前要依靠馬鈴薯過冬了。

不在的這幾天家裡的衛生自然沒人打掃,有些灰濛濛了,全家一起做起了大掃除。

吃飯的時候我將騎士找這隻亞人的事情告訴了貝琪那拉。

「這樣啊?那你打算怎麼辦呢?將它交給他們還是?」

「不知道,看它自己決定吧,感覺那些騎士並不是也很壞。」

「月里克醬,做人可不能靠感覺哦~這樣會吃虧的」

「我知道的!」

「那孩子叫什麼名字,你想好了嗎?」

「嗯?人家有名字的可不是小動物!」

「啊!!真是失禮了!」

「它叫阿迦娜·阿拉拉。」

「真是個好名字呢~」

…..

在討論的時候它一直在吃個不停,貌似什麼食物都能接受,也聽不懂人類的話。

飯後,她的鼻子在空氣中聞了聞隨後擺出一臉嫌棄的樣子。

「我說,你們兩個幾天沒洗澡了!」

「有什麼味道嗎?」

我聞了聞

「好臭!!你這傢伙今天沒洗澡了!」

混雜着濕氣和血腥味,仔細一看她的頭髮髒的都打結了,我也沒好多少。

「喂,臭狗該洗澡了」『亞人語』

它對着自己身上聞了聞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大概是自己身上的味道自己聞不到吧。

異世界的洗澡就比較簡單粗暴,用火燒起熱水,再兌上冷水變成適合自己洗的溫度。

我並沒有學會火系魔法,學習相應屬性魔法都需要媒介,各種低階的屬性水晶,一塊就挺貴的。

低階的風屬性水晶塊,也是海上打撈救了別人一命作為謝禮送的,家裡並沒有什麼魔法師需要用。

作為出生後就將魔法師的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當然我也沒不負眾望的學會了。

風系魔法與治癒魔法,治癒魔法是需要人授予才能感悟到的,感覺就像是受人提點然後大徹大悟的樣子。

低階的屬性水晶塊,並不難買到但是對我這樣的家庭來說太貴了。

原本想試試火和水混合起來一起使用,會不會變成熱水。

但是我並不會無吟唱,而且也沒有相應屬性領悟。

說的差不多水已經燒好了,裝在木桶里抬上二樓,也就是最初關亞人的那個房間一方面是小不容易散熱,還有壁爐大概一一開始就是用來準備當浴室的吧。

木盆倒是很大,可以容納兩個小孩子的樣貌。

「喂~臭狗,該洗澡了。」『亞人語』

它像小狗模樣的趴在一樓的壁爐邊上,似乎很喜歡暖暖的地方。

「好~~」『亞人語』

我也習慣了兩個人一起洗澡,在這裡以後基本上洗澡都是一起的,有時候爸爸哥哥還有我一起。

脫光光衣服,看着自己的小弟弟,有種莫名的懷念感,大概每個人小時候都基本上是這樣的吧。

我挺好奇亞人的是什麼樣,是不是也是這樣小,還是說跟黑人一樣從小都是基因強大。

直接看大概不太好,到時候偷偷看看吧!

「咿呀~溫度剛剛好~果然泡的和沖的不一樣,溫度牢牢控住了呢~」

趁它沒進來偷看一下,但是等它脫完朝着走來,房間的霧氣就變大起來了。

這裡的洗澡方式和別的地方不一樣,這裡只需要在水裡泡着一種特質的植物液,身上不幹凈的東西就能洗掉了。

有股中藥的香氣,並不讓人討厭~

「喂,臭狗不許在水裡撒尿」『亞人語』

「什….什麼意思!!才不會好嗎!」『亞人語』

它臉紅了起來,還是個羞澀的小男孩~。

臉洗乾淨了以後,還是很清秀的要是放我們那時代就是大網紅大明星了。

「喂,臭狗背過身去我幫你洗洗背後吧」『亞人語』

心裏的壞想法已經表現出來了,我說過我的好勝心很強,不知答案就去尋找!我不允許同齡人的大小要比我的大!

「嗯!謝謝你~」『亞人語』

雖然是亞人,但是身子好滑很柔順,一個男的有這麼色情的身子,要是我是同性戀就好~

幫它的短髮清洗了一下,油油的變得柔順起來了,慢慢的往下….

