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風流往事,合租房裡的日子
風流往事,合租房裡的日子 連載中

風流往事,合租房裡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徐奇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月嬋 唐楓 都市小說

我叫唐楓,曾經是某省體育隊的格鬥運動員,取得過不俗的成績一次見義勇為打死了人,我離開了體育隊,開始了新的生活我家底很厚,但為了體驗生活,我到了京城,住在合租房裡創作網絡小說,開始了和女房東、女鄰居們的生活我文武雙全,她們很欣賞我,她們很需要我展開

《風流往事,合租房裡的日子》章節試讀:

葉月嬋說道:「夏雪,你覺得自己的房間比唐楓的房間小,那是承重牆帶來的錯覺,算上那堵牆,你的房間更大。」

「嬋姐,你說的有道理。」

夏雪灰溜溜回到了自己房間。

可是葉月嬋卻坐立不安了,她似乎都不敢輕易說出告辭二字,生怕忽然激怒了我這樣一個人。

「嬋姐,你過來。」

「你想幹什麼?這裡是京城,你敢傷害我,後果很嚴重。你的家鄉有你的父母,你不是在為自己一個人活着。」

「本來呢,我想和嬋姐聊小說,既然嬋姐沒興趣,那算了。」

我很失落。

這是我心裏的女神,可她太懼怕我了。

葉月嬋嘴角的微笑很不自然,可她還是隨同我走進了房間。

「嬋姐,你坐。」

我擺手時,葉月嬋先是閃了一下,然後坐到了我的椅子上。

「唐楓,你的小說真不錯。」

「嬋姐,你還沒開電腦呢。」

「哦。」

葉月嬋這才意識到,自己沒看着手機,也沒看着電腦,「你的小說夜裡我看了幾十章呢,就是寫的很好。」

然後她開了我的電腦。

我有點慵懶的站在一旁,似乎發現我在看着半掩的抽屜,葉月嬋也看了過去。

她沒看到匕首,但她看到了第六感。

她沒有調侃什麼,只是臉色有點微紅。

我幫葉月嬋打開了文檔,讓她看我的小說,然後我的雙手落在了她的肩上,輕輕揉捏。

我的想法不複雜,等今天葉月嬋離開了這裡,指不定會發生什麼。

也許她會帶着**上門,勒令我搬離這裡。

在離開之前,我想簡單吃點女房東的豆腐,這樣才對得起那麼多房租。

「唐楓,你還會推拿呢,手法有點專業。之前我在很正規的女子養身館接受過推拿,那個女技師手法不如你。」

「我在省體育隊時,訓練強度大,有時候隊友之間互相放鬆身體,學過推拿。」

「當年你有點……」

葉月嬋緊張的看着我,「你有點可惜了,假如沒退役,你能拿冠軍嗎?」

「那要看什麼級別的冠軍,其實我還是有拿散打王實力的,也不是我給你吹,就那些沒練過的普通人,一般體格的,我一個能打20個。」

「這麼恐怖?」

「我一點都不恐怖,了解我的人都說,我的骨子裡有俠氣,說我很懂得保護自己的親人和朋友。」

我必須要深沉一點兒,「他們說,和唐楓交朋友是很幸福的事,遇到了事,這小子真上;他們說,如果哪個女孩嫁給了唐楓,那就太幸福了,夫妻生活有保障,走出去沒人敢欺負。」

「哈哈,你個……」

葉月嬋忍着笑,「如果我罵你一句,你會弄死我嗎?」

「嬋姐,你別這麼說行嗎?如果你很怕我,你現在就離開,今天我收拾一下東西,明天就搬家。」

說完,我就後悔了。

悲壯到底有什麼好處,如果葉月嬋不挽留,難道我真要走啊?

「唐楓,你以為京城的房子那麼好找?你找一個晚上都不一定找到合適的房子。」

葉月嬋笑了,「再說了,我也沒趕你走,你就住這裡好了,房租都給你降了。」

然後,她接了一個電話,離開了我的房間。

她朝着大門走去時,我一直看着她的背影,婀娜,玲瓏,曼妙……

劉倩已經吃完了早飯,手裡削好的蘋果切開,遞給我一半,笑着說道:「你把葉月嬋和夏雪都嚇壞了,但我不怕你,你這樣一個俠義的人,對女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

「看你說的,我一個正常的男人,我對女孩子的壞心思多了。」

我斜靠在沙發上,擺弄着自己的手機。

上面有個**,但我至今沒約成功過,有次差點就成了,可是對方要錢。

我怕對方拿到我的錢以後就徹底墮落了,所以拒絕了她。

「有點累,我回房間了。」

劉倩微笑說著,回了房間。

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了文檔打算碼字。

房門開了,夏雪走了進來,她的睡裙換成了長褲。

人太瘦,不管穿什麼款式的褲子,都像是麻袋。

「剛才我下載了西紅柿小說網APP,簡單看了看你的小說,寫的還行。你會武功,你會寫作,那你豈不是文武雙全?」

「我還真就是文武雙全,現實中像我這樣的人才其實挺少的。」

「哦。」

夏雪一哆嗦,手機又掉在了地上。

原來就摔壞了,現在壞得更徹底了。

「真倒霉,我的水果手機!」

夏雪撿起了手機,很心疼的看着。

我懶得說什麼,反正我沒打算給夏雪買手機,她也不是我的什麼人,而且她很可能是那種人。

夏雪獃滯的站在那裡,微微喘息着,似乎在醞釀什麼套路。

「唐楓,我漂亮嗎?」

「其實你挺好看的,就是太瘦了,你身高165左右,可你也就80斤,太骨感了,你給男人帶來的體驗不一定比得上280元的充氣哇哇。」

「你他媽放屁!我的回頭客……」

夏雪急了,幾乎要暴露了自己的職業。

「你不是外語老師嗎,參加培訓的人都是什麼學歷,將來都打算朝着哪個方向發展?」

「其實你早就看出來了,我不是什麼外語老師,我的《牛津字典》是裝比用的,我呢,在一家會所里陪酒。」

夏雪說著,「唐楓,你不要那麼看着我,80%的情況下我只是陪酒陪唱。如果對方不是很順眼,如果價錢不到位,我一般不會……」

「這是你的私事,我們只是鄰居,我不會幹涉你的私生活,你先出去吧,我要工作了。」

我聳聳肩,拿起電腦桌上的平面鏡,仔細擦了擦,戴在了臉上。

「你的眼鏡什麼牌子?」

夏雪應該是想進一步判斷我的經濟實力,一把就摘掉了我的眼鏡。

有可能是想表示對我的尊重,她戴上了我的眼鏡:「不對啊,難道我也近視了,一點都不眼花。哈哈,我知道了,這不是近視鏡,這是遠視鏡,哦,這應該是平面鏡。」

夏雪都快笑哭了,蹲在地上,笑得肚子都疼了,「你也太能裝了,你弄個平面鏡……」

「難道平面鏡不比大砍刀文明?你趕緊出去,別在這裡影響我的心情。」

我都懊惱了,可夏雪卻坐到了我的床上。

「商量個事,我陪你三次,你買個水果手機給我,也就幾千塊。」

「你別做夢了,趕緊滾。」

「你沒有女朋友,一個人不寂寞啊,那種滋味你不想啊?可能以前你不喜歡骨感的,可是和我以後,你就喜歡了。」

「滾。」

我更冷了,夏雪只能離開了我的房間。