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連載中

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雲小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古清楠 墨瑾煊

末世拾荒者古清楠她穿越了!一朝穿成侯府嫡大小姐!啥?竟然是個傻子?還是個冒牌貨?還在替嫁當晚被毒死了?古清楠素手一揮,報仇去!奈何身子孱弱,只能扮豬吃老虎,暫時當個傻子了為找出害死原主之人,古清楠她大鬧喜堂,險些氣瘋戰神王爺!不過古清楠絲毫不懼,她可是帶着滿空間的裝備來的!什麼?裝備都被吃了!還是一棵小草?古清楠摩拳擦掌想要做標本了,卻莫名其妙的綁了系統等古清楠尋到真相,虐了白蓮,卻一不小心找回了原主丟失的記憶……某個不起眼的一天,古清楠偷偷扔了一張和離書,就準備跑路了卻不想被某王攔下了:本王的妃,你這是要去哪?古清楠揚手一指:王爺看,那是什麼!某王隨手一抓,將古清楠帶入懷中:你當本王也是傻子?嗯?展開

《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章節試讀:

古萬和掃了眼那連個信封都沒有的信,上頭歪七扭八的大字,還真的挺像的!

「混賬!來人!去把那個逆女給本侯找回來!」古萬和厲聲吩咐了一句,轉頭顫抖的道:「王爺,等找回小女,小侯一定查清此事,給王爺一個交代!」

古清楠剛挪到前院,便聽得這一聲憤怒的聲音。

「爹爹,小猴子在哪裡呀~」古清楠清靈的聲音打破了喜堂的壓抑。

古萬和愣了一下,方才回過神來,只是他才不會傻到和傻子論侯和猴的區別。

「你個逆女竟如此任性妄為!還不快滾過來給王爺認錯!」古萬和衝著人群外吼了句。

「爹爹,楠楠衣服太厚太長了,滾不動呀~」古清楠委屈巴巴的回了一句,「要不然楠楠把衣服脫了吧!」

周圍的人聽古清楠要換衣服,忍不住低聲偷笑,傻子果然是傻子,也有好事的直直的盯着她,巴不得她脫光了才好。

小雀渾身震了一下,絕對不可能是她回來的!

「混賬!簡直混賬!還不快去把她帶過來!」

古萬和被古清楠的話氣得吹鬍瞪眼,這逆女前腳被人說成是私奔,後腳就要當場脫衣了,這還成何體統!

「小雀,怎麼回事?」墨瑾煊周身冷漠的開了口,眼神卻好似能穿透人群看到外邊的人一般。

自己名義上的未婚妻,哪怕是他不要的人,若敢與人私奔,他一定讓她生不如死!

「王爺,奴,奴婢……」小雀驚恐的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來。

「姐姐,原來你在這裡呀!你說帶楠楠去買糖糖,半路又不見了,楠楠找不到你,還摔倒了,衣衣都髒了呢!」古清楠在外頭就聽到了墨瑾煊的話,一進來就坐到了小雀的面前,伸出手抓着她晃啊晃,「姐姐,楠楠要吃糖糖。」

「古小姐,你,你胡說什麼!明明就是你,你留信與人私奔了!」小雀驚恐的往後挪了挪。

這傻子本該是死人的!而且為了萬無一失,她還安排了兩個男的……

怎麼可能!她怎麼沒死!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她,她是人是鬼!

「古小姐,你怎麼可以隨便污衊小雀?咳咳咳~~」白惜月眼中閃過一絲怨恨,說話的時候猛的咳了起來,這王府上下,誰不知道小雀是她的貼身婢女!

說小雀便等於是說她!

