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風流孤兒小村醫
風流孤兒小村醫 連載中

風流孤兒小村醫

來源:google 作者:明月照江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春 明月照江南 現代言情

孤兒小春,在村長老海叔的幫助下,成為村子裏唯一一個考上醫科大學的孩子,但是畢業後毅然決然回到村子,幫助村子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從此,村民們過上了國泰民安的幸福生活展開

《風流孤兒小村醫》章節試讀:

-------------------------------------------------------------

關上了燈,窗外如水的月光照射進來。

柱子和小春躺在床上各懷心思,誰也睡不着。

小春歪過腦袋,藉著月色看了一眼柱子,柱子緊鎖着眼睛,臉部的線條依舊分明,如劍一般的眉頭緊鎖。

小春伸手去拉了一下柱子的手,柱子緩緩轉過身來,抱住小春,臉貼了上來。

「小春,不怪你,也許是個沒有這個命吧。」柱子說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哥,你別灰心,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哎,這麼多年,我也悄悄看過各種各樣的游醫,各種各樣的葯也都試過,算命的說我可能命里不會有孩子,認命吧!」

聽着柱子哥這樣說,小春的心裏很不好受,但是現在最難的是根本沒有找到問題所在,這是最麻煩的。找不到問題,就沒有辦法動手去治啊。

小春把臉貼在柱子哥寬厚的胸膛上,聽着那熟悉的心跳,就這樣一夜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眼看就要入秋了,到了後半夜天還是有點涼的,兩人緊緊貼着互相獲取那份溫度,這種感覺真好。

第二天,清晨的鳥叫伴着一縷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倆人醒來,發現倆人像是拔刀相向的兩個士兵。

兩人相互對視一笑。

「我的小春長大了,看着不錯啊!」柱子哥打趣道。

「嘿,你還說我呢,你的也不錯啊,一看就是久經沙場的老手啦!」小春也不甘示弱。

倆人一點都沒有覺得尷尬,嘻嘻哈哈着洗了臉,又簡單吃點東西。

小春捧着柱子哥的臉,認真地說:「哥,你放心,我一定能想出辦法找出問題所在,讓你和荷花嫂子生一百個孩子。」

柱子聽完小春這句話,又激動又感動,「哥相信你,不過這麼多年,哥也想開了,沒事的,你儘力了就好!」,說完輕輕在小春鼻子上颳了一下。

柱子哥吃完早飯就走了,小春看着柱子走遠的背影,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小春一個人枯坐在診所,好半天也沒啥人,村醫就是這樣,平時也沒什麼人,關鍵時候又很需要。

想着柜子里的葯不多了,小春決定去後山上采點藥草。

剛剛走出診所,小春就一腦門汗,都說秋老虎秋老虎,可真不假,眼看都入秋了,天還是這麼熱。

不大一會,小春就到了後山,打開玉龍神眼四處觀望。

嘿,還真別說,最近練功比較勤勉,功力大大提升,幾十米開外的草藥都逃不過小春的法眼,一會兒功夫,小春的筐子里就多了好多難得的好葯。

臨近中午,小春被大太陽曬得頭暈眼花,想着後山深處有一大片蘆葦盪,那裡常年人煙稀少,水域清澈,可以在那裡洗個澡,順便看一下那裡有沒有什麼好多藥材。

到底是年輕,又有神功護體,小春把山路走成了平地似的,很快就到了蘆葦盪。

山間的清風,吹拂着蘆葦,搖搖晃晃飄搖在水面上,美麗的景色讓小春頓覺心曠神怡。

咦,什麼聲音?

小春扒開蘆葦,眼前的一幕讓他眼珠子都要爆出來了,只見一個年輕的女人香肩半露,白皙的皮膚倒映在水面上,一頭烏黑的秀髮盤在腦後,那脖子長得修長,隔壁村的王寡婦在裏面洗澡,小春趕緊收回目光,想大口喘一下氣,但是又怕被王寡婦看見。

雖然只能看見背影,但是小春到今天才總算是能理解為什麼二癩子為什麼對着王寡婦情有獨鍾了。

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出現,聽聲音應該是二癩子。

「嘿,我的親,我來了,嘿嘿嘿。」

一陣淫笑驚得王寡婦一陣尖叫。

「你要幹什麼?你別過來。」

小春扒開一點蘆葦,只見二癩子正一臉淫笑着走進池塘,手裡拿着的一瓶液體,那不是給馬配種的**嗎?小春立馬懊惱,當時為什麼要給二癩子暗示那麼個餿主意,這直接害了王寡婦。

二癩子一步一步靠近,王寡婦一步步後退,最後王寡婦不顧直接轉身要衝上岸,可她一個婦道人家怎麼跑得過二癩子。

二癩子淌着水,一把衝上去,從後面抱住王寡婦。

王寡婦拚命掙扎,最後是苦苦哀求,可二癩子哪裡肯聽王寡婦的求饒,捏着王寡婦的嘴,想要往她嘴裏灌那瓶液體。

小春再也忍不住了,一個箭步衝上來,大喝一聲:「你他媽住手!」

正在纏鬥的二人被這一聲喝止嚇了一個激靈,二癩子的瓶子一時沒拿穩,掉了下來。

小春義正言辭的告誡二癩子:「放開她!」

二癩子一看來人是小春,立馬換了一副嬉皮笑臉:「兄弟,是你啊,這事你別管,回頭兄弟請你喝酒啊。」

小春說:「不行,你這樣就不怕物業鬼敲門嗎?」

二癩子說:「老子就是色鬼化身,還怕個幾把毛啊?你個小屁孩別壞了老子的好事。」

說著就把魔爪伸向一旁瑟瑟發抖的王寡婦。

看到這,小春也不客氣了,飛身一腳就踹向了二癩子,畢竟是有神功護體,二癩子被這一腳踹的後退幾步,跌坐在地上,眼看今天的事是不成了,站起身來,抓起地上的瓶子,打開蓋子,猛地灑向小春和王寡婦,然後還不忘得意的壞笑:「哈哈,你壞了老子的好事,那老子就成全你倆,哈哈哈哈哈。」

小春沒有防備,被那葯灑在了身上臉上全是。

一旁的王寡婦身上臉上也全是那葯。

一開始,倆人也都沒當回事,小春還去攙扶王寡婦:「嫂子,你沒事吧?快看看傷着沒有。」

王寡婦早就聽說小春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生得十分俊俏帥氣。

王寡婦訕訕的笑了一下:「還好還好,今天多虧了你,改日到嫂子家,嫂子給你做好吃的,好好感謝你一把。」

大雨欲來風滿樓,夏天的雨說下就下,小春就想趕快回家。

經過剛才那一番驚嚇,小春已經清醒了不少,慌忙推開王寡婦,逃也似的離開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