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風吹向你
風吹向你 連載中

風吹向你

來源:google 作者:搬磚一把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小粒 現代言情 鄭錫和

一個關於青春和成長的故事,一個關於愛與被愛的故事,粒粒和鄭錫和,小夢和張皓,他們相遇相知,相愛,未來的故事正在向他們走來展開

《風吹向你》章節試讀: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寶貝兒,我還想告訴你一個秘密,那個,我每天都會在我們小區外面看見張皓,晚上回來,還有早上去上學,都有他的身影,今天他直接出現了。」小夢躺在粒粒床上,抱着小熊玩偶。「天吶,他家不是跟鄭錫和一個小區嘛,跟咱們小區完全反方向,怪不得今天你看見他完全不驚訝。」

突如其來的,一個人的秘密變成了兩個人的,我們的那些隱秘的小心思,就那樣暴露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

「我一直覺得,他不會知道我,不會認識我,不會記得我的名字。我明明這麼普通,我學習很差,脾氣也不好,可他竟然喜歡我,他怎麼會喜歡我呢?他怎麼能喜歡我這樣的人呢?」小夢神情黯淡。「寶貝兒,你要知道,你是最好的你,你很可愛,很義氣,會照顧難過的我,最好的你怎麼會配不上他,你最配,絕配,天配。他為什麼不會喜歡你呢?你要相信自己是最棒的!」粒粒揉着小夢的頭髮,真誠的對她說。

面對喜歡的人,我們要允許有害怕,有不堅定的存在。因為喜歡的人太過耀眼,我們就忽視了自己身上的閃光點。我們的光也許很暗,但是,那樣微弱的光也曾照亮過我們保護的人。千萬不要因為喜歡一個人而忘記了自己對於這個世界來說也是獨特的存在。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最最特別的存在。

「張皓」小夢一眼就看見了躲在樹後的張皓,這一次她想勇敢一點。「我們一塊兒走吧,你不是一直在我身後陪我上下學嗎?」張皓露出驚喜的表情,鄭錫和也走到粒粒的身旁,就這樣,她們的肩膀與他們的胳膊隔着一個書桌的距離,踏着朝陽揮灑到地面的光,走向通往學校的路。

少年的感情總是單純又美好,炙熱又保留分寸,我們會下意識的為彼此考慮。

七月的風帶着敵意,乾燥又悶熱。校園裡聒噪無味的蟬鳴,與教室里此起彼伏的讀書聲,數學老師單調的獨奏共同構成了無趣的交響樂,不過催眠效果還是不錯的。

「我明天有籃球賽,你要不要來看我?這次是和高一六班的友誼賽,小老師,你都很久都沒有來看我打球了,好難過。」鄭錫和的肩膀搭在粒粒的肩膀上,有點委屈,像個受氣的小媳婦。「好,小鄭同學,這次我去給你加油打氣!」張皓看了看小夢,什麼都沒有說。

「張皓,加油!鄭錫和,加油!」坐在觀眾區的粒粒和小夢都隨着賽事的進展而緊張起來,她們為彼此喜歡的人加油打氣,好像回到了最開始的時候。中場休息了,鄭錫和跟張皓沒有走向休息區,直接到了觀眾區。觀眾區的女生一片嘩然。「小老師,我的水呢?不是說只能喝你遞的水嗎?」鄭錫和偷笑。粒粒來的匆忙就沒有帶水,只有一瓶水已經喝了一半了。「我沒有帶,我現在給你去買一瓶吧」粒粒有點愧疚。「沒事,我喝你的,小老師的水更甜。」鄭錫和高興的捧着粒粒的水喝了起來。旁邊的張皓也拿了小夢的水直接喝了。兩個女生臉都通紅

下半場開始了,鄭錫和跟張皓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配合默契,以碾壓式的比分贏了這場比賽。結束時,鄭錫和竟然朝觀眾區比了個愛心,大家人都傻了。隊友們更是議論紛紛。「這,鄭哥是不是轉性了,怎麼做這麼娘的動作。」「我覺得呀是被鬼神附體了,真是邪門了。」「我倒是覺得應該是鄭哥談戀愛了,對嫂子示愛呢?對不對啊? 鄭哥,」幾個跟鄭錫和關係較好的隊友開始起鬨了。鄭錫和笑了笑,一把摟住這幾個人的肩膀。

「人都到齊了,就差鄭哥跟皓哥了,又遲到了!」正說著鄭錫和跟張皓來了,後面跟着兩個小白兔。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她們,「小姐姐,你們好!」「喊什麼小姐姐,要喊嫂子」鄭錫和在一旁偷笑着。

「啊啊啊啊,小老師放過給我吧,疼。」粒粒揪着鄭錫和的耳朵,聽到這句話才放下。大家都被這場面嚇到了,一個個大眼瞪小眼。「還有人能治得住鄭哥,粒姐真是厲害!」粒粒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坐到鄭錫和剛剛為她拉開的椅子上。「是男人當然要為喜歡的女人彎腰啊!」鄭錫和又開始貧嘴了。粒粒這次沒有管他。

張皓和小夢也一起坐上了桌子,張皓給她又是夾菜,又是倒水的,體貼入微。

我們在感情裏面,始終需要保持距離,可是距離太近會窒息,距離太遠會生分。如何保持距離是我們努力去把握的問題。我不知道如何靠近他,也不知道他的禁區。喜歡一個人總是會擔驚受怕,彷彿只要有一丁點的風吹草動,自己就會像驚弓之鳥一樣忐忑不安。我們在最懵懂的年紀,還不知道如何去愛一個人,只能憑藉著自己的直覺去感受對方。

慶功宴結束了,鄭錫和跟張皓護送粒粒和小夢回家,一左一右,他們並肩走在微亮的路燈下。「小老師,我今天表現的好不好,你要不要給我一個獎勵!」鄭錫和倒退着走路,看着粒粒,驕傲的向她邀功。「明天就把獎勵給到你手裡,如何?」粒粒什麼也沒準備但還是配合著他。鄭錫和立馬神氣的向張皓炫耀「我的小老師給我準備了禮物,我有獎勵!張皓,你不會什麼都沒有吧!哈哈哈」

張皓沒有說話,他看着小夢,終於開了口,「小夢,我其實,其實,我不想維持現狀了,我想追你,你別害怕,我保證不會傷害你的。」小夢停了下來,轉身也看向他「好,我等你來追我,按你的方式來。」然後害羞的轉過頭。聽到了想要的回復,張皓彎腰低頭,兩隻手搭在小夢的肩上,湊到她的耳朵旁,溫柔的說∶「那這個距離追你,你看合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