「私奔是什麼呀?楠楠不管,楠楠要吃糖糖~你咳的這麼厲害是不是姐姐把糖糖都給你吃了?」古清楠眼睛一紅,眼淚直接流了下來,像極了被搶了糖果的小孩一般。

墨瑾煊一直冷眼看着古清楠他們,總覺得這個傻子和之前有些不一樣。

不過一刻鐘,便有侍衛匆匆趕來了。

「王爺,馬廄處發現兩具男屍,皆是中了劇毒。」侍衛單膝跪地,道:「經查,是後院洒掃的下人,在馬廄還發現了這個。」

侍衛雙手捧上一根發簪,上頭還沾着些黑色血跡。

「咦,這不是楠楠給姐姐買糖糖用的嗎?」古清楠一臉純真的問了句。

「不,不是,沒有。」小雀驚恐的搖着頭,怎麼什麼都不一樣了!

「王爺,有人在半個時辰前見到小雀和那兩人說過話。」侍衛小心的看了眼白惜月,道:「還有人看到那二人曾進過古小姐的房間。」

小雀此刻已經渾身發抖,只是還堅持着喊冤,「王爺,奴婢沒有!」

只是這時間線一推,線索一鋪,眾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一時間,眾人看向小雀他們的目光就變得怪異起來了。

「退下。」墨瑾煊冷冷的道:「吉時已到,拜堂。」

「王爺且慢!」古萬和硬着頭皮道:「王爺這是什麼意思?」

「嗯?」墨瑾煊冷冷的掃了眼古萬和,後者正了正臉色,緊張的調節了下呼吸,道:「小女天真無邪,剛剛這婢女說她與人私奔,小侯便不太相信。」

「小女從未說謊,她剛剛所言王爺也聽到了,難道,難道王爺想仗着權勢,就當這事沒發生過了嗎?」

古萬和說完話,背脊已經冷汗直冒了,可他必須如此。

只要墨瑾煊理虧,往後才不會找他秋後算賬。

墨瑾煊掃了眼地上一跪一坐的小雀和古清楠,他確實有心偏袒了。

「古侯這是準備問罪本王了?」

「小侯不敢!」

「王爺,侯爺,奴婢真的沒說謊!奴婢真的沒見過那二人!」小雀重重的磕了一個頭,倒是顯得古萬和咄咄逼人了。

「這件事日後本王自會查明,你們若是不想拜堂,便滾出去。」墨瑾煊冷眼看了下古萬和,轉而柔聲對着白惜月道:「你身體不好先回去休息,本王等會去看你。」

古萬和渾身抖了下,他相信墨瑾煊真的會讓他們滾出去!

畢竟,這門婚事他本就不在乎!

以前的墨瑾煊是國之戰神,手握兵權叱吒四方,是萬千少女可望不可及的白月光。

可是半年前,墨瑾煊在戰勝歸來的路上着了別人的道,身中劇毒,九死一生。

好不容易撿了一條命,容顏卻毀了,終日帶着半塊面具,聽說武功廢了,某些方面也不行了,哪怕他還是尊貴無比的王爺,古家嫡女古怡也死活不願嫁了。

倒是當年先帝和古家定下這娃娃親的時候,古萬和尚未有女兒,婚書上因此也只寫了嫡女二字。

所以古萬和為了自己最疼愛的女兒,把心一橫,將養在外頭的古清楠由庶變嫡,頂了這門親事。

墨瑾煊對此倒無所謂,一個正妃之位全了先帝旨意倒也合適。

「古侯還不帶着你的女兒滾?」墨瑾煊看着古萬和冷哼了一句,意思再明顯不過了,要是古萬和再揪着這事不放,就是他們不願意遵從先帝旨意了!

古萬和壓下心裏的恐慌和憋屈,對着還坐在地上絮絮叨叨的古清楠道:「楠楠,先拜堂!為父相信皇上和王爺日後都會還你一個公道的!」

這堂必須拜,先帝旨意,他不能違背!

戰神墨瑾煊同樣不是他能一而再再而三去得罪的。

「哦~那楠楠會有糖糖吃了是嗎?」古清楠癟着嘴,從地上蹭了起來,道:「楠楠想吃糖糖~」

「閉嘴!」古萬和將火氣一下子都發在了古清楠身上,「開口閉嘴糖糖糖,怎麼不吃死你!」

古清楠被古萬和嚇得渾身一抖,竟然雙腿發軟,兩聲尖叫同時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