就差一點了,假裝滑倒碰過去!

摸了摸它的腰,哇好細….

站起來後假裝沒站穩,往他身上靠了上去,手往想放的地方去摸,但是平平的一片,什麼凸起的也沒摸到。

「呀~!!你幹什麼!」『亞人語』

它下意識的跳了出去,濕漉漉的站在地板上,我撓撓頭有點不知所措的想和它解釋,但下一幕讓我瞪大了眼睛….

溫度慢慢的下降後,霧氣自然也慢慢的散去了,爐火前一晃一晃若隱若現的下半身顯現讓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女的!!!!

「為什麼盯着我我一直看啊!!」『亞人語』

它雙手遮住下半身,臉紅害羞的跟我對峙着,嬌滴滴的讓人衝動。

「那個….?阿拉拉我在你心目中是什麼樣子的?」『亞人語』

「誒?怎麼突然這麼問?」『亞人語』

「就是想知道!!」『亞人語』

「但是….能不能先洗完澡再說!!」『亞人語』

她站在外面有點瑟瑟發抖的樣子,趁着霧氣沒完全驅散,我得逃跑了。

「是啊是啊,我洗好了!我先走了!!」『亞人語』

慌忙起身擦拭了身體逃離了現場

坐在壁爐旁用着風系魔法吹着頭髮,一縷縷金色的頭髮隨風飄散着,雖然漂亮但是可惜是男生。

魔法就是要學以致用,風魔法平時用處可多了,吹樹葉吹頭髮吹火等一系列可以做的。

「月里克~你去幫阿拉拉頭髮吹乾~我幫你去整理好了」

「知道了!媽媽。」

阿拉拉正好也洗完下來了,我示意她過來坐在我面前,她很聽話的照做了只是臉很紅,應該是被泡久了沒緩過來。

「那個….剛剛的話題?繼續嗎!」『亞人語』

「啊?那個啊,只是開個玩笑!不用當真就行了。」『亞人語』

「月…月里克大人,是一個很好的人!給予我溫暖的食物和睡覺的地方!」『亞人語』

「這些?大概是個有良心的人都會做的吧?」『亞人語』

她耳朵耷拉了下來,指甲抓着地發出吱吱聲,身子有點顫抖慢慢的和我說起了身世。

阿迦娜·阿拉拉,原本來自北方的格西里拉深山裡的一個古老的種族『戟普梅洛』中普通的村民,某天被一群貴族子弟發現了

因為白髮白耳朵的緣故,被誤以為是吸引的高階魔物,消息越傳越糊塗

最後被傳聞說這是是迄今發現的第一個無需血怨之力進化的魔王種。

就這樣因為一個這樣一個謠言散播而毀了她的家鄉。

所謂的魔王種就是由魔物進化後最高能抵達的形態。

魔物也有等級規劃只不過很難去區別,一般強大的魔物喜歡裝作弱小者等待獵物上鉤。

『魔物分為:

「普通」遍地都有,攻擊性低,簡單能夠擊敗對人類並沒有威脅。

「初階」類似於有些異能力,可能是速度。力量。等方面勝過普通動物,但也只是一點,普通人也勉強能捕殺。

「中階」以哥布林為例子的學習型魔獸,善於群體或個體實力強大且會魔法,普通人面對且難以招架。

「高階」進化出的魔核後的魔物,不論在魔法或肉體上都大幅度增強,也同時擁有自身的特殊能力,凌駕於人類之上。

「魔物種」基本有人類的智慧及思維,實力也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一般這種魔獸是它那個種族的王。

「魔王種」多數於戰場上而變異產生進化的特異形態,血與怨氣推擠而成的勝者之杯,以無數高階魔物屍體建立的根源之力,而產生讓人無法破解以構思的超越之力。

「魔神種」魔獸最高領袖,魔力及肉體的巔峰最強者,上古之力的傳承者。』

得知消息的格西里拉王國,很快就組裝了一支全副武裝的軍隊前往進行抓捕,很快便血洗了整個部落。

在押運的過程中遇見了突襲很快就落敗了下來,她就趁着這時機逃跑了。

有民間傳言,那些突襲者只有五六個人穿着斗篷長着角,像是魔族的士兵樣貌。

最後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宮廷法師鑒定以後發現這些並不是魔物種,甚至都不是高階魔物,一怒之下將這些無辜的亞人全部殺死了。

