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鳳凰石之瀛海詭事
鳳凰石之瀛海詭事 連載中

鳳凰石之瀛海詭事

來源:google 作者:北明有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景馨 陸言

俗話說:「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南宋末年,竹雲鎮怪事連連,鳳凰石主人陸言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開始遭遇一次次詭異事件,然而,自己進入京城之後,才發現奸臣當道,妖邪橫行,百姓流離失所,這激起自己除妖伏魔、拯救天下黎民的理想,為了挽救大宋頹勢,他決計出海尋找傳說中的競天劍不想,自己恰好進入曾經夢裡的詭異國度—瀛海國在這裡,他救了自己愛人,解決了瀛海國的危局然而,大宋的驚變才剛剛開始……展開

《鳳凰石之瀛海詭事》章節試讀:

清晨時分,大家剛好吃完早飯,方公子轉到陸言門口,陸言和小乙因為昨夜基本沒睡,所以遲遲未起。

方公子在外敲了半天門,陸言叮囑小乙,要裝着什麼也不知道,別亂說。

小乙鎮定一下,回復道:「來了,方公子有什麼事嗎?」

方公子道:「陸兄,昨天看見錢公子了嗎?」

陸言故作鎮定,說:「沒有,我昨晚睡得早,沒留意!」

方公子,笑笑:」這老兄難道又在翠鶯院了。對了,陸兄這兩天你發現沒有,錢公子好像不對啊,天天不出屋,臉色蠟黃也不知道在幹什麼,那天,我見他對着畫痴痴的發笑,沒想到這個色鬼對這畫竟然如此痴迷。」

陸言皺了一下眉,應和了一下,「的確有些奇怪。」

「好了,陸兄,你歇着吧,咳,這個色鬼」。方公子感嘆道。

說完頭也不回的出去了,就這樣,兩天過去了,第三天,錢公子還沒回,眾人覺得很奇怪,正在議論錢公子究竟去了哪?

突然,門外一群捕快來到客棧,為首的一位個頭高大,兩撇小鬍子,大眼睛,大聲喊:「誰認識錢明。」

眾人圍過來,方公子道:「都認識,錢明怎麼了?」

「昨天有人在堆星山發現他的屍首,我們驗過正身,是一位舉子!」捕快道。

方公子驚訝說:「他死了,怎麼死的?怎麼會?前些天他還好好的。」

衙役道:「他竟然去盜越夫人的墓,我們要了解情況,和他走的近的舉子們和我們到府衙走一趟。」

於是,方公子、陸言等和錢明住的較近的舉子都帶上臨安府府衙。

來到臨安府衙,眾人並沒有進大堂,而是帶到了客廳,衙役們對眾人也很客氣,只是說大人要見見大家,了解情況並非審問,府里的下人把茶上來,但眾人如坐針氈,這時,忽聽門外的衙役高聲:參見大人。

陸言知道臨安府尹到了,眾人馬上施禮!

「免了,大家起來吧。」

陸言起身,只見這位大人,容貌端正,幾縷長須,氣度儒雅,身穿紅色官服,顯得一身正氣。

然而此時這位大人臉色略顯凝重,他低聲道:「大家坐吧。」

這時,只見一個師爺打扮的人,對大家說:「各位舉子,這是吏部尚書、臨安府署理府尹李忠大人,今天叫大家過來,有事詢問。」

陸言一聽是李忠大人,想上前相認但又恐此時不便,便沒說話,小乙瞧了一眼陸言,退到陸言身後。

大家你一嘴,我一句,說了一下這幾天的事,說到風雨軒的畫。

李忠大人問道:「什麼畫?」

方公子就把畫的情況介紹了一遍。李忠大人捋捋鬍鬚,沉思許久,自然自語:「莫非和畫有關…好,大家今天先到這,先回去。張錦,孫通,一會去文昇客棧去取那幅畫。」

「是,大人」,兩人答應聲就出去了。

眾人都出去後,陸言猶豫着是否趁此時機和李忠大人相認。

正在猶豫的時候,李忠留意到了,便說:「這位公子,我看你有話要說?」

陸言轉過身,想了想先把錢公子的事情說了吧,便道:「大人,我的確有事。」

陸言就把前天晚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李大人臉色大變,「果真如此,那豈不是詐屍,此話可當別人說起?」李大人低聲問道

陸言道:「沒有」

李大人又說道:「昨天府衙仵作在驗屍的時候,的確覺得奇異,死者脖子上深深的齒齦,似乎如動物撕咬,可人身體健在,屍體枯乾,我當時就覺得這不是一般的謀殺案件。」

李大人皺着眉頭道:「陸公子,你明日再來找我。根據案件的進展情況,你還需要配合我一下。」

陸言剛要離開,忽然聽衙役來報:「大人,不好了,西湖邊有一男屍。」

沒等李大人回過神,又聽見有人報:「臨安城北,發現一男屍。」

接着又有人報:「大人,那幅畫在客棧已經消失了。」

李大人猶豫了一下道:「這樣吧,陸公子,你今晚留在府衙內,我一會叫張錦,他是府衙捕頭,我想讓你和他在聊聊。」

陸言回答道:「那好,大人。」

晚飯後,張錦到內堂,李大人說:「張捕頭,這位是陸公子,是本案的見證人,咱們聊一下案情吧。」

就這樣夜色漸濃,一直到府內掌燈,張錦也聽的驚詫不已,午夜時,只見有一衙役匆匆來報,府衙崗哨的兩個衙役死了。

「什麼,快」李大人大驚失色轉身出去,張錦、陸言也不敢遲疑馬上跟隨出去,來到府門,眾人一看,門口衙役死相難看,張錦仔細檢查屍首,兩人共同點是脖子上有一排牙齒,但又似乎不是人的牙齒。

「大人,這衙役的死和錢明一樣」張錦說,「難到是女鬼……」

沒等張錦說完,李大人一揮手示意他不要說太多,然後道:「先回去,其他人把屍體收了」。

進入府內,李大人道:「張錦,盡量還不要透出風聲,人心不穩。」

「是,大人」張錦說道。

陸言看看李大人說:「大人,這個女鬼竟然敢在天子腳下任意妄為。」

李大人眉頭緊鎖,嘆了口氣,沉默半晌。三人一夜未眠,一直到天亮,早晨李大人留陸言在府內用餐,陸言讓小乙先回了客棧。

忽然,衙役跑進來「大人,大人,嚴公公到」。「

怎麼嚴公公來了」張錦說道

李大人看看眾人,「先迎接再說吧」,

嚴公公六十歲有餘,朝堂說一不二,和宰相賈一道關係密切。

「李大人,打擾了,咱家有聖諭傳稟,聖上聽聞這幾日怪事連連,京城周圍總有人離奇死亡,距科考沒有多久了,現請來大人5日破案。」

李大人馬上回復,道:「有勞嚴公公了,我將竭盡全力,請聖上放心。」

嚴公公一臉的奸笑,「那就辛苦李大人了,聖上安全,京城平安,百姓安定可全指望着李大人了。」

李忠大人道:「分內之事,哪有什麼辛苦,有聖上威嚴,定能拿住妖人。」

嚴公公怪聲怪氣道:「那就等着李大人的捷報了,咱家有皇命在身,不多停留了。」李大人和眾人送嚴公公走後,張錦罵了一聲這個閹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