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瘋了吧!權臣她懷了皇帝的崽崽
瘋了吧!權臣她懷了皇帝的崽崽 連載中

瘋了吧!權臣她懷了皇帝的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姝允的霞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清越 郁兒

沒人知道,京城最有名的病秧子,開國功臣孤子蕭清越是女兒身更沒人料到就是這個病秧子,居然成了內閣首輔女扮男裝的她一直有兩個心愿——1.報復皇室2.去戰場男裝假死,然後逍遙人間然而她沒料到,皇帝這人不講武德!沒事就往她屋裡跑!更沒想到,她,陰溝翻船,掉馬了!皇帝看向她發間的玉簪,遲疑問:蕭兄,你這癖好……她立馬摘下皇帝又指向裹胸帶,疑惑問:蕭兄,此為何物?她勉強一笑皇帝又看向別處……她眉毛狂抖,擼起袖子踹人:還有沒有事,沒事滾!展開

《瘋了吧!權臣她懷了皇帝的崽崽》章節試讀:

    齊之煥過了半天才緩過神來,突然意識到陸凌雙居然這麼不顧禮節的,十分莽撞的闖進了府上,心中有點生氣:「陸凌雙!好歹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吧,這番猛撞的作風是萬萬不可取的!而且況且不說李傑這一方面,你這盲撞的樣子要是吵到了蕭清越,你也算是有罪!」

    陸凌雙雖然知道對方只是在警告自己,並沒有真的想要責罰自己的意思,但是心裏還是有一點點失落,明明自己找到了這麼重要的消息嘛!不過好歹心大,並沒有在意太多……

    蕭清越此時卻突然真的醒來了:「皇上便不需要責備他了,陳雖然從小身子骨弱,但也絕對沒有外人口中那邊弱不禁風,況且神醫的住處已經找到了,本來就是一件喜事,沒有必要發怒火的。」

    齊之煥聽到了平時熟悉的聲音,心好像一下子就要開心的跳出來了一般,但是此時還是要強裝鎮定淡定的看向蕭清越,看着對方的臉蛋,愈發想要告訴他自己剛剛想跟他說的話,但是又覺得他只不過是剛剛從昏睡中醒來,身子骨還十分虛弱。自己如果把一切都告訴他的話,他會不會太過於驚訝了。

    齊之煥想了想之後,覺得還是把這個秘密存在心裏吧,等以後找個合適的機會再跟他說明。現在起碼有了神醫,不至於有讓他突然離開自己身邊的風險了。

    其實蕭清越在渾水中也做了一個十分漫長的夢,夢裡的人都是熟悉的,特別是齊之煥。他好像和自己表白了,看來自己的心意已經被他知曉了嗎?可惜的是,那終究只是一個夢啊,不過醒來有他在自己身邊。那種感覺倒也是十分美好的……

    可是兩個人不知道的是,在兩個人同時睡着的時候,兩個人的夢境居然是相同,同樣的對白,同樣的微笑,同樣的行動。只不過是夢醒的,他們沒有了夢中的勇氣去表達自己的心意了。好像那是我愛你,不再好說出口……

    陸凌雙看着兩個人面對面的望着也不說話,決定自己率先開口,打破沉默:「那個誰已經被我們成功的請到了,只不過他的那個居所實在太過於偏僻了。到達皇宮還是需要一些時日,但是七天之內應該會到達皇宮的!我們已經令屬下備好了最好的車馬!」

    蕭清越笑了起來:「皇宮之外的人究竟又是怎樣一番性格呢?被稱作神醫,肯定讀了不少詩書吧。還是有些許期待呢。」

    雖然對於齊之煥來說自己心愛的人已經蘇醒是一件最為美好的事情,不過但是這個消息也很快傳到了消息靈通的,太后的耳朵里,幾乎是剛接到消息不久,太后就急忙趕來。

    「之煥啊,你可不要忘記那天你在書房裡與哀家許下的承諾!那侍郎的三小姐那裡我已經費了不少口舌了,再說了,怎麼能讓一個女孩子家等呢?」

    果不其然,太后一來到這裡就是與自己商量安排蕭清越的婚事的,着實讓他有些頭疼了。

    「而且這幾日也收到了消息,但是雖然說已經蘇醒了,但是人畢竟還是虛弱的。大婚之日是大喜之時,總是要一個硬朗的身體吧?況且婚姻大事乃終身之事,如此之大,為何不準備周全之後再進行呢?何況只是幾天,現在兒臣已經找了最有名的神醫來給他醫治,等這幾日也不急吧?」

    太后其實也算是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之前自己也不是沒有催過這方面的婚事。

    可是就是齊之煥總不同意,既然蕭王已然昏迷,他只是要這幾天期限,自己也沒有理由再繼續拒絕。

    「好吧,好吧,真是說不過你,不過這幾天期限可一定要說准了,不能再往後延遲了。畢竟哀家也是一個然而有信之人如果要是再推下去的話,哀家的面子放哪?!身為一國之君還是要多方面考慮呀,再說了,這個提議是哀家給你的最好的安排,你大可放心的相信我。」

    齊之煥看對方鬆口也不再繼續爭取,多推遲幾日了,匆匆送走了太后。心中的大事也算是落地,他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本以為在蕭清越接受神醫治療的這幾天之內可以過得安穩一些,起碼不必再煩太后催婚事了。

    但是太后實在是追的太緊了,就連幾日來都是來商討婚事的,而且次次都用不同的說辭,還好齊之煥聰慧,每次都給出了合理的理由推遲,不然恐怕蕭清越就算在病榻上,也會被拉起來成婚了。

    陸凌雙這些日子也過得不好,齊之煥因為應對太后的催婚,心裏憔悴,一直在和他傾訴。

    陸凌雙天天聽着一個是耳朵都要起繭子了。所以有時候閑暇下來會去蕭府打發,打發時間。

    「什麼?!皇上他這麼累嗎?」

    蕭清越聽到了陸凌雙說這些天的事,才明白齊之煥為她做了多少,心中不免有些感激。

    同時,她又感覺到心裏面暖暖的,沒想到這個人貴為當今皇上,居然可以為自己做這麼多事情。

    如果那天夢境中發現的事情都是真實的就好了,眼看大限將至,她倒是真的意識到,自己的心裏一直裝着這個「愛管閑事」的皇上。

    可是,自己這般心意,該如何開口呢?

    她正想着,陸凌雙還故意讓她看看自己的耳朵是不是長繭子了。,逗得她笑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陸凌雙正色。

    「神醫坐最快的馬車還需要七日才能到達皇宮,你別著急。」

    陸凌雙想了想:「那種遊歷四方的室外高人總是如此,神秘兮兮的。可能這樣更利於增長他們的醫術?而且我還聽當時發現他的那些手下們說呀,他們那裡居所到處都是一些名貴珍稀的草藥。但是大多數也叫不出來名字……」

    蕭清越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聽容他這麼形容,她心裏居然還有一些些的期待。

    雖然她早就做好了隨時離開世界的準備,但真要是能有神醫救自己的命,她還是願意活下去的。

    在有齊之煥的世界活下去,想到這,她真的期盼這七天趕快過去,見到傳說中的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