跌跌撞撞逃跑了幾天,最後餓倒在了別人家門口,男人將她抱回家,「無微不至」的照顧着她,她很感激在最需要的時候能救助自己的男人,並發誓一定會好好報答他。

她試着去幫助男人干一些家務事想用這樣慢慢償還他,她雖然聽不懂男人說什麼,但也會認真的看着他比劃的動作。

漸漸的失去家園失去同胞的她依賴上了男人,對着他放下了戒心,每天都在家中老老實實的等待着男人回家,即使是睡在地上她也覺得這是件幸福的事情。

只是好景不長,某天男人渾身是傷醉醺醺的回到了家,對着正在趴在地上睡覺的她拳打腳踢,嘴裏說著聽不懂的話喊叫着。

隨後,又立馬像是醒酒了一般蹲在地上查看她的傷口,她一把抱住男人想得到回應,卻被一把推開了。

次日闖進一群男人將她抓住,用奴隸項圈圈了起來,她瘋狂的向男人求救受到的只有臉嫌棄的表情,隨後數着手上的錢。

這只是地獄的開始,由於品相好的她很快就被拍賣了,貴族達官們對這罕見的白髮白耳朵的亞人吸引住了,都在喊着高價….

最後被一個看似和藹的中年貴族買了下來,關在了又臟又亂的地下室中,不只是她一人許多病懨懨虛弱的亞人同胞也被關在了其中。

大家每天都過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中年男是個表面上是個醫師,背地裡卻做着各種慘無人道的實驗。

她在這裡認識了很多很多的人,雖然生活痛苦不堪大家都在期待着傳說中的勇者來拯救他們,因此有了活下去希望。

血淋淋的地下室充斥着亞人們慘絕人寰的叫聲,她閉着眼捂着耳朵想去隔離這些,但現實往往越想逃避就越會輪到自己。

她被強行綁着,中年男不斷的對着她身上抽着鞭子,每一鞭都如刀割一般鑽心的疼,她咬着牙不讓自己發出聲音,戟普梅洛族不應該淪落如此。

中年男嘲弄的讚美着她這樣不屈的性格,便給予了更多的鞭子,每次都打的奄奄一息然後才是試藥,一種不知名的混合調製的特製恢復藥水。

效果不能是很好,但也會有一點。

就這樣日復一日不知過了多久,中年男欣喜若狂的對着地牢所有的亞人喊叫着,似乎在慶祝着什麼。

很快就對所有的亞人奴隸們送上了精緻的美食慶祝他實驗的成功,在所有人狼吞虎咽吃下之後。

阿拉拉身邊的人一個接連一個倒地不起痛苦的掙扎着,七竅流着血。

很快就輪到了她,嘴裏吐出來一大口鮮血,盯着他慢慢的眼睛失去了神采,完全變成了一具死屍。

隨後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她夢見自己變成了巨大雪白的狼王,在地牢咆哮着殺光了所有人,但讓中男人跑掉了逃跑之前扯掉了他一根手臂。

逃出之後跑到了街上,憤怒的情緒讓她無差別的攻擊人,在殺了很多人後,被騎士團的人打跑了。

再在醒來就是踩中了陷阱,被綁在了麻袋裡,最後感覺被人打了一下失去了意識。

然後遇見了媽媽,這時候她的心裏認為所有人類都是壞人披着外皮的野獸。

只可惜的是,她做的這個夢不是夢,而是真實的現實,父親他們還在的時候就告誡過我們右邊城市裡一隻高階魔獸跑到了這邊附近,但並不知道是不是她但已經可以猜到了。

「那….你為什麼信任我們?」『亞人語』

「我並沒有信任你們….只是想享受一時的時光而已,即使你們把我怎麼樣那也是你們的自由」『亞人語』

「放心好了,我們並不會傷害你….」『亞人語』

「….說了一些多餘的話了」『亞人語』

看着她沉默的樣子,我後悔讓他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